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居?探讨一下吧

    “同,同,同居。”乔妮的唇角抽的厉害,任凭她怎么都想不到他会这么说。

    他们何时发展到这么快的速度了,有心理准备吗。

    “怎么,不好吗?”他的表情至始至终都一如既往的平静。

    “哪里好了。”她眉头纠结的看向他。

    只是说喜欢他而已,从来没有答应过他什么,他可好,居然得寸进尺了,要求同居。

    “你说不了解我,不敢相信我,那么正好,我们互相给对方一个合适的空间和距离来慢慢适应,这样也算是彼此尊重,你看怎样?”他分析的头头是道的,似乎无懈可击。

    “可是,了解,了解有很多方式,而不是只单单靠同居,我不觉着这是个好提议。”她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

    “可是,你不跟我住一起,怎么了解我,每天跟我分开,怎么接触我,难道你所认知的恋爱都是异地相隔的吗,你那天说的话都是敷衍我吗。”他说的头头是道,听的乔妮有些迷糊了,似乎她怎么都没有理一样。

    等等,她有承认跟他恋爱了吗,不是说给她时间吗,怎么这么快就上升到这里了。

    “恋爱?你认为,我现在跟你谈恋爱?”她指了他又指了指自己。

    “难道不是吗?难道你很随便,可以随便的跟一个男人搭伙火车出远门吗?”

    “。。。。。。”

    “我不是说我要时间考虑吗。”想了半天,她十分认真的对他说。

    “跟我同居了,你也有大量的时间好好考虑,有这么难吗。”他也一脸严肃的看着她,神情没有半点玩笑的样子。

    啊,思想不是一条线的,目前遭遇沟通障碍。

    当然难,那是相当的难。

    “考虑问题时,我喜欢一个人静静的,不喜欢有人在旁边打扰。”她觉得这个说法很圆满,没有破绽。

    “你想让我经常打扰我还没那个时间呢,再说,你要清净随便你啊,没人敢打扰你。”他煞有介事的说着。

    哎呀,怎么就是不能达到共识呢。

    她的清净跟打扰跟他所说的不一样啊,不是在个大屋子里没人说话就清净了,需要一定得时间和空间的相隔。

    “我是说,我想长时间的一个人的自己过,自己去考虑一些事情,你的,明白的。”她尽量减慢语速的说着,好让他明白。

    “不行。”他立马否定,语气强硬。

    “为什么?”乔妮心里咯噔一声,他该不会用强吧。

    “你要再稀里糊涂的跟别人跑了,我是给你时间跟别人一起吗,你当我的时间和精力多的没出用吗。”他煞有介事的说着。

    “。。。。。。”他是在说叶扬吗。

    可那,一样吗。

    “我又不会的。”她信心满满地说着。

    “那你既然这么保证,不会发展新感情,那直接到我这里又有什么不可以。”又给绕回来了。

    横竖脱离不了他设置的包围圈,跟八卦阵是哒,绕来绕去找不到出口。

    跟他斗真是没得赢得时候。

    “我。”她挤眉弄眼得想半天也不知道怎么说,干脆不说了,拿起书挡住脸不理他了。

    这算怎么回事吗,她一边郁闷的想着,一边看着窗外掠过的景色。

    已经完全看不下书了,一脑子的糨糊。

    倒是钟天佑一直气定神闲的敲打着键盘,没有停过。

    。。。。。。

    巴黎。

    赶到圣歇尔大学时,学校的访问团也要结束了大伙正准备着回去,好多同事看到这个时候才冒出来的她不免吃惊,想着乔妮老师又是进行私人浪漫旅行了。

    是啊,够‘浪漫’啊,几度差点命都没了。

    原本要跟访问团一起回去的她,因为那件杀手案的问题一直被留在巴黎暂时不能离开,又招惹了绑架案。

    绑架案已经有了眉目,据调查是一切都是小镇上的人做的,案子正进行下一步审讯,结果不久将会明了,目前没有太大的问题。

    而这边,好不容易等了几天录完了该有的口供,上呈了相应的资料,暂时确认跟乔妮没有关系的时候,杀人案子又出了点问题。

    案犯从蒙彼利埃转移到巴黎的时候,三人在转移的过程中居然逃掉了,警方下了搜查令,大力追捕,至今没有任何线索,似乎凭空消失了一般,任谁都不愿意这样的情况发生,这下他们更不愿意放他们走了。

    看来浪漫之都真的不浪漫,乔妮成天呆在屋子里闷的都快发霉了,人生地不熟的成天像热锅上的蚂蚁到处乱转,实在很想快点回国。

    若不是钟天佑从中斡旋调解,周旋了各方人士,当局也考虑到他们的安全性和实际性,不然,天知道回国日期要拖到何时。

    。。。。。。

    中国,m市。

    飞机从三万英尺平稳的落到地面,乔妮那一刻终于觉着舒了一口气。

    总算回来了,自己的地盘啊,就是感觉好啊,空气都觉着甜啊。

    这趟法国之旅真是充满了惊险,刺激不断,从开始到终结都没有个消停,也只有回国了触及到久违的乡音,闻到熟悉的味道,这种感觉才叫亲切,才叫舒服。

    c大,新教师宿舍楼下。

    是lo后建设的一批新宿舍楼,与老宿舍楼相隔一段距离,所以很多老教师嫌麻烦不愿意搬到这里来,所以这里的人员还不是很多,等以后新教学楼建起,这里的人也会多起来。

    透过玻璃窗,乔妮望了望外面,没什么人,现在是暑假且天大热,更是没有人愿意出来,所以钟天佑这么拉风的保时捷并没有几个人看到,乔妮打算提走行李就溜走,不打算跟他多说话,这几天为了周旋他没少费脑细胞。

    “我的提议,你真的就不要再考虑一下。”她刚要去推车门,他就在她身边说着,似乎再做最后的确定。

    “啊?”啥提议。

    “火车上说的。”

    这些天了居然还没放弃。

    “呃,考虑过了,不同意。”她斩钉截铁的说道,才不要答应。

    “你确定?”他问她。

    “当然,这是我自己的想法,又不是考试,还有标准答案,有什么确定不确定的。”她狐疑的看了他一眼,不知道他又在动什么脑筋。

    “哎,好吧,不逼你,好好回去休息吧。”说着啄了下她的脸蛋,然后似乎放行一般对她说着。

    这么快就妥协了,似乎不像他的风格啊,她更加疑惑了,不过,放过她不也很好吗,她又没有要跟他纠结的东西,该说的都说清楚了,应该不会有什么事了。

    “哦,走了。”她准备下车,然后拖着沉重的身子回去。

    行李一早就托运回来了,寄放在同事那里,到时候再取,现在只有手里拎的一个小包包,没什么可拿的。

    “等等。”她突然想到什么,又折了回去。

    “那个什么,最近一个月,不要出现在我面前,我们都不要见面。”她十分认真的说着,她要足够的时间考虑,似乎怎么都觉着不够。

    “一个月?要这么久吗?”他挑眉。

    “哦,那就半年,到时候我不理你,别说是我的问题。”

    “那一个月以后呢?”

    “以后的事情慢慢再说。”态度极其敷衍。

    “那好,不过,如果有特殊情况吗可以见面吗?”

    “什么特殊情况?”他的一只胳膊靠在车窗上那么抬眼一望,十分的勾人。

    “比如在公共场所,正好碰巧碰见了,这样也算吗。”

    “不算。”那是无法避免了。

    “那如果我病了,可以叫你过来吗。”

    “万一你病了,不是还有医生吗,你有找我也没用啊,再说,你的身体好得很嘛,看不出会生病。”

    “。。。。。。。”冷血的女人。

    “如果有什么活动,我们一起参加碰见了,算吗。”

    “有什么活动会一起参加,现在可是暑假。”

    “我说如果,有什么公众活动都会参加碰巧,那么就,遇到了。”他强调。

    “不算。”真是麻烦,居然这么多问题。

    “如果,我们之间有什么正事要谈呢。”问题怎么这么多。

    “我们有什么正事要谈?”难道又要找她的茬。

    “说不准。”

    “我看就不必了吧。”

    “公司在你们学校有投资,比如教学楼,宿舍楼,当然也包括奖学金,教师奖励之类的。”

    红果果的威胁。

    拿她安身立命的东西威胁。

    “不算。”她差不多咬牙说道。

    “那好,没问题。”他回视她报以微笑,一个让人感觉怪怪的微笑,鲜少看见的表情。

    说完,乔妮拎着行李回楼里了。

    钟天佑看着她嘴边荡起一个得意的笑。

    一个月。

    这个女人真会想,她可以,他还不乐意呢。

    想个办法让她趁早乖乖就范。

    天知道一个月内发生什么,还是早下手为好。

    打定好主意,启动车子,风驰电掣的旋起一阵灰尘,转瞬不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