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怀抱,他的温暖

    手机没电,车子没油,困在这里寸步难行,乔妮只觉着头皮一阵发痒。

    为什么会摊上这么极品的事情,让人最获得希望的下一刻又狠狠的打了一棒让人失望。

    “你,没有备用的油吗?”一般长途旅行的驴友不都会有备用设施吗,何况是油。

    “哦,没有,这是我朋友的车子,我临时借来的,没想到会这样。”比丘十分无辜的说着似乎并没有因此而有半点慌张的模样。

    乔妮看了看他眨巴眨巴眼睛,十分无语。

    然后转过头抬头望天。

    真的是累人啊,一路的折磨,到现在居然又一次折磨,似乎连想办法的力气都没有了呢。

    “哦,别急,笔记本还有电。”他从一个包里掏出他的笔记本来,然后打开对着键盘霹雳啪啦的一顿狂打,就听见一阵阵嘀嘀的声音。

    “我已经通知我的朋友,让他们找人来接我们,要不了多久的。”10分钟后又合上本子信心满满的对她说。

    还好还好,没有彻底的绝望。

    新的希望,然后绝望,再希望,短时间内的起起落落让她累的无暇再想其他,眯着眼睛靠在椅子上休息不想再说一句话,甚至动都不想动,那个叫比丘的男子看到她满脸疲惫的模样也没再说什么,拿起一本旅游小册子慢慢翻看着。

    。。。。。。

    一个半小时后,有两辆黑色的车子向他们驶来,乔妮听到动静,微微的睁开眼睛,似乎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她就迷迷茫茫的看着,直到他走到身前子仔细的看着她,她才确认没错,是他。

    他一把把她从车里抱出,然后双眉紧锁,没想到,一夜之间,她居然变成了这样,衣服全身到处都是划痕,红肿和污泥把她原本的皮肤折腾得不成样子,看得直教人心疼。

    “对不起,我来晚了。”他看着她带着无比的愧疚说着。

    这哪里关他的事,明明是自己被人绑去了,又不是他绑的。

    “让,让娜,她被蛇咬了赶快。”她皱着眉头说着,再这么拖都不知道要拖成什么样子了。

    “别担心,我们有带医生来正给你诊治呢。”

    “哦。”她舒舒的松了口气,可是眉头依旧皱的厉害。

    “你怎么了。”安排让娜在镇长派来的车上,然后自己抱着乔妮回到了自己的车上,可是看她的脸色非常的不好。。

    “我,我难受。”她皱着眉头说着,浑身发烫,似乎烧着一团火,要将她烧死一般。

    这时,钟天佑才发现她的身体一阵阵的灼烫,那种热度通过她的皮肤传到他的身上,烫的非常不正常。

    “医生。”让娜已经被抬到救护车里,钟天佑对着刚忙碌那边的大夫叫道。

    “哦,估计是中了轻微的蛇毒,还有些感冒。”车子已经行驶,医生在车上慢慢的检查着她的身体。

    蛇毒?

    “还不快想办法。”

    “哦,哦。”乔妮被他抱的太紧,医生都不方便去检查,而且整个过程钟天佑如同监视一般的看着他,弄得他一直胆战心惊,这才好不容易才检查完。

    “这只能吃些药物暂时缓解,因为还不能确定她到底是被哪种蛇咬的,所以必须要到医院里才能做全面的治疗。”他十分客观的回答着。

    “司机,快点。”崎岖的路上纵使是再好的车子也不会有太快的速度,可是,他不管,他只要怀里的这个女人快点得到救治,不然他不知道他还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

    昨天,叶扬回来说跟乔妮从葡萄庄园回来,人就不见了,听罢,他当时就攥紧了拳头有要动手的冲动。

    在他的手里居然能把一个大活人给弄丢了,他是怎样保护她的,怎样看着她的,难道他就是这样对待她的吗。

    那一刻,他的心似乎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攫住,像有什么缺失掉了一样。

    他立马的联系当地部门,希望他们派出警力全镇搜查。

    一小时,两小时,三小时过去了,没有任何的消息。

    有关部门初步分析是绑架抢劫,可是那么一个人有什么好抢劫的,除非。

    一个非常不好的念头在他的脑海里腾出,那一刻他恨得恨不得把那些始作俑者揪出来生生捏死。

    他紧捏着电话差点都要给捏碎了,他不信她会遭到怎样残酷的对待,他决不允许她再受半点委屈。

    可是,真的没有一点信息,她居然给丢了,找不到了,为什么会这样。

    他盯着手机恼火不已。

    他跟随着警方来到丢失的地点,看了再看,根本寻不到更多的线索,虽然已经有警犬的帮助,可是搜寻的过程中也受到阻碍没有正常的进行下去,只能从长计议。

    从长计议,从长计议,他恨得揪起警长的衣领然后大骂他们是一群废物饭桶。

    “先生,您别着急,我们一定会找到的。”警长十分无奈又委屈的表示自己会尽最大的努力找到他们要的人的。

    可是,他听得只觉得都是废话,除非把人找回来才不会着急。

    一夜着急,一夜挂念,一夜搜寻。

    无果。

    早上,就在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进行下去的时候突然接到了乔妮的电话,他兴奋的急切的希望听到她的声音。

    她似乎在那边微微抽泣,那一刻真的很心疼,不知道她受了怎样的委屈竟然成了这副样子。

    可是,正当她要说出重要的信息时,电话居然挂断了,一向能隐忍的他,恨不得把靠着的车窗玻璃给砸了。

    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真要将人给熬死吗。

    还好还好,老天没有让他们绝望,十分钟后警察署专员打电话说说比约镇60公里开外一处山路上有一辆车求助,似乎有个女孩子就是他要救的。

    希望,再一次的希望,他等不及了,立马开车奔向他们。

    。。。。。。

    “对不起,我没好好照顾你。”他轻轻的抚着她的额头,然后紧紧的抱着,似乎要将她这样一直抱下去。

    一生一世,不再放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