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为你而来

    “他还好么?”不知不觉间,声音已经变得胆怯,仿佛我从来不曾坚强过。

    “如何能好?”他一句反问,将我的心打落谷底。“三年如一日,只会望着大海发呆……只会说”我要等她回来‘……“

    三年?

    抬起头,只见残阳在天边挣扎着最后的耀眼,垂落不见。

    一如我此时的心,一直往下坠落,耳边的声音还在若有似无的响起,我却再听不真切,拽紧手中的簪子,闭上眼——迷离的风中,一个白发的男子迎风而立……猛然睁开眼,抓起地上的小提琴,循着记忆的路狂奔而去。

    “风儿?”

    “雪琳?”

    转身,对于身后两声哀伤呜鸣,我歉然一笑,“抱歉!”轻轻的声音在空气里划下一个忧伤而完美的弧度,落在众人心间!

    骆子轩放下手中的花,坐了下来,看着我刚站的地方,喃喃道:“你终是幸运的……”复又抬眼看向那两个呆住的身影,苦涩的笑容里有着相惜,对着他们大喊道:“需要清醒一下么?”在两人还没反映过来间,他站起身一下扎进湖里,剩下湖面荡开一圈圈的涟漪。

    我苦涩的心田划过一丝感动,子轩,请记得要幸福!

    回头不带丝毫留恋离开……因为有个傻傻的男人还在等我!

    一路的狂奔,脑袋里只有骆子轩说的“如何能好?‘心碎裂的厉害,他不好?

    原来梦里那个满头白发,望着大海发呆的人就是他?

    眼泪不受控制的掉了下来,亦尘,我回来了……我真该死,居然会忘了你!

    喘着气站在柔软的沙滩上,我顿住脚步,屏息着望着不远处由小木搭建的亭子里,一个单薄的白色身影——心痛的不能自己。

    白色的衣衫,满头的白发,散落着随风飞舞,他怎么能把自己弄的这么消瘦?

    鼻子一酸,就算我有错,我不该丢下你,这么久不回来,你就不能为了我好好照顾自己么?

    突然,他瘦削的手指举起箫,颤巍的音符弥漫这久违的黄昏。

    我提起脚慢慢靠近,温热的液体顺着脸颊滴落进泥土里。

    箫音一顿,他低下头眼中的晶莹落下——我心一疼,停下来,拿出小提琴接上他刚未完的曲……

    只见他身形一颤,慢慢扭过头,我未干的泪眼看着他一眨也不眨,露出最美丽的笑容。

    “没有人能比我更爱你,为你放弃自己也可以……”

    “没有人会比我更爱你,我们永远不会再分离……”

    “没有人能比我更爱你,为你放弃生命也可以……”

    “没有人会比我更爱你,我们一定会永远在一起……”

    站定在他面前,放下手中物,伸手触摸着他依旧呆楞的眉眼,心痛一阵一阵。

    “尘,我回来了……”他白色的发在我指间飞扬,灼热的液体滴在手腕上,灼伤了我的皮肤。

    蓦地,僵硬的手臂将我搂进怀里,沙哑的声音凌迟着我的心脏,“我……我一直在等你……”

    “我知道,我知道,所以我回来了……”双手紧紧的箍着他的腰,贪婪的大口吸着属于他的味道。

    退出他的怀抱,捧起他的脸,用力的亲了下,抬手拭去他脸上的湿痕,“我喜欢看见尘微笑的样子,笑一笑……”

    他僵硬的脸上终于有了些表情,却没笑的出来,只是死死的盯着我,我心一紧,他还没能消化我回来的事实,也许以为此刻是幻觉吧!

    温柔的牵起他冰凉的手,顺了顺他被风吹乱的发,“尘,我们回家。”他温顺的随着我往前移了一步,突然往前倒去,我一惊,忙用身子挡住他,“尘,你这是怎么了?告诉我,你怎么了?”我抓起他手急切的问道。

    他猛的把我搂进怀里,哽咽道:“别不要我……别不要我……”

    我心一疼,抚摩着他的发,柔声道:“我不会不要你的……不会的……”

    微凉的唇倏然压上我的唇,吮吸,轻咬,舔舐,探入纠缠。

    我环上他的颈项,热情的回应,想要安抚他不安全的心灵。

    直到一声轻叹飘入耳内,我们才分开,转头看见白弈瑾、郝拉若舞夫妇、站在不远处看着我们,侧目望了眼箫亦尘苍白的脸上泛起淡淡红霞,煞是迷人,忍不住又凑上去,咬了一口。

    “你终于舍得回来了,我的苦日子到头了。”一个找打的声音打断这份美好。

    我眼一瞪,“死小子,谁让你把我老公折磨成这样的?”

    他两手捂嘴,一副惊吓状,“不关我事啊!他命都是我救回来的,你别倒打一耙啊!”

    手腕一紧,看着箫亦尘惊慌的神色,我柔柔一笑,“别担心,我在,我会一直在。”

    转头脸一变,大吼道:“那这是怎么回事?他为什么行动不灵活了?头发为什么也白了?”

    一直没开口的白冷逸,迈步向我们走来,说:“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柚城驿站?他为你挡的那暗器上有剧毒……当时我们也以为他死了,是晚晴冒险一试才救回了他的命,子轩为此被毒反噬,眸色变蓝,终此一生都将不会好了。”

    我呆呆的转头,心思瞬间万变,原来我差点就失去了他?那此刻他还站在我面前,我已是最幸运的了,那还计较什么?

    箫亦尘突然抬起我的头,慌乱的眼神望进我眼底,急急的开口:“别……别离开我……”

    我心疼的将头埋进他怀里,“我说了不会离开你的,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用衣袖抹了下眼角,笑道:“此刻我还能看见你,我已经觉得老天对我很眷顾了……”

    “琳儿……”心弦一颤,终于又听见这美妙的称呼了,相拥着哭泣,不是伤悲,只为此刻还能拥抱!

    “其实不是完全治不好,只是你走后,他一直呆呆的,不肯配合……”

    我闻言惊喜的转头,“真的?”

    白冷逸和白弈瑾同时点头,我欣喜的捏了捏箫亦尘的脸颊,欢呼道:“尘,你听见了么?以后你要乖乖的配合……”看着他眸子里的深情,忙又补上一句:“我不是嫌弃你,只是我希望你健健康康的,你明白么?”

    “他的四肢配合治疗能恢复正常,可他的发色怕是……”白弈瑾看着我们欲言又止。

    我手一摆,“我不在乎。”握着我的手一紧,我抬头嫣然一笑,“我爱你,只因你是你!”

    突然一声狗叫,我们同时看向走来的几人,再看看天,已经黑了。

    该来的还是要来,已经经历了生死,连时空都不能隔断这份相思,我们还有什么值得害怕和顾及,思及此,我扣牢箫亦尘的手指,他一笑,千言万语都省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