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承载的幸福

    月光似水倾泻,带着朦胧。

    花丛中,一紫一红,两个身影静立着,看着前面一袭粉红。

    好多的唏嘘叹默在心间,谁都没有先开口打破沉静,只因——害怕出口既成伤!

    一样的花瓣,一样的芬芳,一样的飞扬,一样的旧时光,却只剩黯然。

    相遇经年后,蓦然回首间,谁的心为谁痴狂一片,谁的心又碎了一地?

    为何不能再静默的围着火堆畅饮畅论?为何不能再天真的堆起一捧雪,笑着刻上彼此的名字?

    为何不能在简单的时候学会珍惜?又为何不能在伤漠后笑着放弃!

    物是人非,原来就是这样——看着和过去回忆有关的事物时,安静地微笑,然后在擦肩而过的那一刻,不再回头。

    哪怕,心里是快乐和喜悦的,也都不能再回头了。

    “意念一转,再多遗憾,都只能是空谈……”幽幽的一声叹息,打破宁静。

    “这就是你的决定?”隐约听见有脚步移动的声音,我转身就见云霄表情平静站在原地,而箫亦枫略往前一些。“一错就错了终生么?”紧握的拳,望着我的眼神满是不甘。

    我蹲下身,把怀里的冰雪放下去,它摇晃着身躯跑向箫亦枫,我凝眸看向云霄,“你呢?你要说什么?”

    他拂了拂衣袖,拈起一片花瓣,“意料之中……”说罢转身离开,“我此生的庆幸,你还活着;此生的不幸,却是你不属于我……若不能幸福,你会对不起很多人!”淡淡的声音被夜风吹的飘渺,我唇角浮现一抹笑意。

    “风儿,我不舍得放手……”少了一个人的空气,变得有些迷离。

    低头看着重叠的身影,对之前有过的恨意越来越迷茫,或许说死过一次的我,已经不再适合用“恨”这样犀利的字眼来解读过往!

    “枫,我爱你时是用心爱的,只是,不爱了……也是真的不爱了……”

    “不是的,我不信……真的爱过怎么会舍得?”他突然从身后抱住我,湿热的液体滑落在我颈畔,“我就错了那么一次,一次而已,我真的知道错了……风儿,你别对我这么残忍……”猛的转过我的身子,“风儿,你想要寄情山水,游历江湖是么?我陪你,我放下所有一切陪你……”

    我闭上眼,两行清泪滑落,“这句话,你迟了好久,真的迟了好久……如今,都回不去了!”

    薄薄的雾升起,他伤嘁的声音惊动了落花,“不会的,不会的……只要风儿回头就能……”他的激动下,我好象显得太平静,轻轻扳开他的手,一指一指都透着无奈。

    “回去吧!帝王的心不适合容情……如果祝福我很难,那么,就不要祝福……”

    身后传来一声长啸,撕了心,裂了肺,这一刻,到底是他曾欠了我?还是我如今欠了他?

    落花惊吓般飘落,一人离去,一人呆坐,一只小狗站在两人中间来回张望,踌躇惘然。

    一只纸鹤从衣袖滑落,指尖触摸,忽而大笑,一口血喷洒而出,染了落花,浸了霜华。

    小舟从此逝,沧海寄余生。

    即使,他终于明白了她要的,向往了,羡慕了,愿意抛弃一切了,又能如何?

    她说:迟了!

    笑着呜咽,泪顺着唇角的血滴落在衣襟,开出斑斑小花。

    心碎千片,终将飘落成歌!

    ☆★☆★红颜分隔线☆★☆★☆红颜分隔线★☆★☆★红颜分隔线☆★☆★☆★夜来香发出清幽的香味,我不该觉得有伤?敛了心神推门入往。

    还未转身就被人抱入怀,“琳儿,谢谢你……谢谢你回来。”

    箫亦尘的白发拂到我面上,有些痒,却莫名的心安,“为什么还不歇着?”

    “我在等你……”

    退出他的怀抱才发现他现在是站着的,椅子离他有些远,难道他就这么站在这等了我半夜么?搂着他的腰轻斥道:“尘,一定要让我心疼么?”他却笑了。

    扶着他坐在椅子上,理了理乱飞的发,“还没洗漱么?我去打水。”

    少顷,洗漱完毕。

    梳理着他满头的华发,虽然不介意,心还是发酸,镜子里是他微笑的脸庞——他为我吃了太多苦,只怕几世都无法算完。

    烛光柔和滴跳动着,我伏在他的肩膀上,轻声开口:“尘,为什么你不问我,为何我的眉心多了朵小花?”

    他伸手一拉,我便跌进他怀里,也跌进那深邃的眸光中,“只因你是你。”

    我一笑,又是这一句,如此的意味深长。

    “尘,我们去看青山绿水可好?”

    “好。”

    “尘,为我描一世眉可好?”

    “好。”

    “尘,嫁给我好不好?”

    “好。”突然腰上一紧,“不好,因为琳儿已经嫁给我了。”

    “哈哈!”看着他憋红的脸,我感慨万千。

    心只有一颗,容纳的好小,笑颜,轻伤,自私,遗忘——就这么成过往吧!

    素手轻抚他俊朗的脸,听他呢喃道:“琳儿,我爱你!”

    一张嘴便被封住,将我的答案全吞进肚腹——如此,应安心了!

    ---------------------------------------------------------

    后记仙灵岛繁杂的青葱花绿间,一个忙碌的身影。

    “爹地。”一个脆生生的声音,箫亦尘抬起头,慌忙丢下手中物,急奔过去,“琳儿,你怎么又不好好歇着?”

    我拿手绢拭去他额头的汗,笑道:“又不是第一胎了,还那么紧张?”低头看了看旁边瘪着小嘴的人儿,推推他,“小家伙吃醋了呢?叫你都不搭理他……”

    “哇……哇……”我话还没说完,小家伙就张嘴表示他的不满了。

    “瞳儿乖啊!爹爹错了,别哭了……”箫亦尘求救的眼神看向我,我一扭头,自己惹的自己搞定。

    “哟,你们这一家三口,又在上演什么戏码?”

    “若舞,你快帮我哄哄瞳儿吧!”箫亦尘像遇见救星般。

    “你没看见我这手里牵的,怀里抱的?”

    奇迹般的小家伙一看见那一大两小三个人居然不哭了,还眨巴着圆骨碌的眼眸,害起羞来。

    我正要跟郝拉若舞打声招呼,突然心里一阵做呕,箫亦尘脸色一变,忙放下小家伙将我抱回屋子里,轻抚着我的背,“不是说第二胎会比第一胎好么?怎么还是这么难受?”

    我抬起头,轻轻笑道:“只是偶尔,比起怀瞳儿时好多了,别担心。”

    他一边给我顺气一边说:“怎么能不担心,琳儿,苦了你了。”

    “你就是担心过头了,我生第二胎时,比琳姐姐反应大多了,还不是没事。”

    箫亦尘一眼瞪过去,正要说话,外面传来一声轻唤:“亦尘,雪琳。”

    是骆子轩,我一喜,就要起身,箫亦尘忙按着我,“他会进来的,你躺着吧!”

    “干爹。”瞳儿看见骆子轩欢快的扑了过去。

    “乖,告诉干爹,干爹不在,有没有想干爹?”骆子轩抱着小人儿,在他脸上轻啄了下。

    “想,爹地都不疼瞳儿,只疼妈咪,干爹会不会也只疼妈咪?”

    “瞳儿,不得胡言乱语。”箫亦尘闻言蓦地喝斥,小家伙被吓得缩到骆子轩怀里去了。

    骆子轩抱起他,笑着看了我一眼,道:“干爹疼妈咪,但最疼瞳儿好不好?”

    小家伙却是吓的不敢随便说话了,只是点点头,又偷偷的瞄了下箫亦尘的脸色。

    箫亦尘却是不满了,“小孩子胡闹,你也胡闹?”

    我笑着看着他们,开口问道:“怎么没带若织一起来?”

    骆子轩脸一红,嗫嚅道:“她,她有身孕了……”

    我激动的起身,“真的,这可是好事啊!”

    郝拉若舞接道:“若织有身孕了,你跑来仙灵岛做什么?”

    闻言,我猛然想起今天是什么日子,脸上表情黯淡了下去。箫亦尘忙坐过来搂住我,我靠在他肩上,朝他笑笑,示意没事。

    郝拉若舞一看这气氛,就牵了三个小家伙出去了。

    骆子轩等她出去后才说道:“今天我要带瞳儿走。”

    我一听,跳了起来,“这么快?他还那么小?”

    箫亦尘也问道:“不能再等两年?”

    骆子轩无奈道:“我也想等几年啊!亦枫去后,我帮着打理冰国朝政,他之前就有下旨将皇位传给你们的孩子,前几年那些大臣没话好说,这几年再难搪塞了。”喝了口茶又说:“其实这样也好,让瞳儿去锻炼锻炼,况且有我看着,不会有事。”

    我紧紧的拽着手里的手绢,说不出话。最后把脸埋进了箫亦尘怀里,呜咽起来。

    只听到轻微的关门声,我知道骆子轩走了。

    “琳儿……”

    “我没事,只是有些舍不得,瞳儿还太小。”我在他怀里摇了摇头。

    他轻轻叹了口气,“我知道你忘不了,但是我不喜欢你难过?”收紧搂住我的双臂,语气里满是疼惜。

    我抬起头,轻语:“对不起!”

    ----------------------------------------------------------------------

    那样的过往真的说忘很难——那晚之后,第二天我就跟箫亦尘来仙灵岛,箫亦枫却在那晚谈话的地方坐了整整三天,最后病倒了,是白弈瑾他们把他送回冰国,听说回去后几个月都不理政事,建了座“绝恋”宫,惹的朝臣们怨声不断。

    在那座宫里种满了百合花,四处挂满了千纸鹤,花丛中还有个双人秋千……

    没多久,箫亦枫就下了道圣旨说把皇位传给我跟箫亦尘的孩子,他自己却带着兵去了茫城——从此,一去无回!

    他确实很狠,成功的让我的心又撕裂了一回,用一种最残酷的方式活在了我和亦尘之间,磨灭不去!

    元芷悠在他去后出了家,她一直都可怜,争来争去,到头连自己也失去。

    而舒樱妍,不知道她的恨为何会那么深,深到连冰雪都不放过,理由只是——那是我喜欢的!当初我就曾预见过她与虎谋皮的结局——最后却是疯癫收场!

    儿子没了,爱人也没了……

    这算报应还是循环的悲剧呢?

    亦枫,你说活着看我幸福太痛苦,那现在你是否不再觉得痛苦?

    阳光下,我抬起头,天边的云大朵大朵的飘着,仿佛久违的笑脸。

    看着走来的高大身影,我张开手,“老公,今天晚上我要吃鱼。”

    他笑着轻吻了下我的脸,“好,今天吃全鱼宴。”

    都说要我幸福,我便承载着你们的话语幸福下去。

    如此,你们也要幸福。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