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焰教

    是啊,太激动了,激动的都爬到别人的床上去了。

    “禾盟主,我们都很好,都很好。”红鸢也笑着附和。

    “呵呵,那就好。今天下午你们都没事的话就去外面转转吧,霄城可有好多好玩的。我本该尽地主之谊,但是却有事在身啊。”

    “盟主你日理万机,忙正事是最先的。”我才不要你和我们去玩呢,笑面虎。

    “盟主,最近邪焰教有什么动静吗?”一说正事,玉竹凉就扯到这上面来了。

    一听邪焰教,盟主本来笑呵呵的脸也沉了下去,面露凝重之色道:“李奎(二十年前的那个首富的名字)当年弄的那张藏宝图是交给他的小儿子李袖的。当年李奎就是怕藏宝图会惹来杀身之祸,所以把家人都遣散了。但前不久有人流传藏宝图浮现江湖,李袖带着家人出现在南河地带。邪焰教对藏宝图虎视眈眈,我已经派人去保护李袖一家了。我也希望他能交出藏宝图让我带领大家一起把宝藏找到,然后造福百姓。这也可以免去李袖一家的杀身之祸。”

    小娜沉下脸,眼睛直直的盯着玉竹凉腰间的幻笛。

    “邪焰教真是坏透了,什么事都跟武林正派作对,什么坏事都干完了。”红鸢很气愤,原因有两个,邪焰教和玉竹凉交过手,而玉竹凉要不是最后吹出忧幻曲早就死在邪焰教的手里了。二的个是。。。。。。。。。

    “邪焰教真的有很坏吗?”小娜愣愣的问。

    “邪焰教的人做事不择手段,更是喜欢滥杀无辜,武林正派就有很多人死于邪焰教的手下。而邪焰教的教主银焰更是手段残忍,恶贯满盈 ,罪大恶极,天理难容。他简直就是坏道了顶点!!!”红鸢好像很痛恨邪焰教唉。

    “你怎么那么痛恨邪焰教啊?”小娜看着红鸢眼里的泪水,难道。。。。。

    “红鸢的父母就是死在邪焰教教主的手上的。”一旁,玉竹凉开口了。

    小娜顿时觉得心里有点愧疚。

    “五年前邪焰教横行霸道,日夜滥杀无辜。当年我当上武林盟主之位就诏令江湖各派人士一同去攻击邪焰教,在那次战争中各派损失惨重,两派各都受到了重击,而红氏夫妇也在那次战争中死去。。。。”禾盟主的脸上也有些愧疚。

    “呵呵,好啦,别搞坏了大家的情绪,别说了,等会儿我们去哪里玩啊?”抹掉眼泪,红鸢笑了起来。

    那一刻小娜突然对红鸢改变了看法,她是一个坚强,善良的女孩子。

    因为对红鸢有了愧疚,小娜顿时觉得心里不舒服。找个借口自己一个人先回到了小院,准备一下,等会儿大家一起出去玩玩。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