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天枰在倾斜

    “丫头。”走廊的另一端传来叶扬的呼叫声,可是乔妮仍陷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任何的反应。

    “丫。”叶扬跑到了她的面前,却看见钟天佑的手居然握着她的手,而她,低垂着眉眼,没有任何的动作,似乎并不讨厌这样的接触。

    他卡在了那里。

    今夜发生了什么,让他们之间的关系突然间又缓和了,变得不一样了。

    她是不是心里的天平偏移了呢,不然怎么不像之前那般的抗拒呢。

    他看了一眼钟天佑,钟天佑正好也看着他。

    两个男人的眼神突然的撞击,产生出不可思议的磁场。

    彼此的眼中各有深意。

    却没有任何的言语。

    而陷入无声世界的乔妮,看到眼前一双白色的休闲鞋然后抬起头,看着面前的人,迷茫了一下下。

    “叶扬。”她轻轻的叫着,同时抽出了钟天佑握着的手,站了起来。

    钟天佑一怔,这么快吗,似乎好不容易得到的那种幸福,突然就没了,手上的那点温暖,突然消失殆尽了。

    眼里的光泽,黯了又黯。

    坐在一旁双眉微锁,一动不动,如同一座雕像。

    “丫头,你怎么了。”他伸手握住她的肩膀问道,她的脸上,衣服上,都是点点猩红,而头发也十分的凌乱不堪,似乎还有点焦焦的糊味,苍白的脸色,不像以往的红润,而脖子,有一道又粗又红的痕迹,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的勒过。

    怎么会这样,几个小时不见,发生了什么,成了这个样子,心里猛然的担心到。

    “啊?”她看着他的口型,猜测着在说什么。

    “我,我的耳朵听不见了。”这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只能如实相告,怕他听不见,她的声音变得很大。

    似乎听不见得人,声音往往都是很大的,此时的乔妮也不例外。

    “什么?怎么会听不见。”显然被她说出的这个消息震惊到了,他睁大眼睛看着她,希望只是一时的玩笑,最近他们不是常开玩笑吗,不是吗,可是看到她惨白的脸不得不相信。

    “我也不知道,医生说是一时的刺激,可能吃点药,过段时间就好了。”她安静的说着,比刚才要平静了许多。

    “身上疼不疼,有没有受伤。”看她的样子真是让人心疼,怎么一个狂欢会会突然消失不见,他在人群里到处的呼喊到处的寻找,却始终没有找寻到,心里一直担心着,差点想去报警了。

    后来给迪特教授打电话,听说她还没到家,心里更加的着急了。

    现在看来,她真的遇到了什么事情。

    可是,在她身边的却不是他。

    而是他。

    也就这么几个小时的分离。

    他们两个的关系,似乎发生了微妙的关系。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他真的想知道。

    “不疼。”她摇摇头说道,喉口仍旧有些难受,不过已经好多了,而且因为气道的顺畅没有太大的影响了。

    “哎。”他叹了口气,抚着她的脸,十分的心疼她现在的模样。

    “我真的没事,皮厚着呢。”她撑起一个笑容来,似乎在告诉他真的不用担心 ,好着呢。

    岂不知,那个笑十分的难看,十分的狰狞,一点都没安慰道他,反而让他更加的心疼。

    “好了,别这样啊。”她用食指顶开他微皱的眉心,然后笑道。

    以前,她不开心的时候,他也是这么顶着她的眉头,然后说,丫头,应该开心啊,总这个样子就不好看了。

    她现在也学着他。

    他看着她,不知道该摆怎样的表情才好。

    叶扬坐在了她的身边,然后揽着她的身子,让她靠在他身上好好的休息,三个人就这样静静的坐在手术室外的长登上,不发一言。

    气氛为妙的不可思议。

    而一旁的钟天佑,一直低着头冷冷的坐在那里,似乎要对他们的一切动作视而不见。

    就这么快,明明刚才还。

    他的拳头在衣服的遮盖下,紧紧的攥着。

    骨节泛着苍白的颜色。

    似乎在隐忍着什么。

    “哦,ken,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迪特教授赶了过来,因为上了年纪,还有些喘,刚才叶扬先跑到了这里,而迪特教授非常理智的去询问着值班大夫一些情况,然后才到了这里。

    “一言难尽,回去我再跟你慢慢说。”现在,似乎不是谈论任何话题的时候。

    “好的,乔,你怎么了。”看到正在打针的乔妮,他不禁吃惊道。

    她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毕竟,说了又能怎样。

    哗啦哗啦。

    手术室灯灭。

    门开。

    抢救病床被几个医生和护士推了出来。

    四个人,齐齐跑上前去希望第一时间知道情况,毕竟简翰伤的太严重了。

    “病人小腹有深7厘米,宽3厘米的切口,不过所幸没有切到重要器官,虽然流了大量的血,但也及时补充救治了回来,缝合手术很成功,不过流血过多,他还很虚脱,左肩部的伤无大碍,只等着伤口愈合恢复,则可,需要足够的后期疗养和休息,对了他的左手桡骨前三分之一段有骨裂情况,已经对他进行了夹板固定,所以在照顾他的时候请小心,不要再次受伤。”手术衣还未脱的大夫戴着口罩事无巨细的讲着简翰的所有情况。

    真是命大,流了那么多的血还没有死。

    乔妮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大夫的口型,然后猜测着。

    毕竟长年从事语言类工作的人,对于说话这种事情是极其敏感的,所以口型也是多多少少学过些的。

    左手桡骨前三分之一骨裂?

    呃,似乎,今晚简翰第一次拽住她的脚踝时,她因为害怕想挣脱,于是对着那个东西狠狠的踩了下去。

    似乎有点弹性,也有点硬度。

    如果,没错,那个是不是就是他的左手。

    如果,在没错,那个害的他骨裂的人,会不会是他。

    她一边心虚的想着,一边心虚的看着医生。

    为什么,那个简翰,两次受伤都跟她有关。

    是他太倒霉,还是她太倒霉。

    他们,上辈子,犯冲吗。

    。。。。。。。

    当夜,简翰被安排到特护病房。

    迪特教授在床边守护着,而,乔妮,钟天佑,叶扬,三个人被他劝着离开了,毕竟,人多了也是麻烦。

    乔妮十分心虚的想留下来照看他,这样让心里也好受些,可是迪特教授似乎对她的热心表示了十分的感谢,却仍旧坚持回去休息,因为她的状态似乎也不太好呢。

    要是,迪特教授知道是自己干的还会这么说吗。

    她无不担心的跟着他们一起离开。

    。。。。。。

    “哦,ken ,你去哪里了。”刚回到迪特教授的庄园,让娜就激动的扑倒了钟天佑的身上,然后狠狠的抱住他,一副十分关心,焦急的模样。

    乔妮看到,心里微微一紧,然后面无表情的从他们身边掠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