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内心的脆弱

    ——她不会,不会就这样认输。。。。。。

    ******

    “喂,丫头,你的身手怎么变得那么厉害了?”齐奕辰大碍这一丁丁点崇拜的语气问道,当然最多的是不敢相信。

    “。。。。。。”浠雪没有回答,“这件事,我难以给你答案~”

    “连我也不能告诉吗?!”宫羽夜有点生气的问,她不知道,在那千钧一发之际,他的心都快提起来了,他不知道她这样做多危险吗?

    如果浠雪出了事,他怎么向爸爸交代,他怎么向在天之灵的妈妈交代呀。。。。。。

    “哥。。。。。。”浠雪顿时不知所措,哥哥,你、我还不能告诉,等到你高中毕业了,你就会知道了,也就结束了,“以后再告诉你~”

    又是以后,又是以后!~宫羽夜气愤的离开,让她说出真的是那么难吗?浠雪,不是哥哥逼你,是害怕。。。。。。

    “夜!!!”在一旁的莫瑾炫也感到了不对劲,只能苦笑:“浠雪。。。。。。”

    还带着一闪而过的怜悯目光。

    “我不需要你怜悯,莫瑾炫!”但这一闪即逝的眼光还是被浠雪捕捉到了,浠雪愤怒的说。

    她不需要,她不需要!从那天起,在黑道世界里就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除了颖和黎盈。她在现实生活中用调皮去掩饰自己,但内心还是空荡荡的,还是孤单的,无论在哪里,因为别人都不曾怎样去了解她。她也不需要。。。。。。

    脆弱的内心。。。。。。

    “浠雪,你怎么了?”莫瑾炫被这吓到了,担忧的问,她背后好像还隐藏着许许多多的故事,他觉得眼前的浠雪变得脆弱起来,陌生了,不像是以前的浠雪了。

    说着便去扶住浠雪的手臂。

    “没事。。。。。。”浠雪甩开莫瑾炫的手臂,转身就走,然后跑了起来,“别来打扰我!”

    “臭丫头怎么了? ~”齐奕辰困惑的问。

    “我去看看。”柳黎盈说着也跟了上去,萱儿。。。。。。。

    “。。。。。。”莫瑾炫沉默的离开,她的内心,是又脆弱又孤独的吧。。。。。。

    凌圣晧微眯眼睛,丫头,呵呵,我们是同类人吗?……

    “怎么了?”

    在原地,只留下完全不知情的齐奕辰,最后还是带着疑惑离开,脑海里不禁想起许可月的那句:【“你是——。。。公主?!”】

    公主?!……

    *****

    一直以为自己脱离了,以为用两面生活是很轻松很轻松,结果还是伤痕累累,呵呵,她那时不应该做这个选择吗?做错了吗?

    如果她没有这样,那被带走的就是哥哥,痛苦的就是哥哥,她也迟早会被爷爷发现,黑道组织发现,她的超人智商以及常人所没有的能力。

    结果都是一样,那还不若把她牺牲,保全哥哥现在这样快乐的生活,至少只会牺牲一个人,他们的命运就是如此,逃也逃不掉,因为她的外公是黑道上的霸主,无论怎样也要把后代培训成杀手,继承他。她是生在那样的家族,命运如此。。。。。。

    浠雪呆呆望着湖畔,可笑,真是可笑。

    她的眼底透露出来的不是怨恨,不是以往给平常人的调皮,不是在黑道世界里的冷酷,而是她所努力隐藏的脆弱,她所隐藏的无尽悲伤~

    “为什么人种是爱把内心隐藏呢?~”

    从她背后传来悠悠的声音。

    浠雪一翻头,是他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