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常的女人

    经过医生们的治疗,路露的情况比刚开始要好了很多神智已经清明了很多,虽然仍旧不能跟正常人比,但是至少已经能安静的坐在那里不疯不闹,而且也不会去疯狂的拉扯医护人员了。

    乔妮刚去的时候就看见路露顿在休息室的角落里低着眉眼,盯着眼前的地面一动不动,仿佛一座石雕,就算再大的惊动也不会移动半分一般。

    她上前唤了声她的名字,只看见她抬起后盯着乔妮,眼里是一片茫然,然后又低下头怔怔的看着眼前一动不动。

    似乎,她真的不认识她了一般。

    虽然她看起来仍旧的怪异,陷入了自己的思想里,可是她打理的一丝不乱的头发,整洁的衣服看出,她并不是完全拒绝别人的靠近,至少能接受别人来打理自己,所以更加坚定乔妮靠近她的决心。

    “路露,我来看你了。”乔妮又唤了她一声。

    “你来看我,为什么要来看我呢。”说了好一会路露才抬起头然后看着乔妮问道。

    “因为我很想知道,你怎么了,而且,不管怎么说,你都是,都是,钟天佑的妹妹。”知道她不过是被某些人利用了,虽然犯下了不可原谅的错误,但是,本性并不坏,何故要为难呢,还是不想看到她现在这副样子,曾经的她也是备受呵护的小公主啊,怎堪忍受她沦落至此。

    “我怎么了,你能告诉我怎么了吗?”她一副迷茫的模样看着她。

    “你不知道你怎么到这里来的吗,你都记不得了。”还是故意忘记呢。

    “他说,只要我找到孩子,然后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嗯,他是这么说的。”她不看乔妮仍旧看着地面,一副认真的模样说着。

    “他?他是谁?”她心下有个模糊的答案,可仍旧好奇的问她。

    “他,他是孩子的爸爸啊。”她边看着地面边回答道,原本空洞的眼神突然有了一丝的神采。

    “孩子的爸爸是谁啊。”

    “就是他啊,他,说着等我呢,可是,我为什么还没看到呢。”她晃了晃脑袋然后抬起头问着乔妮。

    “你说的孩子的爸爸,是不是叫,未商。”她小心翼翼的问道。

    “未商?你认识他,他怎么会认识你,你见过他。”一说到他 的名字,路露明显的激动了起来,甚至抓住了乔妮的手。

    “你很想他吗?”没想到他们居然,乔妮不敢想下去。

    “我,不是马上就能看见他了吗,他们都说很快很快呢。”她偏着头,一脸纯真的说道。

    “你为什么那么想见他呢。”

    “因为,我想他啊。”

    未商,为了他的目的,居然挑唆的让路露也成了他的棋子。

    他居然都下的了手。

    “你就那么想他吗。”

    “当然,我很想很想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眼光暗了暗。

    “可是,他不想我,我就算站在他的面前,他都看不到我。”眼神越来越暗淡。

    “他,哪里去了,你知道吗。”一年前就听说未商居然越狱,而在这里的明天的心思只有钟天佑和宝宝,其他的事情她一概不予理会。没想到现在又牵扯到跟他,跟当年有关的事情了。

    “他,不要我了,说除非,有宝宝,才会跟我一起,他不喜欢我呢,可是,可是,我很喜欢他。”她越说越激动,越说越伤心。

    “你不是说要见到他了吗,你是不是知道他住的地方呢。”因为现在的注意力都在她身上,虽然未商越狱在当年引起不小的风波,但是一直都没有抓到人,但是却没有查到眼前的这个女人跟未商有什么样的关系。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因为,我一直都跟他在一起呢,我们一直一直的在一起,嘿嘿。”说到这里,她似乎又觉得很甜蜜,像是想起来什么开心的事情来,脸上的笑意盈盈的荡开。

    “到底在哪里。”问了半天都没有正面回答,乔妮有些急了抓着她的手问道。

    “疼,疼。”她有些不乐意的扭动着挣脱着,然后不满的看着乔妮。

    “啊,对不起。”意识到自己有些激动了她说道。

    “你能告诉我,你说的那个他在哪里,这样,我们可以去找他啊。”她循序渐进的说道。

    “找他?对啊,我是要找他,我一直都在找他呢,可是,他不动啊,我叫他,他都不理我,我就记得,他之前说,站在最高的地方,向前走,一直向前走,我们就可以一家人团聚了。”

    他居然跟她说这些,那不是要人的命吗。

    可是她怎么知道钟天佑在这里,不过,凭借未商的本事不是不可能。

    “你就那么喜欢他。”

    “当然,他教我很多很多,而且,都很有耐心,学得慢点没关系,他都很耐心。可是,后来,他变了,他说我没办好,说我坏了他的计划,他开始对我发脾气,越来越发脾气。”她的神态随着她的回忆而变化着,时而甜蜜,时而懊恼,时而暗淡无光。

    “他不喜欢我了,嫌我烦,可是,我喜欢他,天天都能见到他是我最开心的事,可是,他讨厌我,他讨厌我,所以就没了,再也没了。”她自言自语道。

    “没了?他到底哪里去了?”

    “嘘,小点声,他睡着了,睡的很甜呢,我怎么喊他,他都不醒来呢,嘿嘿。”她笑着,可是在乔妮看来格外的诡异。

    “你再没见到他了?”

    “快了,很快就可以见到了,很快很快呢。”一丝不好的预感划过乔妮的心底。

    她怎么跟未商一起,还有了孩子,孩子却没有了,她还要说在最高处才能跟他永远在一起。

    很有可能,未商也没了。

    。。。。。。

    一天后m市警局接到报案,说是一家房东发现死在自己家里的一位租客,根据描述,外貌跟未商十分的贴合。

    再根据医院提供的一些资料,路露就是那两个租客里其中的一个。

    若不是房东去收房租,不知道何时才会被人发现。

    根据尸检,尸体死者估计在四天前遇害,正好是路露抱着宝宝跳楼的前一天。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