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颜祸水,两个女人的争锋。非言情篇,不喜勿定

    桃花不断。

    她无奈的想着,皱了皱眉,神色幽暗。

    却没发现自己的表情如同小女生一般的吃醋,只是,她把这一切都隐藏的太好,连自己都给骗了。

    。。。。。。

    刚上楼就看见约齐直直的看着她,一脸童真无邪的模样,大眼睛扑闪扑闪。可手里却拿着一只比他的手掌都大的多的蟾蜍,蟾蜍的眼睛瞪得老大,鼓着腮,直直的望着她,

    她看了一眼他和他的蟾蜍没有什么反应,继续上楼,似乎被这个小恶魔的此种表现已经见怪不怪了。

    “好好休息,别想太多。”都累了一整晚,该是好好休息了,叶扬送她进屋嘱托完一切都才离开。

    。。。。。。

    这个补的觉睡的十分的不安,梦里不停的播放着在小巷里发生的一切。

    惊悚,恐怖,焦急,害怕,所有的不安情绪杂糅在一起让她一直都无法真真安稳下来。

    耳朵里的蝉鸣声也越来越响,充斥着她整个大脑,让她十分的不舒服

    。。。。。。

    不知过了多久,她从床上爬起,发现日头已高,应该差不多中午了吧。

    睡的很累,不如调整好晚上再好好补回来。

    她趴在窗上,看着外面的景色。

    突然眉头一皱,一个转身,拉开门,朝楼下冲去。

    。。。。。。

    “你干嘛弄坏我的东西,你这个坏女人。”那个稚嫩的声音带着十分恼怒的语气向她说着,眼睛里流露出不属于这个孩子的憎恨,小脸因为气愤也鼓的通红,双拳攥得紧紧的朝她挥舞着,拍打着她的身体,若是他足够的大,足够的强壮,恨不得把眼前这个女人给扔出去。

    乔妮虽然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可看他的神情和动作也知道。

    “你还是个坏孩子呢,这么小的年纪居然这么残忍,是谁教你的。”她把那些青蛙朝草堆里轻轻抛去,然后抓住约齐的双手让他老实点。

    “坏女人,坏女人。”手被控制住,小家伙开始拿脚踢腾,踢的乔妮小腿一阵阵疼。

    刚才,她在窗边看到的就是这个9岁的孩子,居然逮住了5,6只青蛙,把它们的腿,用细线绑好后,然后另一端捏在手里,像风轮一样,牵扯着转圈圈。

    她听不见青蛙哀号的声音,可是却看到一个小小的孩子居然藏着这么残忍的心,让她十分的恼火,不得不去管。

    所以,她冲下楼,扯断了他的绳子,放走了青蛙。

    “不给点颜色,不知道 厉害,不知道悔改。”再这么踢,她的腿真要被踢断了,所以干脆一把抱住小约齐,看他怎么动。

    “不听话,我把你扔到外面喂狗去。”她吼吓他。

    “哼,坏女人,狗只吃坏女人,你这个坏女人。”小约齐紧锁着眉头看着她,十分讨厌眼前这个女人,赔他的青蛙,他使命的挥舞着小拳头要去打她,被她用另一只手连同他的腿一起固定住。

    “狗只吃心肠不好的坏小孩,就像你这样的。”她怒目而视,说着就要把他抱出去,一副要扔掉的模样。

    。。。。。。

    “不许这么对他。”一只白皙的手突然挡在了她的面前,手的主人那张美艳的脸在她的面前完整的展现,十分不爽的看着她,蓝色的眸子里腾出小火苗,对她的行为表示十分的厌恶。

    “刚才他那么对青蛙的时候你怎么不阻止,这会儿知道出来护着了,难道,你就是这样教他的吗。”让娜此时穿着一件白色t恤,蓝色小短裤,白色运动鞋,没有兜,没有袋子,身上应该没有那些奇怪的蛇,蜘蛛,所以她现在不怕。

    “这个需要你来管吗,你这个东方女人。”她的语气不屑,她的态度傲慢无礼,眼睛斜瞟着她看到。

    听不见真是个麻烦事,看口型不是特别熟悉,且她的语速稍稍有些快,这让她猜的很累。

    但是,她知道,让娜对她一直都抱有成见,无论是因为钟天佑还是因为叶扬,似乎她就是不爽看到他们那样对她。

    “哦,你们法国的教育就是这样的,小孩子虐待动物不仅不阻止不教育,反而任其发展,真是够另类啊。”管她说啥,反正看不爽,自己想说啥就说啥,牛头不对马嘴又如何,只要表达的好,让这个女人吃扁就行。

    “你。”让娜的脸色因为她的话变的发青。

    她一向受人追捧,父亲百般疼爱,老师器重和蔼,同学敬而远之,就连公司的老板有时做个项目都要看她的脸色,她要不愿意,老板都没主意,而那些追她的男人更是恨不得匍匐于她的脚下,为他们的女王心甘情愿的做一辈子的奴仆。

    多么骄傲啊,多么高高在上啊。

    可是,这个女人居然敢这样跟她争锋相对。

    何况,她所心仪的ken 和jo居然对她的示好通通视而不见,而对她,两个男人都十分的照顾。

    凭什么,为什么,她让娜多么骄傲的人,何时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所以越想心里越恼,气不打一处来。

    “让娜,快救我,这个坏女人要杀了我。”约齐在她怀里呼救着。

    “笨蛋,谁让你在这里弄的,要是让爸爸看见也不会给你好果子吃,活该。”她恨铁不成钢的说着约齐,约齐一听小脸顿时一垮,委屈极了。

    两人居然开始窝里翻,只是乔妮不太能跟得上他们的谈话进度。

    “女人,你敢跟我比试比试吗,如果我赢了,你把约齐放了,如果你赢了,那我,我就放弃jo,我只要ken了。”她居高临下的对她说着,谈着一个很不公平的条件。

    “啊?”口型没看清,不太明白。

    让娜没好气的又说了一遍后她才晓得。

    让娜赢了,就放了约齐,自己赢了,她就不纠缠叶扬了。

    横竖输赢都是她落得好处。

    再说,叶扬本来就是她的男朋友,搞得好像是她再抢是的,什么逻辑。

    什么jo啊ken啊,当自己是皇帝啊,还在想着选哪个妃子今晚宠幸吗。

    “我凭什么要答应你。”莫名其妙的女人。

    “哼,就知道你们这些中国女人,只会唯唯诺诺的受男人保护,什么都不会做,不敢做,除了回家生孩子还会做什么,有什么用啊。”她眉毛一挑,十分挑衅的看着她。

    什么?

    敢说她这个中国新时代的新型女性没用。

    敢说她泱泱大国5千年文化积淀出来的人比不上她这里的蛮夷之地的人。

    哼,这都上升到民族尊严,国家威望了。

    气死了,乔妮听的差点一口气没缓过来。

    “真的不敢?哼,果然没用,真不知道他们两个看上了你哪点。”见她半天不语她继续激将着。

    “好,比试就比试。”明知道是激将,可是士可杀不可辱,这都上升到如此高的高度了,再不做点反应枉为国人。

    “那我们比试什么。”

    “赛马。”她一脸挑衅的望着她,似乎势在必得,一定要让这个女人吃扁。

    咕~~(╯﹏╰)b,乔妮微微一怔。

    似乎,没骑过,似乎,不会呃,而且,还似乎,很危险啊。

    电视上经常演明星为了演戏而摔马,摔折了腿,摔断了腰,甚至还有摔坏了隆胸。

    他们都有专业人士在旁指导都会出岔子,那么她呢。

    岂不,万一,会摔得更惨,况且,让娜才是不会帮她呢。

    “我为什么听你的,你说比赛马就比赛马啊,我们可以比唱歌,比画画,比吹口琴,比写毛笔字。”

    “你是怕了吗,中国女人,怕了就直说,我们可以换别的。”看出她的畏惧,她在她耳边轻声说着,尽朝她的软肋戳。

    她咽了咽然后吸了吸鼻子仰头迎上她的目光说“不怕,比就比,谁怕谁。”

    “好,很好。”她看着她,露出满意的笑来。

    。。。。。。

    赛马场。

    这里专供本地居民平时休闲娱乐的一处场所,逢假日时节这里的人会更加得多,这里人喜欢骑马,赛马,不是为了名次,而是为了一种情绪,一种气氛,积极向上,果敢拼搏。

    这里有好几处场地,因为来的稍有些晚,便选择了,最里面最偏僻的一处环形跑道。

    让娜选择了一匹黑鬃马,高大的个头,雪白的蹄子,整齐的鬃毛齐齐而立,看起来威风凛凛。

    而乔妮选择了一片枣红色的个头小点但看起来温顺些的马,这会儿她还在马耳朵边上说着悄悄话呢,小马啊,一会儿你温柔点跑啊,千万别尥蹶子,千万别闹脾气哈,我不会狠狠打你的,你可要听话啊。

    让娜踩上马镫,然后一个骑跨动作稳稳的坐上了马背,整套动作干净利落十分的漂亮,熟练。

    而乔妮,差点没踩稳若不是扶住了马头,真要摔下来,一旁的让娜好不给面子的大笑着。

    好不容易才爬了上去,似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一般,爬上来已经一身的汗了。

    “准备好了吗。”她扯了扯缰绳问向乔妮。

    “好了。”

    “那,我们开始了。”说着让娜马鞭一扬,抽打马身,马如箭一般飞奔出去。

    “呃。”乔妮还傻愣愣的站在原地。

    “驾。”她轻轻的夹了夹马肚子,然后轻轻的扬了扬鞭子,小马,十分老大不乐意的模样超前慢跑着。

    呃,这个速度,是不是特慢了点,都跟她小慢跑的速度有的一拼了。

    “太慢了。”让娜已经绕着场子跑了一整圈都从后面追来了,嘲笑的对她说着。

    “驾。”她轻轻拍着马身子,希望它能合作点,可是小马就是不卖她的帐,慢慢悠悠的踱步着。

    “要不要我来帮你呢。”让娜在她身旁得意的说着,然后对着她的马的屁股狠狠的扬了一鞭子。

    红枣马嘶声以后,仰蹄冲天,吓的乔妮死抓着缰绳生怕被他甩出去。

    嗖,马做的卢飞快的穿了出去,如里弦的箭一般。

    “哈哈,这样才对嘛。”让娜在身后边骑边吼道。

    乔妮心里却不停的打着鼓,这样下去不吓死也被震死,马疯狂的奔着,如同飙车一样的速度,碰碰车一样的感觉,弄得她大脑一阵眩晕感。

    开始还算好,至少沿着路线跑的,可是没多久,马居然乱跑起来。

    乱撞场内的栏杆,踢坏一些场内设施,不断的碰撞,不断的损坏,让乔妮的心里一阵阵的凉。

    “马惊了。”场内不知道是谁在高喊着。

    可是乔妮却听不见,她在马背上被剧烈的摇晃着,死抓着缰绳不敢有丝毫的松懈,可是那种恐惧感却没有半点消除。

    “救命啊。”她高喊着,希望除了让娜外有人能听到然后帮帮她。

    早知道不来接受这个比试了,她会激将,难道她就不会了吗,脑子该不会因为昨天的刺激都不会正常运转了吧。

    悔死了。

    “别怕。”她的身后有一匹马正飞速追来,朝着她的方向,虽然知道她听不见,可是他还是在她身后喊着。

    下一刻,乔妮的身体一空,身体被一个横抱,脱离了受惊的马。

    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感觉,熟悉的气息,再一次扑面而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