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一 原罪

    有这样一个男人。

    他英俊,富有,风流,冷酷,自负,还非常的专制,仿佛地球是围绕着他而转动。按凌星语的话来说,他欠抽欠扁欠教训,显然还没有完全进化成人,应归类于灵长类……禽兽。

    呃,撇开凌星语的看法不谈,在世俗的眼光中,这个男人无疑还是极具魅力的,尤其,是在女人的眼中。而他,也不介意偶尔陪这群他眼中的低等生物玩点无伤大雅的所谓爱情游戏。

    美人如玉,花一样娇媚,水一般温柔,到了最后,终逃不过流水落花春去也,被弃如敝履的下场。

    而他,怀里枕畔,永远不会少了红颜知己。

    直到,他遇上了那个笑容温暖的淡雅女子。

    她经营着一家小小的花店,过着平淡的生活。她长得并不漂亮,只是笑起来的时候会让人发自内心地感到浅浅暖意。她是个年轻的寡妇,怀孕六个月的时候丈夫死在了一场交通事故里,而后,她便独自带着儿子生活。

    两个八竿子都打不到一起的人,宿命的邂逅,狗血得就像三流编剧笔下的拙劣剧情,只是……少了童话式的类似王子公主从此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之类的甜蜜恶俗结局。。。

    他爱上了,就像多年休眠的火山突然爆发,一发不可收拾。而她,却只想安静地,平稳地,继续她的生活,不希望受到打扰。

    他当惯了呼风唤雨的天之骄子,不知道放弃两个字要怎么写,总以为一切皆在自己掌握中。而她,小心翼翼地回避,措辞委婉地拒绝,如同惊弓之鸟般不知所措。

    平心而论,他真的是个堪称完美的男人,尤其,他竟是千载难逢抽了风一般的情窦初开了,浪子回头洗心革面成了情圣,多么美妙的一段佳话呀佳话。可惜,他遇上了个像磐石一样顽固半分也撼动不了的痴情女子,心心念着早就死翘翘的丈夫,忠贞不二。

    唉,这样的她偏偏碰到那样的他,倒霉啊。

    最终,她还是斗不过他。胡萝卜与大棒齐飞,甜言蜜语外加威胁恐吓,几乎被逼到走投无路的她,无奈地嫁了,带着对亡夫的痴情,带着对他的……怨怼。

    新婚夜,他因为高兴稍微喝多了点,跌跌撞撞地回房,他忘记了自己的承诺,粗鲁地吵醒已经睡下的她,让她实实在在地体验了一把何为毕生难忘的激情。

    从那一刻开始,她恨他。

    而他,既悔恨,却又抱持着一丝希望,因为,她……怀孕了。

    整整十个月,他二十四小时分分秒秒不敢懈怠地严密看着她,杜绝了她一切试图弄掉孩子的努力。

    恨,一点点,一滴滴,悄无声息地累积,静静地等待崩溃的那一天。

    虽然这对夫妻间横亘着无法跨越的深渊,那两个同父异母的孩子倒是开心地玩到了一起,无忧无虑,快乐地一起长大。

    年幼的弟弟害怕母亲充满仇恨的目光,害怕父亲冰冷厌恶的眼神,好在,他还有哥哥,会带着他玩儿的哥哥,会对他笑的哥哥,会保护他不受欺负的哥哥,不怕不怕。

    然而,很突然的,那个维系着这个家最后安宁的善良孩子,那个好哥哥,死了。

    为了救弟弟,他死在了重型卡车的车轮底下,整颗脑袋都被压得血肉模糊,他的母亲去认尸的时候惨厉地尖叫着晕了过去,从此再也没有清醒过。

    这个家最后的一层保护膜被血淋淋地撕去,她疯了,他也不再正常。只留下那个害怕得发抖的可怜孩子,孤独地长大……

    尹耀阳曾经无数次地在心中设想,假如没有遇到凌星语,他会变成什么样子。

    “你有空发呆想这种无聊问题,干嘛不陪本姑娘出去散步?”失明白发的女孩子每次都会这样打断他,鼓着腮帮子,瞪着眼睛,很可爱。

    是啊,那些早就已经过去了,尹耀阳释然微笑。

    一切的一切,本就不是他的错。

    “如果你懂得适时放手,不去强求不属于你的姻缘;如果那个疯女人肯放下对亡夫的执念,敞开心扉接受你,那么,所有的悲剧统统都不会发生。”

    “其实,所有的事情都是你们自己搞出来的,有今天这样的下场纯属你们活该自找,凭什么都怪到耀的身上?”

    “每个人都该为自己的人生负责,你们自己把自己的人生搞得一塌糊涂,却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自己孩子的身上,诅咒怨恨他的出生,哈!如果耀没有出生,你以为你现在就会幸福了吗?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不、会。”

    “啊啊,跟你说这么多干什么……咳嗯,今天来这里就是通知你一声,你儿子马上就要成我老公了。不指望你祝福什么的,你反对也无所谓,反正这婚我们是结定了。”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你要是能够想通,可以来找我们。如果你还是坚持恨耀封闭你自己,那么,痛苦的只会是你自己。”

    已经瞎了眼睛的白发女孩子牢牢地握住他的手,一起去见了那个男人。她说了很多,那个男人却始终一言未发。

    那是他最后一次见到那个男人,些许风霜苍老,眉宇间疲惫蹉跎,那萧索孤傲的背影永远定格在了他的记忆深处。

    他有没有爱过他这个儿子?

    他还恨他吗?

    他是否为曾经的一切感到后悔呢?

    这些问题,尹耀阳知道,是不会有人回答的了。

    他也不在乎,反正,以后的岁月,他会幸福的。

    一切的原罪,尘归尘,土归土,散去吧。

    p。s 交代一下尹耀阳同学的身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