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力逃命,险情不断,非言情

    难道就这么功亏一篑。

    她突然有种泄气的感觉,这个狗如果放松了就会狂叫,引来了那些人,那些人知道她们松开了绳子肯定不会轻饶。

    只那零点零几秒的时间里,乔妮的脑子如同过电一样,千百种不好的想法涌上来。

    砰,狗头因为惯性的作用,在断裂的那一霎那还是朝内方向移动,而下一个零点零零零恩秒。

    头不动了,耷拉了下来,眼睛也暗了下来,嘴里还衔着半根香肠。

    整个狗,就那么卡在了,横七竖八的木条之间。

    呼,可算没事。

    她感谢的看了一眼让娜,不知道是自己的计划安排得好,还是两人通力合作的好。

    在绳子断掉的那一霎那,她眼疾手快的非常及时的对准那个大头一棒子下去。

    快,准,狠。

    “我们该把它拖进来。”她对她说着。

    用手掰,用锈钉子顶,还用脚踹,弄坏了一根看似结实实则非常脆弱的木条,一个可容纳小孩子出入钻进的大孔呈现在他们面前。

    两人相视而望,会心一笑。

    没有比此时更加真诚的笑容,也没有比此时更加一致的信念。

    两人协作之下,把整只狗都拽了进来。还有呼吸,于是怕惹生事端,用绳子把它的嘴和手脚也都通通捆了起来。

    直到沿着那个狭窄的小道跑出去,都非常的顺利没有人发现。

    “你可认识这里,我们该怎么跑。”暂时安全后两人气喘吁吁的趴在一块大石头上然后计划着下面的逃跑路线。

    让娜摇摇头耸耸肩,表示无可奈何。

    “喂,这是你家乡哎,你居然不知道。”若是她,别说自己居住的村子镇子,连邻村的街道闭着眼睛都知道怎么走了,她不得不对这位建筑天才表示怀疑。

    “我在巴黎长大,很少回来,我为什么要熟悉。”因为路线问题,两个人出现第一轮小争执。

    不和睦是不对的,尤其在如此危机的情况下更是不对的。

    乔妮靠着大石头喘着气,只觉着头皮发痒。

    难道跟个眉头苍蝇一样瞎跑瞎窜。

    这个让娜,不熟悉地形还如此的理直气壮,真是服了她了。

    她努力的回想着,来之前她看过蒙彼利埃的地图,位于法国的南部,巴黎的南部,而蒙彼利埃的主要的村镇也在蒙彼利埃的南部,如果照着这种推法,她们朝南走,就算回不到来时的小镇也可以到其他的小镇只要有电话就能找到救助。

    她眯了眯眼睛,下午近7点的太阳的毒烈已经锐减,可是她心里的紧张可没有消减半分。

    按照太阳的方向判断东西南北然后再

    她们已经逃跑至少半个小时候,很难说那些人有没有发现她们,所以还是要继续。

    “快藏起来。”突然让娜拉着她的手疯狂的跑起来。

    这里都是土路,一眼望去便可看穿所有路上的行人,刚才让娜听到了不远处有人脚步乱动的声音,饶是他们追上来了,所以拉着听不清的乔妮疯狂的跑。

    扑通,两人跳进了土路旁边的一个小水坑里。

    “嘘。”让娜对着她在唇边做了一个手势。

    而乔妮安安静静的窝在那里,听不清什么,唯一能听见的就是胸腔里那颗心剧烈的跳动声。

    几个沉重的脚步就在他们的头顶来来回回,一阵阵嘈杂。

    让娜因为紧张双眉都揪到了一块,倒是乔妮,因为听不见,少了那种惊心感,却也没有见到丝毫轻松。

    不知过了多久,头顶上的嘈杂声消失后,让娜带着乔妮爬了上来,浑身糟糕透了,因为那条水沟里淤积着烂泥,两人的鞋子,裙子,裤子,衣服上到处都是烂泥浆。

    “哦。他们在那里。”也许是找了半天没有寻得半点踪迹,又觉着两个女人不可能跑太远,所以他们分为了两路,在她们没跑几分钟后居然撞上了往回找的他们,没想到真是撞了个正着。

    啊,两个女人倒吸一口凉气又提气一口气,闷头往回跑。

    他们之间只差不到300米的距离,以她们的体力和脚力绝对不可以跟哪两个男人可比。

    岔路口???

    左右左右。

    南边。

    顺着左边的大路猛跑。

    因为听不见,也因为格外的紧张,她拉着让娜不管不顾的跑着。

    直到被一条宽而长的河拦住了去路。

    河面很宽,水看不出深浅,但是水流较急,虽然听不见也可以感到那种湍急之下的水速带来的声音。

    前面麻烦,后面危险。

    跳下去还有生的希望,不跳,那么只有等着被那帮不明身份的人抓走不知道会受到怎样的待遇。

    “我不会游泳。”让娜看着乔妮拽着她下河惊慌的摆手说道。

    “。。。。。。”不会吧。

    法国人不是浪漫得不得了,经常穿着比基尼在水边秀身材嘛,她怎么不会游泳。

    “不行,必须跳下去,有我拉着你。”说着,她态度强硬不允有任何的反驳之意,现下的情况就算不会水也要闯一闯试一试。

    说完,拉着让娜也不管她乐意不乐意就跳了下去。

    还好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困难,而且现在是7月饶是河水很凉可是也没有那么难受,她一边划动着四肢奋力向前游着,一边紧紧的抓住让娜,生怕她被湍急的河水给冲走了出什么事故来。

    小时候,爸爸所在的厂子里有职工泳池,爸爸就很喜欢带着她去玩水,仰泳,蛙泳,蝶泳,这些都是爸爸教会她的,而她也很喜欢那种如同鱼儿一样自由的在水里畅游的感觉。

    她潜在水里像鱼儿一样穿梭着,水流和自身的作用力,直到下游的河对岸。

    “咳咳咳。”不会游泳的让娜被水呛了好几口,半伏在岸边猛烈的咳嗽着。

    乔妮在一旁轻轻的拍着她的背。

    “哦,天呐,我这辈子再也不会下水了。”让娜十分气郁的说着,因为呛水脸憋得通红。

    “我们快跑,他们似乎也在水里。”不远处的河上方似乎看到了两个黑黑的脑袋,正朝她们的方向游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