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一次的亲密接触

    呼,呼,呼。

    此时,在静静的小巷子里,只听得见,一声声唤气的声音。

    他覆在她的唇上,帮着她慢慢恢复着呼吸,好让她快点从缺氧的状况中恢复过来。

    可又希望能慢点,让他在她的唇上多停留一些时间。

    这里有他留恋的味道。

    他真的不想放开。

    因为刚才的缺氧,又因为猛烈的动作,让她缺氧的情况更加的严重,所以,他也担心她的身体因此而承受不住。

    呼,呼,呼。

    他拼命的朝她的口腔里吐着气,恨不得用所有的力气,让她好好,完完整整的,千万别有任何的问题。

    “呃。”乔妮从缺氧的状态中慢慢的恢复过来。

    当意识到现下是什么情况时,她挪动着身子,想推开他。

    可惜,没成功。

    他抱的她太紧,紧的怕下一刻她就会溜跑掉再也找不到。

    她似乎没有再动,只是那么看着他,接受他不听呼出来的气。

    没再挣脱。

    是没力气,还是不想。

    自己都不知道。

    只知道刚才的凶险中,她不希望他出事,一点都不想,不然,她会很难过很难过。

    自己到底是怎么了,似乎都不清楚呢。

    就这样,不知道是人工呼吸,还是吻,两个人的唇紧密的贴合在一起,很久很久,久到忘记了时间,忘记了身边还有人需要他们的救治。

    她的唇动了动,似乎要说什么,他这才松开她,不能勉强她,她不是可以勉强来的,以前,就是自己太过激了,所以让她反抗的心里也无比的强烈,以后,再不会了。

    “谢谢。”她非常有礼貌的说着,似乎刚才的双唇相贴就是那么单纯的人工呼吸,就是为了救命。

    “我和你之间,最不需要的就是谢谢,我永远都不希望你说出这个词,我做的,也希望你能心安理得的接受。”他慢慢的说着,似乎要把所有的情感都倾泻而出。似乎为了她,他愿意做任何事,不再要求任何回报,心甘情愿,无怨无悔。

    “啊?”可是乔妮却没有他意料中的反应,只是一副十分迷茫的啊了一声。

    这一声让他的心顿时一凉。

    怎么,自己说的话还不够推心置腹吗,自己表达的感情就这么不值得信任吗,自己就真的让她那么讨厌吗。

    刚刚,刚刚她不还在情急之下喊了自己名字,救了自己命,怎么,又想不认账吗。

    “你,你刚才说什么?”她的声音很大,似乎像故意的在讽刺他一样,没有听见,拿他好玩。

    心,再一次的一紧。

    自己对她的感情真的一文不值吗。

    “我,我听不见啊,天佑,你刚说了什么,你现在又在说话吗。”她的声音似乎带着淡淡的哭腔,充斥着委屈,害怕,担忧。

    轰,脑子一阵鸣响,他似乎无法暂时接受这个信息。

    似乎还没有品尝到因为她再一次唤他天佑的喜悦,就被眼前的事实所震惊。

    身体突然的一僵。

    “乔妮,乔妮。”他再次的唤着她。

    “我听不见,我听不见了。”她慌乱的喊着,头也胡乱的摇晃着,那种突然的打击而无法接受的慌乱。

    她是语言老师,除了理论知识,最需要的就是口语和听力,如果耳朵真的聋了,那她的职业生涯也就彻底的废了,不止如此,以后她的生活是不是都要陷入一片死寂中去。

    她十分悲凉的想着,心里的害怕滕然升起。

    “别怕,别怕,不会有事的。”不管她听不听得见,他在她身边安慰着,然后搂紧了她,让他的温度尽量的传给她,给她力量给她支持。

    该死,一定是刚才的两声从她耳边擦过的枪响,她何时经历过这样的场面,竟然会成这样。

    他一边心疼的抱着她,一边愤恨的想着。

    “我听不见了,天佑,怎么办。”她喃喃的说着,慌张至极,似乎怎么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我这就送你去医院。”他拦腰抱起她,然后准备向巷子口走去。

    走到一半才想起,地上似乎还有一个生命垂危的人,不知是伤势太重还是刚才的凶险,他似乎已经昏了过去。

    这么久了,救护车居然还没到,电话已经打了有一段时间了,竟是这样的效率,他焦急的想着,把乔妮先放下,靠在墙边他一手扶着,掏出电话。

    该死,救护车半路出了点小故障,现在无法赶到。

    钟天佑紧皱了眉头,十分不满的又拉开通讯录,对着另一个电话拨了过去。

    十分钟后,镇长家的小车赶到。

    开始镇长还十分诧异的看着他俩,然后似乎一副十分了然的模样让他们上车。

    可是看到那个奄奄一息的手上的血人时,他才是吃了一大惊。

    差点都辨认不出了。

    “快。”似乎难以接受一切的镇长显然有些楞,到是身后的钟天佑急切的命令着,不希望再生事端。

    警车居然也没到,天知道那三个亡命之徒会不会随时再出现。

    “哦哦,好。”镇长听罢,十分配合的应道,然后开动车子,急速前行。

    。。。。。。

    小镇诊所。

    一个带着黑框眼睛的瘦高个医生检查了重伤患者的伤势后然后皱紧了眉头表示,这里的设施不足以处理他的伤势,要到中心医院去。

    只做了简单的清创处理让伤口止住了血,还挂了一瓶的营养液,补充能量。

    简单的处理好这些,于是四个人又马不停蹄的开车到了中心医院。

    在刚才的诊所里,三个人借着明亮的灯光才辨认出来,那个居然是简翰。

    迪特教授的侄子。

    曾经因为癫痫病发作而被乔妮打伤了的人。

    怎么他会出现在这里,又一次跟她莫名其妙的纠缠上。

    似乎,他每次受伤都能跟她牵扯上,这是不是太有‘缘分’了。

    只是,乔妮此时完全没有了追究这一切的心情,只想着,快点救人,还有希望自己的耳朵没有事。

    简翰很快的被推进了手术室,而钟天佑带着乔妮去耳科看医生。

    经过一系列的检测,包括头颅得检测,得出的结论是:

    双耳听力下降,右耳尤重,但是耳膜完好,颅脑也未出现异常。

    唯一的可能就是因为突如其来的巨大刺激对耳膜的影响,也许吃点药过阵子就能好了。

    “什么叫也许,什么叫过阵子,要多久到底。”听到大夫下的诊断钟天佑十分的不满。

    “先生,请冷静,这位小姐的情况我们不是没见过,听力下降有很多种情况,有很多都是暂时性的刺激导致的一种应激性的下降,而且,这位小姐并没有器质性的损伤,所以不用担心,我们会开点营养神经的药帮她尽快的恢复。”值班的耳科医生是一位中年矮个大夫,高高长长的鼻子看起来十分滑稽,可是说起来的话却听起来十分的专业跟他的样貌似乎一点都不成正比。

    乔妮迷茫的看着两个人,什么都听不见,但是看到钟天佑的表情,知道他在恼怒。

    所以,上前拉住他,希望不要再发生不必要的冲突。

    “我没事的。”她皱皱眉头说道,不希望因为她再发生什么事来。

    “对,没事。”他说的很慢,希望她能通过口型看的出来他的意思。

    “这是开的药,你们到那边去领,还有一些营养液,到左边那个地方去找护士。”大夫递给钟天佑一张单子,然后吩咐的说着。

    “我们去拿药吧。”她不想看到他因为她而跟一声发生冲突,所以拽着他离开,直到一起出了诊室。

    。。。。。。

    手术室外。

    钟天佑和乔妮并坐在长椅上,他一直拉着她的手,而她,一直处于被封闭的状态中神色郁郁。

    手上还挂着营养液,因为担心简翰随时出来,所以她让护士找了个支架,移到了这里来。

    他的手一直就这么握着她的手,似乎并没有觉着什么不妥。

    而她,也没有挣脱。

    就这样,两人并坐着,安安静静的,没有一句话。

    可是,这也足以,似乎,这是难得的属于他们两个人的独处时间。

    似乎,经历了今晚的一切,有些变得不同了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