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觉被抓奸

    小娜沉下脸,将来有一天玉竹凉知道了她的身份会怎样对待她?是一掌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还是放自己一条生路,却永远不再想见到自己呢?

    “邪焰教教主银焰的武功深不可测,如果不是玉竹凉的幻笛或许武林早就被邪焰教称霸了。而如果玉竹凉的幻笛被摧毁了,那么邪焰教的人就会得到武林而且他们也得到了活的权利,但是武林正派的人多数会死,而玉竹凉也是不可避免的。反过来说,玉竹凉的幻笛一直在手,而且他的功力会越练越高,那么总有一天邪焰教会被灭掉,邪焰教几千人将全部死完,而银焰也不可避免。”银炎的话里有话,那另一种意思压的小娜喘不过气来。

    小娜不想看到任何人死,不想看到两派的人互相厮杀。她不想银焰死,也不想玉竹凉死。

    低下头,小娜的眼泪又要流出来了,她身上的担子好重。她会不会毁掉幻笛只在她一念之间,而就是她的一念之间就会让另一边的人死掉。

    从假山上飞下来,银炎走到了小娜的身边,轻轻的将她抱入了怀里。

    没有抗拒,小娜把脸埋进银炎的怀里轻声的哭泣起来,而银炎身上的香味也扑入鼻孔,顿时觉得心没那么压抑,肩上的担子仿佛也没那么重了。

    “你们在干什么??”严厉的声音在小院门口响起。

    小娜一下子离开了银炎的怀抱,看着小院门口玉竹凉黑着的脸时,她顿时感觉像是被丈夫捉奸了一样。

    而银炎皱起了眉,小娜的离去也把她身上那股独特的香味带走,心忽然落空了。勾起一抹不明的笑容,银炎看向了玉竹凉。

    玉竹凉身后是红鸢,而红鸢的旁边站着的是月凌亮,此刻他抿着嘴,面色难看。

    “你怎么会在这里?”走到银炎的面前,玉竹凉不客气的问。

    以前玉竹凉见人总是会很礼貌的,而这次却那么不客气,小娜都好奇起来,他这是怎么了?

    “玉掌门怎么那么生气,这可不是你一向的风范啊。”面对玉竹凉不客气的语气,银炎没有在意,双手抱胸带着一丝笑意问着。

    被银炎一问,玉竹凉也愣了一下,他干嘛那么生气啊?皱起眉头看了小娜一眼,他重新整理好情绪问道:“刚才是在下失礼了,不知兄台为何也会在这里,而且还。。。。。。”还和小娜抱在一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