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处

    “你后来就跟他一起,然后策划的一切?”

    “没错,之后的一年,我都跟他在一起,他因为杀人罪而判入狱,所以,没有人敢招惹他。”

    “他是什么人?”

    “尽你的想象。”他笑着,似乎在玩一场游戏一般。

    “他该不会是那个杀手组织的成员吧。”

    “没错。”他笑笑,似乎对她的答案很满意。

    “于是,你们接下的一年,都是在策划,越狱。”她想起经典电影《肖申克的救赎里》男主角安迪,曾经策划了20年的大越狱计划。

    “是的,我跟他一起,通力合作,只用了一年时间。”他面露得意之色。

    “。。。。。。”

    “那么,之后,你就跟着他了吗?”她不想知道那场浩大的越狱的细节,她真想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是i怎么一步步变成现在这样的。

    “我就跟着他,一起加入了组织。”

    翻手党。

    成为那里的正式成员。

    “难道,你们就没有想过要离开吗,为什么要从一个牢笼里逃出来要进入另一个牢笼。”被管制的人最渴望的就是自由,可是他为何偏反其道而行之。

    “如果,你得知,自己的家族,自己的亲人被人陷害,可是苦于没有证据,让那些害人的人逍遥法外,还以上流社会的尊贵人士自居,你是什么想法。”他开始有些激动的说着。

    “你是说,你知道了那场事故的真正原因,可是,没有正面解决的办法,所以。”所以采取了非法手段。

    “没错,就是你所想的那样。”

    “你采取了非常的办法。”那么,唐云交出的那个复制的带子里的所有影像,记录了他的一些犯罪证据。

    “没错,对待那些人,需要什么好办法,一个个死有余辜。”他的唇角勾出一个嘲讽的笑来。

    乔妮长长的呼了一口气,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曾经是那样的平静而优雅的男子,曾经是那么的优秀与光华,那种光芒,虽然不是那么的耀眼,却也让人觉得光彩照人。

    可是,现在,他的身上只有满满的戾气,以前的那种气质荡然无存。

    “你下得了手?”翩翩佳公子怎么能跟杀人狂徒相提并论。

    “为什么下不了手呢,不过是一刀下去,很快的。”他说的没又任何的温度。

    听的有些耸人。

    “好吧,撇去这些不说,那为什么又回来呢,为什么会出现在t市,为什么又要做那么多的事情呢,钟天佑哪里得罪你了,你别告诉我,8年前的事跟钟天佑有关。”为什么他会对他们做这么多事情,让他们误会,让他们彼此折磨,导致两年的分开,还牵扯的伤害了叶扬。

    “这才是你想问的吧,看来,你心里始终只有他。”开头的话有些领悟,后面的话有些落寞。

    “我只是,想知道。”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低了低头然后说道。

    “他在你心里这么重要吗,是我从来都没有过那样的位置。”他抓住不放的说道。

    “是。”如果他要一个答案,那么好,给他。

    “你终于肯正面回答了,不是以前用那些话来回应我。”他自嘲的笑笑。

    “因为分离,错过,才更懂得珍惜。”两年的误会而导致的怨恨分离怎么想都后悔不已。

    “那么我呢,我们分开了六年。”现在也解释了原因,那么,对他又是怎样的看法呢。

    乔妮看着他半天说不出话来。

    是啊,两个男人都分开她几年,一个重逢让她更珍惜更要好好去爱了,而另一个,她只当是陌路。

    为什么呢。

    “那么,未商,你可曾真的喜欢过我,你既然这么问,那么,当时,你为什么要做那些事情,你这是喜欢我的表现吗?”

    “那么钟天佑呢,他对你,难道就没做过什么吗。”他冷眼看着她说道,直指天鹅城堡的那件事情。

    其实,两个人对于她,某些经历是那么的相似。

    分离,伤害,在分离,可是,结果,却大相径庭呢。

    她皱了眉头,想了半天。

    “我也不知道,可我现在就只想着他一个人。”她如实说。

    “你对我可真残忍。”他挫败的说着。

    这句话,钟天佑也曾经对她说过。

    说她残忍。

    “至少,他不会去害人,他比你从更加底层的地方一步步起来,他也困惑过,可是,他至少没有做过像你这样的事情。”

    “他没做过,是你太天真,还是他隐藏的太好,你以为,他做的那些事情就全不见得了光吗。”他冷哼的说道,非常的不屑。

    这句话一说,她似乎想起当年那个署名m的人发的邮件。

    “怎么?心虚了吗?”看着她的神情有些异样,未商捕捉到然后说着。

    “证据。”

    “哈哈,你也跟我讲证据,真是好笑,你收的那些邮件,不是很清楚吗,难道,那会有假,那可不是合成的,光影一看就不像。”

    “。。。。。。”

    “那个m是你。”

    “怎么,不像。”他挑眉。

    “你,跟纪由夫是什么关系。”乔妮看着他问了这一句,不然,他怎么会有那些照片。”

    “那么,就是剩下的故事了,那也是,为什么,我揪着钟天佑不放的原因了。”他看着他,眼里划过一丝寒光,似乎,面前坐着是他的仇人一般。

    。。。。。。

    瑞士。

    那是他在越狱之后的三年后,翻手党内部,党派斗争达到了巅峰,几个派别互相拆台,而为首的几个高层也都互相不服气,而为首的头领,越来越少出来,似乎很多时候人们都忘了他们的最高层是谁。

    而又有fbi从中渗透,无间道的戏码开始上演,分不清是否,看不清敌我,又由于几次行动失败,导致许多人对于他们的领头十分的不满。

    就这样,矛盾越来越大,内部斗争越来越激烈,整体的控制也越来越散。

    这时,未商已经做完了他想做的,他不愿意留在这种无聊的地方,看着无聊的人进行无聊的斗争。

    而雷若再一次行动中为了掩护他而丧命,让他更加想离开这种地方。

    在他踌躇之时,翻手党的内忧外患,彻底的崩塌,总部也再一次事故中彻底报废。

    兵荒马乱了,许多同党纷纷被抓,而他也东躲西藏。

    就在这时,他遇到了他生命了一个最重要的贵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