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坚持

    “没去哪里呀~”浠雪勉强扯出一个微笑,但伤口已经痛得不行了……

    浠雪带着嗜血的目光看向台上显得有些惊恐的许可月,许可月……没想到你还是那么卑鄙,这场比赛完了,你必须死!你已经惹着我了……

    你知道吗?惹我的人只有一个下场——就是死!!!

    别无选择~~别怪我无情……

    浠雪嘴角勾出一个意味深明的笑。

    因为,我本身就是一个杀手……无情的杀手……本质就是这样……

    现在的她……只是一个冷血娃娃,傀儡……

    周围,本是热闹的赛场,却有一点,弥漫着死亡的意味……

    凌圣晧发现了背上浠雪的变化,锐利的双眼划过了浠雪那时的目光,心里不由的一颤,她刚才是那么的陌生,好冷,有一种很血腥的感觉,她还是那个平时嘻嘻笑笑的,有点恶魔,他所认识的宫浠雪吗?……

    许可月感到很恐惧,及其恐惧……

    她,忽然间,瞄见了浠雪的表情,心不由得一冷,手指从琴键上脱落,那一刻,她心里是多么的害怕,她不知道她为什么那时那么疯,竟然会想到派杀手去杀她,失去理智了,被仇恨蒙住了,她原本就有可能是一个杀手……

    还有可能是——那位神秘的……杀手公主……

    黑道上令人闻风丧胆的黑道公主,至尊……无人能及的……公主!!!

    她后悔,为什么会被蒙蔽了双眼,赌上自己的命!!!……

    浠雪看着台上的许可月,她显然已经感受到了她的恐惧,后悔吗?许可月,没有机会了……

    “凌圣晧,这下可以放我下来了吧~我要去比赛了,可不能让人抢了哦~……”浠雪正欲从凌圣晧背上下来。

    “……”凌圣晧没有说话,眼里不知是什么感情,好复杂。

    但还是蹲下身,把浠雪放了下来。

    然后缓缓问道:“你行吗?~”

    呵!不相信她!很可恶的知道不?!

    “我是谁啊?!当然行啊!”浠雪为了让大家相信,还原地跳了几圈,以显她没事。

    但眼尖的柳黎盈看到了,那步脚,分明有些不稳……

    “那就上去吧~”齐奕辰确定浠雪没事了,心里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说道。

    “好啦~”浠雪向台阶上走去。

    正碰到刚从台上下来的许可月,她咬紧了嘴唇,脸色一片苍白,不敢直视浠雪,畏畏缩缩的从旁边走过去。

    哼!许可月,这就怕成那样了,浠雪真怀疑她是不是一个杀手,许可月那神情,比受了伤的浠雪还要苍白。

    浠雪忍着伤痛,走上台去,但额头上有冷汗冒出,心里暗暗鼓气——

    宫浠雪,可别这样就倒下了!以前比这还要痛上万倍呢……

    也许真是好久没有进黑道了,没有训练了,今天变得那么弱不禁风……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