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之地,生死难测。非言情,不喜勿订

    乔妮只觉得陷入一种混沌的睡梦状态,似乎一切都看不清,好像是如同远古般混沌未开化的状态,一切都是一个漩涡,在不停的旋转翻滚,似乎要把一切都胡乱的搅为一团。

    直到,一个拿着滴着血的尖刀的高大魁梧的看不清面容的男人阴冷的朝她走来,浑身散发的杀人,让人不寒而栗。

    人影越来越近,刀锋的寒光越来越刺眼,直到那人举起,然后直直的朝她刺下。

    “啊。”她不住的惊呼出来,猛然的睁眼惊醒,才发现,一切,居然只是一场梦,一个可怕的噩梦。

    等乔妮定睛看清周围一切之后发现,眼前的现实似乎不比那个梦要好上多少。

    她的手脚已经被重重的绳子紧紧的捆绑住,动弹不得,嘴也被宽条胶带紧紧的封住不能发出声音。

    她使劲的挣扎,发现一切的努力都是徒劳,这不是一场梦,不是一场游戏,而是真真实实的被人绑了过来。

    她记得在那个拐角处她还在观望着那两个壮实的人时,被一双大手拿着一块有着乙醚的布捂住了口鼻。

    曾记得高中化学课上还做过此类的实验,乙醇和浓硫酸加热到140度,然后就会释出乙醚,当时她觉着好玩好凑着鼻子去闻了闻,结果弄了大半天不舒服,所以自然对这个味道也是十分的敏感。

    所以,当她意识到是什么的时候,她立马闭住了呼吸,只是还有是有些迟了,多多少少的吸进去了一些,不过,索性,量不大。

    她看了看一旁还处于昏迷状态的让娜,她被绑住的方式跟自己完全一样,长长的金发半掩住她美艳的面孔,安静的闭眼半斜靠在一个柜子上,完全没有了平日里的那种嚣张气焰,倒是平静的让人不由得喜欢,毕竟一个睡美人怎么都是招人喜欢的。

    到底是谁绑了她们,他们的目的是什么,这里是哪里,是否有逃脱的机会。

    翻手党?

    脑子里冒出昨晚上网时查的他们的相关资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里面的侦测,暗杀,爆炸,黑客攻击,损伤性毁灭性直教人害怕。

    不对,如果真是他们,自己不就立马被杀了吗,干嘛还要绑到这里。

    再说,他们开始是抓的让娜,她不过是非常‘凑巧’的撞见,又非常‘幸运’的被抓了来。

    如此说来,应该跟翻手党没有任何关系。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似乎,这个目前不是关键,关键的是逃出去,如何逃。

    她仰脸环顾着四周打量着这间残破的屋子。

    木质结构的十多平米的颇有年代的旧式木屋,因为年代太久上面都是斑驳的污迹,还有无处不见的窟窿,隙缝,光从屋子的四面八方散散洒洒的落进来。

    地上也是一片凌乱,破旧的木条长短粗细不一,有的上面还有带着锈迹的长钉,破残的轮胎,碎布,草屑,还有看起来要断掉的绳子,还有满是锈迹的只有半米高的绿皮铁箱子,落满了灰尘快要散架的破椅子。

    窗子已经被长长的木条横七竖八的定着,眼下看来似乎不可以冲破,而门上估计也上了锁,根本无法顺利出逃。

    没有手机,没有人会知道她们在那里,就算找到了,估计到时候也很晚了。

    怎么办,难道就这样坐以待毙,等死吗。

    她用力顶上那个并不牢靠的木质墙壁,然后借住反作用力站起身来,一蹦一蹦的朝窗边移动,朝外看去。

    这里是一个非常陌生的地方,门前是一块不大的草坪,乱草丛生显然是没有人修葺,前面是两块小小的水池,中间有一条狭窄的小路,人通过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汪,汪。”突然,右边的一棵树上发出一声狗吠。

    一只黑色长毛的大狗冲着这里大吼着,尖利的獠牙,猩红的长舌,阴冷的眼眸看的乔妮心下一颤。

    天时地利人和之下,逃跑有难度,非常有难度。

    要解开这些绳子,要冲出这道门,还要应付那只乱吠的狗,还要做完这一切不被人发现,还有力气和时间去逃跑。

    一系列下来,似乎只有超人才可以完成。

    可她,不是超人。

    她窝回去,蹲在那里,皱着眉头环顾着四周仔细的看,努力的想,希望能找到一个突破点。

    现在先把自己和让娜松开捆绑为关键,可是她手里又没有小刀,哪个可以呢。

    她挪动了下手,发现手腕被咯的十分的疼。

    因为叶扬给她买的那个大镯子,是个椭圆形的,跟她的手型很衬,因为怕她的伤露出来,所以专门挑了一个几乎可以卡在手腕那里不动的大小合适的型号,可是现在那帮人绑了她,没找到开镯子的那个小扣子,连带着这个镯子一起狠狠的困住,太紧,让镯子的边角顶的腕骨一阵阵疼。

    如果,这个镯子能移动,能出来,那么她手跟绳子之间就有足够的空间,那么绝对可以送出来了。

    她靠着那个绿铁皮柜子上,慢慢的用力往上挪动,慢慢的上下移。

    因为太紧,镯子在上移的时候,嘞的她手疼痛不已,血液循环受了很大的影响,可是她还是咬着牙,把镯子拼命的往上移,找到那个暗扣。

    一点,一点,再一点。

    终于,她碰触到那个小按钮弹开了镯子,然后往铁皮柜子上用力顶,直到镯子松开弹起落到了地上。

    呼,她舒舒的松了口气,微微的扭动了被勒的一道道血痕的那一块,然后慢慢的把手抽出来。

    第一步算是初步成功,她暗喜着,准备要完全抽出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由远而近的脚步声,她吸了口气,立马把镯子捡回来压在身后,然后手又放了回去,歪在墙上,闭眼装睡。

    格拉格拉,木门上的铁锁被打开,一个沉重的步子踩着破旧的地板发出噪扰的咯吱响声。

    砰,是碗碟与木质地板碰撞的声音。

    她们的面前,多了一盘面包和小香肠。

    “嘿,醒醒。”那个健壮的大汉拍了拍她的脸然后叫道。

    醒,还是不醒。

    啪啪啪,脸上的那只手还在继续拍,在这么拍下去真要拍成红烧猪头了,于是乔妮决定还是‘醒来’好了。

    她睁眼,看见一个长的十分壮实的穿着黑色短袖t恤的男人,蒙着面,看不清长相,穿着军装裤,黑色皮靴,似乎影视剧里的绑架杀人犯很多都是这样的打扮。

    乔妮心里打了一个颤抖。

    然后只见,长满长汗毛的手伸到了她脸前,她仔细的看清楚他的左手外侧腕上有一个3厘米长的伤疤。她想侧过脸躲过他的魔爪却想横竖这副模样躲不过去不如先不动。

    于是,她表现得十分镇定,似乎并不对眼前的可怕情势有任何的担心。

    嘶,脸上的宽胶布被撕开,只觉着一阵火辣辣的疼,然后就看到那人把盘子凑到她面前喂着她吃。

    “哦,把饭吃了。”那个男人的声音很粗,也很亮,似乎安装了一个扩音器是的,索性乔妮耳朵不好听不清。

    糟糕,她才意识到这个问题,她居然听不清他说什么,只觉着耳朵里嗡嗡响,声音小的像蚊子的感觉。

    助听器。

    助听器坏了吗。

    她动了动耳朵,似乎感觉到它的存在,可惜,效果非常的差,比上次摔过以后更差了。

    “我不饿,谢谢。”她十分礼貌的回应道,天知道这里面有没有什么迷药之类的,让自己浑浑噩噩的去干些无法控制的事情,管他是不是武侠玄幻小说里常用的段子可非常时期自然也要非常警惕。

    那个男人看了她一眼,十分的不爽的模样。

    然后又把宽胶布贴到了她的唇上,又拍醒了让娜。

    让娜看到眼前的一切,十分的惊慌,身子瑟瑟的发抖着,直往角落里缩,似乎感觉那盘子里就是放着满满的毒药,吃下去绝对立马毙命,所以死活的摇着头不要吃。

    “不吃算了。”看让娜十分不合作的态度,那个男人有些火,索性扔下盘子,又封住了她的嘴唇,然后气冲冲的出去,锁上了门。

    砰,锁上好后,屋内又一阵静谧。

    下午的时光,小虫的吱吱叫的声音让这里的静显得更加的不安与恐慌。

    她瞅了一眼让娜,显然她还没有从刚才的惊慌中解脱出来,湛蓝的大眼睛盈着满写满了害怕。

    她慢慢的又从绳子里抽出手来,然后撕开了嘴上的胶布,然后对着让娜说。

    “听着,从现在开始,我们不能慌张,半点都不能,虽然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绑架我们,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要逃出去,所以,我们两个要从现在开始好好的配合,一起逃出去。”让娜看着她从容的解开绳子的一系列行为惊讶极了,饶是,她是个爱玩蛇的女子,饶是她是个人人夸赞的天才,此时看到乔妮所作的一切还是被镇到了。

    “嗯嗯。”没有了以往的傲慢,此时,她非常听话的听从着乔妮的安排。

    嘶,她撕开了让娜唇上的胶布,解开了绳子,然后拉着她,到窗外在她耳边说了一通话后,两人各在屋内捡了些东西,然后进行小声的讨论,乔妮听得不是太清楚,有些就干脆写在她的手心里,虽然很慢,但是饶是让娜非常的聪明也很快的明白了,直到认为一切安排妥当了,各自立在窗子的一个暗号后,开始行动。

    第一步:把那个快断了的绳子接起,结实的地方,系成一个结,可伸可拉。

    第二步;把刚才大汉给的香肠,扔到了窗下。

    第三步:只等着那只大黑狗吃到系在绳子里的香肠,然后拽紧绳子一拉。

    前三步进行的十分顺利,那只大狗因为贪吃被绳子锁的牢牢的,乔妮使命的往里面拽。

    直至窗口都出现了大半个狗头。

    “吱,吱,吱。”因为闭气,那只大狗发出了极其挣扎的声音,乔妮更是手下用力一点不放松,快了,再进来点就可以了。

    把这只狗搞定,剩下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砰,就在成功仅有半步远的时候。

    绳子,突然断了,还未断气的狗眼看着就要逃脱了。

    如果这样,再哄骗,那就是相当的有难度了。

    这只狗如果不处理掉,那么她们原本逃跑的成功概率更是小了又小。

    那一刻,乔妮只觉着自己的腿都软的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