第一百六十八章 这是希望吗?

    下午,学校里就把中午在饭堂发生的事传的沸沸扬扬。

    宫浠雪就是宫家二小姐,这是谁也没有想到的,且她还是宫羽夜的妹妹,更不能想到,宫羽夜平时对浠雪的呵护来看,竟然会打了她一巴掌……

    而且,在外界……

    已经传出一个消息……

    就是……

    宫家面临破产!!!

    宫会长卧病在床。

    浠雪冷漠的坐在教室里,面无表情,身上散发着有史以来没有过的寒气,而且是那么的不容别人侵犯,尽管同学对她指指点点。

    翻动手中的报纸,浠雪嘴角勾起一抹冷到极点的冷笑,破产……

    哈哈!消息传得可真快!……

    不知怎么的,小时候在家里玩耍的情景浮出浠雪的脑海里,那个慈爱的爸爸……

    那一秒,浠雪冷笑有些僵硬,慢慢松懈下来,成了嘲讽。

    她不知道,这是嘲笑她哥哥,嘲笑她爸爸,嘲笑她爸爸那快破产的事业,还是……嘲笑她自己……这几十年来的心愿不是达成了吗?为什么,为什么,竟没有感到一丝开心。

    心底却是无尽苦涩……

    心也没有得到放松。

    可是……

    可是……

    浠雪双眼凝望蔚蓝的天空,露出无尽忧伤,妈妈,我不是为您报仇了吗?好像,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心的背叛……

    我现在该怎么办?!……

    迷惘……

    一次又一次的迷惘……

    霜昕倒有点担心,忍不住凑前去:“浠雪,你别难过了……”霜昕当然是认为,浠雪为家里的破产而担心忧愁。

    浠雪的眼睛里却流转着霜昕看不懂的波动,霜昕却揪紧了心,浠雪这是怎么了……

    双手准备覆上浠雪的额头,想看看她是不是病了。

    在即将放上去的那一瞬间,一张纸片飞快地割过,霜昕的手被划的有些出血,于是马上缩回手。浠雪也被这一举动回过神来。看着霜昕流着鲜血的手,惊讶。

    “黎盈……”浠雪目光马上转向黎盈,充满疑惑,霜昕又不会害她,动她一下不会怎么样啊,为什么要这样做?好在,那只是一张空白的纸片,不是死亡预告函……

    霜昕捂住流着血的手,一脸惊讶,这是怎么一回事。

    黎盈缓缓走过来,神情无比冷漠,从口中轻轻吐出,“手上,有不干净的东西……”

    浠雪马上抓起霜昕的手。

    上面,竟然——

    有毒素?!

    “为什么要这么做?”浠雪眼睛直直盯着霜昕,她不信好友会背叛自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