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人绑架,非言情

    早上,乔妮起了个大早,走到楼上的露台,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耳朵还是听不见,而且昨晚被摔了一下,效果更差了,她不想再麻烦叶扬了,所以告诉他没有影响。

    快点恢复啊,这个样子还要多久啊。

    她无奈的叹叹气,然后呼吸了一大口新鲜空气,突然瞄到了什么,她的动作顿在了那里。

    开阔的绿色草坪上,一个穿着水绿色真丝短袖上衣,粉色碎花长裙的金发女子依靠在一个用花藤装饰的长椅样秋千上。

    金色的头发与绿色的花藤微微交缠,一只白皙的腿微微翘起,另一只悠悠的闲耷拉在旁边,虽然是一个很简单的动作,可看起来很美,像一幅美丽的西洋画,画中的女子美艳动人,似乎怎么都看不够。

    可惜,再看她旁边的嗖嗖爬行的小动物时却无法跟美丽相联系了。

    黑底红纹,白色淡黄纹,青绿色黑纹,红底黑纹,全黑,全青,甚至还有纯白的色,各种颜色的个头大小不一的蛇此时在草地上正以让娜为中心蜿蜒的爬行着,个个都吐着红色的杏子,看的人为之一颤。

    而让娜气定神闲的坐在上面,说不出有怎样明显的表情,时不时的从抱着的口袋里向外洒点什么,然后那群小蛇就朝着她的方向游移着,身体一个弯儿一个弯儿的移动。

    还有几条干脆就沿着藤子然后爬到她的身上,绕着她白皙的胳膊,纤美的颈脖,还有杨柳般的小蛮腰。

    乔妮看着这样的景象只觉着有种莫名的害怕,不知道,这样一个极其优秀和美丽的女子居然会喜欢这样的东西。

    难道是因为‘独孤求败’太寂寞了,所以找些怪异的东西来刺激刺激一下方能觉着痛快。

    也许吧,优秀的人才大抵都有着不为常人所理解的习性和嗜好,虽然她不习惯,可是,表示理解。

    “怎么了?”叶扬也上了露台,看着她一直盯着让娜看着。

    “没事。”精神不好,不想多说什么。

    “不喜欢这个镯子吗。”他看她总是有意无意的去摆弄那个昨天在街上看到的具有本地特色的很大的可以遮住她手腕上那个伤痕的镯子说道。

    “很喜欢,只是有些不习惯。”昨天她一眼就看中了,只是没说,没想到,晚上他却敲门送给了她,然后亲自把他手腕上的那块大表门的手表摘掉给她换上了这个白色的纹满花纹和接受了祝福的镯子。

    左手腕上一直都带着不同款式的大表门手表,她也总是紧紧的勒住带子,生怕被人发现,而这个镯子宽度和卡角度都非常的合适,戴上也不会发现,只是一时不习惯罢了。

    “会慢慢习惯的。”

    “嗯。”有些东西,是不是就是用来慢慢习惯的,可是,习惯了,就诊的代表喜欢吗。

    不知道。

    “好了,我们下去吃早餐吧,今天还要去波萨酒庄呢,可要养足了精神好好的玩。”昨晚他就跟她提了提说是去本地最大的葡萄酒庄园,好好玩玩散心,因为,可以品道最纯正,最天然,最醇美的葡萄酒。

    乔妮当时只是随口一答,毕竟她对葡萄酒没有太多的好感。

    “啊?哦。”她有些心不在焉的答着。

    又是葡萄酒,怎么跟这个就是扯不清呢。

    。。。。。。

    波萨酒庄。

    蒙彼利埃最大的酿制葡萄酒的基地,这里有着最优良的葡萄品种,有最上乘品质的葡萄酒,也有着历史颇悠久的葡萄酒酿造史,每年都会有大批的酒运往世界各地作为各种用途许多酒,他们向往这里葡萄的圣地,陶醉于这种独特的酒香中去。

    走进大大的储酒厂里,只见到摞的整整齐齐的用大大的橡木桶里装着各个年份的酒,还未进去就被扑鼻而来的香气所陶醉。

    圆筒形,扁圆形,圆柱形,造型各异,大小也有别,每个上面都有非常精致的金属打造的笼头,以供随时可以品尝到酿造的酒香。

    经过叶扬的介绍,乔妮初初见到了这个非常帅气的高大的葡萄酒酿造师,布骆。

    幽蓝而深邃的眼睛,高直而挺立的鼻梁,刀削般俊美的面容,微微笑时露出洁白的牙齿还有唇角的两个小梨涡,看起来十分的可爱和迷人,像个阳光帅气大男孩。

    他说话也很温和,听起来如同春风般刮过,让人第一感觉就十分的亲和,乔妮觉着要么就是他的笑容太温润了,要么就是从前在哪里见过,她看着他居然没有陌生人的那种陌生感。

    哪里见过呢,想不起来了。

    也许,是长的相似的吧,她猜测。

    叶扬说,他是这里的酿酒师,乔妮听的只觉得惊讶。

    一直以来,葡萄酒的酿造是一个非常艰深的要求非常高技术的职业,要求也非常的多,要有多年的酿酒经验,要有敏感的嗅觉,味觉,还要不能抽烟,不能吃辣,不能有不良嗜好,所以,有时候他们的职业被苛刻的感觉有些变态,所以这么一个30出头的年轻男人就能成为这么大的酒庄的酿酒师,实在是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有些人穷极一生的精力都在研究,让酒的香气散发出最极其的美来,乔妮觉得这个职业有种让人钦佩的神秘感,只是,她对于酒,真是,没好感。

    整个上午他们都由着布骆带着在酒庄里东游西逛,左右看着,听着他讲葡萄酒的历史,这个酒庄的历史,每一代 主人的特色,他们对酒庄的感情,听起来就是个传奇。

    “这是腐酒。”逛了一上午,听到了学到了不少葡萄酒的知识后,午餐的时候布骆为他们准备了简单却精美的食物,酒酿牛排,鲜鱼羹,水果沙拉,当然免不了这里的特色葡萄酒。

    “腐酒?”似乎没听过。

    “就是用烂了的葡萄发酵而成的酒,味道十分的独特。”说完,布骆抿了一口然后很陶醉的看看她,示意她放心喝下。

    呃,烂了的葡萄还能酿酒,那岂不是,奸,商。

    乔妮边品着,心里边默默的想着。

    “嗯,如何,是不是很独特?”布骆像个小孩子一样十分期待他的答案。

    “嗯嗯,很好喝。”的确很独特,一种发酵的有点腐腐的,就像中国的臭豆腐,那种烂掉的味道。

    “那是,这可是我门酒庄的特色。”布骆听到她的称赞一脸的得意之色。

    特色,真是够特色的。

    乔妮微微皱着头边品着这个‘特色’酒。

    “还有这个我们新研制的,你尝尝。”布骆以为她对葡萄酒十分的感兴趣,于是十分热心的又给她端起一杯金黄色透明的酒。

    “。。。。。。”盛情难却,接过饮下。

    结果,一中午就在喝不同品种的酒。

    。。。。。。

    出了酒庄叶扬提议两人就这么慢慢走回去,风景好,走回去,正好散步。

    “怎么了。”还未到教授家,乔妮就越走越慢,叶扬不禁问她。

    “呃,想,上厕所。”喝了各色各样的葡萄酒,后来难受又灌了不少水,好歹没让酒精发挥,弄得头晕脑胀,难道说自己的酒量练出来了,至少没有原来那么晕。

    “呃,那个,这边有居民区,旁边有公共厕所,很干净的。”他想了想然后说道,然后指着几间屋子的后面的一个过道说着。

    “那你等我会儿。”她看了看,然后对他嘱咐道。

    顺着小道左拐,再稍稍右拐,很大的厕所的字样标识在上面,因为这里常年有游客,所以小镇上会专门设立公共卫生间。

    出来顿觉通身舒畅,刚准备沿着原路回去,突然看到了两个男人鬼鬼祟祟的背着一个大麻袋,大麻袋似乎没扎紧,露出了里面的一个小角。

    粉红色碎花布料。

    啊,乔妮睁大了眼睛仔细的看。

    没错,这个就是早上看到让娜穿的那个颜色和布料。

    该不会这么巧吧。

    乔妮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轻手轻脚的跟在他们的后面,她躲在一个房子的墙角处好不让人发现。

    那两个人说了句什么,没听清,就看到他们把麻袋的口又紧了紧,那个粉红色布料被掩盖在里面。

    此时,今天她没有带手机,想着也没什么可用的,又不能马上告诉叶扬,万一转过去告诉,惊动了他们怎么办,跑没影了怎么办。

    她悄悄的跟上,刚拐一个左角,忽然身后伸出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口鼻。

    一股刺鼻的药物直扑而来。

    乙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