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面

    “你到底是什么人,凭什么插手我的事情。”恼羞成怒的路露指着玉夫人说道,自己的完美计划被破坏不说,还有多年来精心隐藏的一切,居然就这么轻松的被人点出破功。

    “你要是不做什么,跟我是什么人有什么关系。”玉夫人慢慢走上前来,眼里并没有任何锋芒,可是依旧显露出不可侵犯的威严。

    “人在做,天在看。”她看着她继续说道。

    “哈哈哈哈,说的可真好,照你这么说,这世上就没人敢作恶了,就算真的作恶,也就立马会遭到报应了。”她反问的语气充满了挑衅。

    “有没有惩罚不是你我能论断的,我知道,你的惩罚,是跑不了的。”她悠然的说着。

    “你以为,我那么容易被你们制住吗。”她早都不是那个只会跟在钟天佑身后总是有着一脸崇拜眼神的小姑娘了,8年,足以把一个纯真可爱的女孩子磨练成一个心硬如铁的女人,这跨度这变化,不足为外人道也。

    “那不好说,可能你没看见,我的车里还坐着廖警官,需不需要他下车跟你打个招呼。”她风轻云淡的说着,似乎是一件信手拈来的事情,却不想,这从前到后她居然安排的都十分的周详。

    “呵呵,果然前后安排的仔细,真是没想到,他除了那些傻乎乎的保镖,还有这么替他考虑周全的人,哼,真是难得,不过也是,一丘之貉,有什么好说的。”虽然有落败的不甘的语气,却依然支撑着去讽刺她看不惯的事实。

    “一丘之貉?呵,看来你真是把你父亲路炳文当什么仁义儒商了。”玉夫人也略带讽刺的说着。

    “总比钟天佑好,至少,不会像他那么卑鄙。”她磨着牙恨恨的说道。

    “卑鄙?我想,如果你见识到路炳文的卑鄙,你就不会把这个词随便安在任何人的身上了吧。”

    “你胡说。”听到玉夫人那么说,路露恼羞成怒的指着她,小脸也涨的通红。

    “我胡说,是啊,那是你的亲生父亲,他就算做过再怎么不对的事情都是跟你有着最近的血缘关系的,再说,他也就你这么一个女儿,他疼你,你自然也护着他,可以理解。”玉夫人一副了然于心的模样说道。

    “哼,你跟他什么关系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包庇他,随你怎么说都有理。”

    “信口胡说?是吗,如果看到这些你还会说是信口胡说吗。”她从那件大衣兜里掏出一个类似于信纸之类的东西,然后递给路露。

    “看看吧,这都是,你所敬重的父亲当年做的暗地交易。”

    天已经微凉,晨光慢慢浮现,路露打开随身的手电筒,然后看着递来的那叠纸,只看着那纸张在她手里握着越来越震颤。

    “不可能,这是你伪造的,这种东西,随便弄弄就会有的。”看完,她不敢置信的看着玉夫人说道。

    “伪造?你不会连你父亲的笔记都不认得了吧,伪造的这么逼真,估计,也很难啊。”

    “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她的神色越来越慌张,那份嚣张也越来越消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