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悬一线,深爱,不顾一切

    为首的那个高大身材的黑衣独眼龙男人看着颇有气势,站在他们的前面,双腿微开,一动不动,双手背在身后,面上阴冷阴冷的直直的看着他们没有任何表情,似乎水泼到他身上都能化成千年寒冰,威风凛凛,却也杀气十足,似武侠小说里的具有一呼百应之强大能力的江湖老大的架势。

    所以,他就算是个独眼龙,那也是个颇有威仪和架势的让人不敢小觑不敢轻视令人生畏的独眼龙。

    吓。

    而身后的两个蒙面黑衣人,手里转着亮闪闪的刀子。

    嗖嗖,那刀子在他们的手里来回的旋转着耍着花式,似乎气势上就要把对方吓到。

    夜晚,深处的巷子内,看到这样的情形,无论如何都不会有好事发生。

    “怎,怎么办。”乔妮哆哆嗦嗦的小声的询问着钟天佑,现在他就是她唯一的靠山,唯一的支持与力量的来源。

    “没事。”他的语气仍充满着镇定和力量,平和的如同没有任何危机感的感觉。

    他慢慢的放下那个受伤的男人,然后放到墙角处,把乔妮揽在了身后,以一种保护的姿态站在她身前,然后看着面前的三个人。

    他宽厚的肩膀如同一座山替她挡住了危险,笔直的身体似乎有着源源不断的信念和力量,乔妮躲在他的身后,伸出半个脑袋,看着眼前的局势。

    “you,come  on 。”那个独眼龙对左手边上的蒙面黑衣人挥了挥手然后吩咐道。

    于是,那个稍矮但是更壮的黑衣人慢慢走上前来。

    手里的刀子耍的溜熟,在他手里划着一道一道的圆圈,刀锋的寒光一圈圈划过,看得人胆战心惊,似要把人绞断。

    他的面部被完全的蒙住,只剩下两只小眼睛露出来,寒光四射,那全身的戾气全都由这点地方全然爆出。

    “come  ,on。”钟天佑攥起拳头,然后右手伸出一勾,一个很挑衅的动作摆出。

    顿时,那刀子,那眼神的寒光暴增。

    所有的杀气向他一路开来。

    右手一挡,然后一旋,反手一捏,借力还力,一个过肩摔,钟天佑重重的把那人摔倒了地上。

    “啊。”因为疼痛,那人不禁的吼了一声,然后如同一个虾米般,蜷缩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那模样看起来十分的痛苦。

    完全没了刚才的嚣张气。

    他手里的刀子也应声落地,然后又弹起,飞了出去,却没有落地的声音,紧张之时乔妮还是注意到这个问题,她觉着很奇怪,难道他们真是幽灵,难不成把刀子给吃了。

    她一边看着两边对峙,一边寻找刀子,这个时候多一样武器就是多一项胜算。

    心里也不住的惊叹钟天佑的好功夫

    还没怎么过招呢,就把对方打趴下了,这个男人不仅会武功,而且还是个名副其实的‘武林高手’。

    真是没看出来呢。

    而另外两个人似乎也没有意识到他们的对手居然是个这么厉害的人物,为首的独眼龙面上一副十分不满意的模样,看了看他,然后又用右手招了招,对着右边的黑衣人招呼,示意他上前,解决这几个人。

    那个人似乎因为刚才的几个招式,似乎有些忌惮,没有摆出一开始的嚣张姿态。

    而是,小心翼翼的踱步到前面,手里的刀子也停止了‘花式表演’,而是紧紧的攥在手里,随时待命的状态。

    “嗯哼?”钟天佑仍旧一副轻松恬淡的模样,似乎一下子看穿了他的能耐,并不在意呢。

    这一次,那个人没有贸然出手,而是在钟天佑一米开外的地方左右晃着画着圈,似乎在寻找最佳出击的角度。

    咚咚,这一次,钟天佑先发制人,主动出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那人猛烈出击,还未等乔妮看清,还未等那人反应过来。

    哐当,那人也非常配合的应声倒地。

    前后不过几秒。

    像一阵疾风一样闪过,然后不见一般。

    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乔妮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

    呃,这,这也太太太厉害了吧。

    何止是武林高手,都快‘独孤求败’了吧。

    看来,他刚说没事,真的是没事呢,原来是超级高手,不担心呢。

    似乎没那么可怕了呢。

    她喜滋滋的想着,总算为刚才自己的担惊受怕出了口恶气

    这三个混蛋,居然当街杀人,绝对的严惩不贷。

    这个时候她也找到了刀子。

    她只能摇头感叹,这个受伤的被他们搭救的人不是一般的倒霉,被弄成这副血肉模糊惨象还不够,刀子居然能从墙上又弹到了他身上,扎进了他的左胳膊上。

    囧。

    这孩子也太倒霉了吧。

    她哆哆嗦嗦的拔出刀子,然后划掉裙子上的一块布,给他的胳膊在进行包扎。

    而这时钟天佑的战斗也进行得如火如荼。

    两个家伙都已经被狠狠的打趴下了,不知道还能不能爬起来了,剩下一个估计也不成气候了,不过,一般老大都是最后出手,也都是杀手锏级别,千万不能轻视。

    “小心。”她一心二用的一边观战,一边包扎,在一旁轻声的吩咐道。

    越是胜利越是要谨慎,不能轻敌。

    “嗯。”他随声应和。

    那个独眼龙身材高大,完全是欧洲人的那种强壮体魄,比钟天佑高出小半个头,也比他要魁梧很多,不过,中国的武术讲究的是以气为主,以柔为主,且以四两拨千斤最为经典,不知道面对这样的庞然大物是否真的能应验。

    皮鞋与地上铺的石头发出着磨磨的声音,每一声在这狭窄的地方似乎都有回声。

    他的手里没有任何武器,就这么打算两个人赤手空拳,贴身肉搏。

    高手间的对决,大抵如此吧。

    两人环绕的气场,似乎都比刚才的时候要强了很多。

    乔妮紧张兮兮的看着那个人走上前来。

    然后朝墙边靠拢,担心伤及无辜。

    碰碰,拳拳到肉的贴身肉搏真的是够惊险的,两个人似乎属于一个力量级别的,拳风所到之处无不凌厉霸道,似乎要将对方击打的粉碎,方能解气。

    乔妮站在旁边似乎都能觉着,每一拳下去的力度和速度都能碾碎了她踩着的石板路。

    左勾拳,右勾拳,直拳,横拳。

    几十个回合后,两个人都没有占得上风,打了个平手。

    不堪伯仲。

    然后又分开,退到两边。

    “加油。”她在旁边给他鼓劲。

    “嗯。”她没有看见,此时他的嘴角划出一个弧度,带着暖暖的笑意。

    加油,久违的关心,刚才是不是还说了句,小心。

    想到这,他的笑意更甚了。

    这么久以来,他们一直争锋相对,从来没有和和气气的说过话。

    而现在,面对这样的危险时刻,她方显出一丝温柔来,对他说加油。

    会的,就算不为了自己,为了这个女人,他也会加油的。

    砰,砰,两人的脸互被挨了一拳,似乎都很不服对方。

    就这么半蹲着身体,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就在他们激烈搏斗的时候,那个被打倒的其中一个黑衣人,居然趁乔妮不注意的时候扑身过来,试图抓住她,然后作为威胁的筹码。

    “呃。”他的力气十分的大,可因为刚才的伤,似乎有力使得不上,动作协调的十分困难。

    乔妮吓的紧捏着手里的刀子,胡乱的对着他戳了几刀,

    扑哧,

    脸上顿时一片粘糊糊的湿润感。

    那个人疼的完全松开了她。

    “呃。”闷哼一声,倒在地上捂着屁股和胳膊不停的抽搐着,似乎非常难受。

    她紧握着刀子大口的呼吸着,似乎不敢想象,自己居然可以对一个人如此的残忍。

    杀鸡,杀鱼是常事,可是这么活生生的对着人的肉刺下去,还真是第一次。

    就在她觉得自己快要吓的没魂了的时候。

    另一件让她没魂的事情发生了。

    在第二轮不分胜负的打斗之后,那个独眼龙掏出了枪。

    指着他们两个。

    然后一个飞速的旋身抓起来惊魂未定的乔妮,枪口抵上了她的太阳穴。

    冰凉的枪口,紧紧的抵着。

    似乎子弹随时都要破强而出,洞穿她的脑袋,让她脑浆迸裂。

    “放开她。”钟天佑的眼睛突然写满了慌乱,他对着那个独眼龙冷冷的说出,眼里的杀气似乎要把他搅成碎肉,他居然敢动她。

    因为重重的力道加诸在身上,头发被他狠狠的扯着,疼的她快要掉眼泪了。

    她也被惹怒了,这个死洋鬼子居然敢下这么狠的手,混蛋。

    不给点颜色,不知道咱中国人的厉害。

    一边骂着,一边心里琢磨着这刀子如何下手。

    对着大腿的股动脉,还是腹动脉,还是把他的那个重要部位切了,让他疼死,然后下半辈子别指望人道,哪里好呢。

    她左右琢磨着最好的下刀之处,希望钟天佑能配合他拖延一下时间,让她有充分的准备。

    人家有枪,总不能硬生生的迎上吧。

    左手拿枪,那么对着他左手的腋动脉腋神经下手让他无法开枪,这样他们就暂时安全了。

    可是角度如何把握,万一偏了怎么办。

    就在她捉摸的时候。

    那个男人对钟天佑吼了句话让她一震。

    “你的爱人?”他边指着乔妮,边看着钟天佑,似乎知道了这个女人是他的软肋。

    “哦,不,你要怎么着她,随便。”他似乎一副十分不在意的模样对他说着。

    咯噔,乔妮的心一凉。

    似乎听到了很可怕的事情,有种莫名的委屈。

    虽然,她知道钟天佑是为了保护她,可是这样说,仍旧是有些,有些,伤心。

    “really ?ok。”明显的不相信。

    “是的,你大可以开枪,不过,你要考虑好,在我面前,杀跟我一起来的人,所要付的后果,你已经少了一个眼睛,应该不会介意再少颗脑袋吧。”

    “哦,那我倒要看看,我是怎么少脑袋的。”果然是久经沙场的杀手,根本不怕这样的威胁,也是,他们每次行动哪次不是以性命为赌注,这样的人会怕什么呢。

    说着,扣动扳机,子弹即将出膛。

    “慢着。”钟天佑眉头轻皱,然后叫了出来。

    “怎么,是不是舍不得。”他非常得意的看着他吃扁的样子,还没有几个人能打到他的脸,今天无论怎样都要扳回这面子,一向骄傲的他,怎么可以允许这么丢人的事情发生呢。

    钟天佑站在那里看着乔妮没再说话。

    倒是乔妮心里诅咒了这个混蛋一万遍,上到他祖宗十八代,下到他家里的牙刷牙缸马桶都没放过。

    一会儿不捅死你,我跟你姓。

    边骂边想着如何下刀。

    角度,力度,方向,如何把握,才能以最快的时间最准确的位置下手。

    而在她疯狂思考如何下手的同时。

    那个男人又说了一句让她意想不到的话。

    “ok,如果你想让我放过她,那就答应我一个条件。”他得意的说着。

    “你说。”他冷冷的看着他,用足全身的力气,一副蓄势待发的状态。

    “you,go down on your knees(跪下)。”为了一血刚才的耻辱,他提出了更加耻辱的条件来,对他的愤怒不以为然,甚至有了看好戏的得意之情。

    什么,乔妮听的身子猛然一震。

    这个混蛋,居然这样欺负人,侮辱人。

    自己下刀该有几分把握呢,对方是一个身材高大又强壮的职业杀手,而自己也就一身跟他完全没有可比性的不值得一提的蛮力。

    他会不会在一瞬间反应过来,如此,他们彻彻底底沦为被动状态,而且,危险系数也是极大。

    可是,也不能任由他提出这么侮辱的条件。

    他只是要看他的好戏,他才不会放过他们。

    她见证了他的杀人过程,他怎么会轻易地放掉她呢。

    这一切,只是他在杀他们之前戏耍一下下罢了。

    钟天佑,拖延时间,拖延时间啊,分散这个家伙的注意力,然后就有更大的把握下手了。

    乔妮心里慌乱的默念着,毕竟她没有什么实战经验,毕竟她不会随便去伤人,而且,菜鸟跟高手比拼,不经过仔细的部署,结果可想而知啊。

    。。。。。。

    钟天佑的眸子,暗了暗,然后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乔妮,深深的,再深深的,似乎怎么都看不够一样。

    右腿微微向前迈出,然后身子慢慢往下。

    “不要啊。”乔妮被他的动作吓坏了。

    怎么,怎么可以。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啊。

    他可是钟天佑啊,骄傲无比,令人仰视的钟天佑啊,怎么可以呢。

    天呐,不要啊,千万不要啊。

    心,骤然的,猛烈的疼痛着,似乎,绞碎了般,要疼出血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