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陷危险,有他在身边就很暖

    “别动。”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轻轻的响起响起。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气息在身边萦绕着。

    只这么一下,让她惊恐的心平复了许多,许多。

    当然,也有不甘,也有无奈。

    可是与刚才的惊恐相比,未尝不是种温暖和安心。

    那种温度,那种力量,那种镇定,似乎从他的身上一点点的传达到她的身上。

    至少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

    两人齐齐紧贴在墙边上,缓缓的呼吸,生怕惊动外面的那个危险人物。

    黑夜笼罩下的巷子里那个黑衣人的皮鞋声慢慢逼近,那种杀戮的气息也慢慢袭来。

    静,安静的似乎都能听到空气流动的声音。

    不过,最梦里的还是胸腔里那颗因紧张而怦怦跳动的心跳声。

    这个凹槽设置的十分巧妙,而且由于黑色的掩映,根本看不出这里可以藏人。

    只听见那个皮鞋声在外面来来回回的徘徊,却始终没有发现到这里。

    她真该感谢身旁这个人的神奇。

    居然能准确的抓住她,又能找到这么一个奇妙的地方躲避。

    只是,为什么又是他。

    难道真的要跟他扯不清吗。

    现在,想这样的问题似乎不是时候,她努力压抑着自己的呼吸,好让自己镇定镇定。

    吧嗒吧嗒,皮鞋声终于远去。

    过了好久好久,久到感觉自己都快成为一个雕塑的时候,身旁的人才松开了她。

    “没事了。他对她轻轻说着。

    “我们走吧。”

    “哦。”她在身后回应着。

    保命要紧,逃跑要紧。

    他拉着她,沿着古老的长长的小巷跑着。

    亡命天涯。

    似乎有点这样的味道。

    她很想问他怎么会在这里,又怎么碰到她的,他难道有超异能,还是未仆先知。

    很好奇很好奇。

    噗咚,乔妮突然摔了一跤。

    “怎么了。”拉着她跑的钟天佑回神过来忙再拉起她,却发现乔妮浑身发抖。

    “有有有有,有东西绊住了,跑跑跑,跑不动。”乔妮吓的都快要哭出来了。

    因为刚才钟天佑拉着她猛跑,而脚下的那个东西死死的攫住她,让她无法挪步,于是这样用力的不平衡,生生的跌倒了下去。

    似乎还是刚才那个拽住她脚踝的那个东西。

    似乎像一只恶魔的鬼手死死的拽住她,要与她纠缠不清。

    似乎那个手不像刚才是湿漉漉的,而是粘糊糊的。

    黏糊的好似要跟她的脚踝黏在一起不分开一样。

    天呐,是不是回国后去庙里好好拜拜各路神仙保佑自己,别再招惹这么些乱七八糟的鬼东西了。

    钟天佑回身看了看,然后蹲下身来,在探寻着什么。

    “是个人。”他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

    “人?那他拽着我的脚脖干嘛。”想吓死人吗。

    “他受伤了,应该是向你求救。”他的声音平和有力,并没有因为眼前的一切而显得有半点凌乱或者不安。

    “求救?”我还想求救呢,乔妮惊魂未定的想着。

    边用手使劲的把那只拽住她脚脖的手掰开了,吓死人不偿命啊。

    “小腹流了很多血,需要赶快包扎,不然会有生命危险。”钟天佑审查一番后然后利索的说道。

    血?

    怪不得刚才湿漉漉现在黏糊糊,那些血都干了不少吧。

    不过,这个人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在这里躺下,受这么重的伤呢。

    难道,难道是因为他也碰上了刚才的那几个人。

    不会他也是跟她一样的倒霉蛋吧。

    呵呵,如此看来两人还真是同命相连,不,应该要心心相惜才对得起如此倒霉不靠谱的‘缘分’啊。

    “包,包扎,怎么包,什么扎。”她哆哆嗦嗦的问着,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因为惊吓已经语无伦次了。

    “没有绷带是个麻烦事,可是现在是狂欢时间没有几家有人,诊所又远,真是麻烦。”他叹了口气,似乎有点筹措。

    不会看着这么一个人就这么死了吧。

    好歹也是个倒霉蛋无辜者啊,就这么横死街头,多可怜,多悲摧啊。

    绷带,绷带。

    乔妮念念着。

    拼命的找寻关于绷带的一切影像。

    有了。

    裙子。

    钟天佑给她临时买的这条波西米亚裙子很长,到小腿下面,布料非常的充足,所以,就算撕一些下来也不用担心走光问题,而且这样的布料稍有弹性是现在这种情况下做绷带的最佳选择。

    就它了,想着,就开始沿着裙边撕裙子。

    “你这是干什么。”看她撕裙子,他立马拦手阻挡,十分不明白这个女人这个时候怎么又做这么没头脑的事情。

    “你不是要绷带吗,反正我这裙子布料多,撕点没关系的。”她连忙的解释道,难道他以为她是暴露癖吗,没事撕裙子玩,钱多,烧的。

    “我来撕。”似乎对她的技术很不放心,生怕撕的春光乍泄,丢了人去,这个女人似乎没少丢过人,所以鉴于此他决定自己行动,这样比较放心。

    他揪住她的裙角一点点撕扯着,直到撕出一条四指宽,一米长的长布条来。

    技术不错,从头到尾宽度一致,而且没有把裙子撕烂的迹象。

    真不是盖的。

    “好了,我把他抬起,你用这个把他的腰扎好。”说着,两人协同合作一起帮助眼前的‘倒霉蛋’。

    在两个人协同努力的作用下,总算是压迫好不断流血的伤口了。

    “接下来怎么办。”她对这里十分的不熟悉,万一再碰到那些人就玩大了,他既然能跟这里的人混的这么熟,应该知道怎么走,不然刚才怎么那么顺利的找到她。

    处理好这一切,钟天佑就打了几个电话,然后扶起那个人说道。

    “我来背这个人,你扶着。”说着他把那个人背到了自己的背上,对她说着。

    “哦。”她乖乖的听话,然后跟在他的身后。

    。。。。。。。。。

    乔妮不知道她当时因为情急,跑到了那个小镇巷子的最深处,由于这里地理复杂,需要绕来绕去很久,才能达到镇上的医院,又因为钟天佑要背着一个比他还稍高的男人,所以两人走起来很慢。

    就在走了一半路的时候,突然,乔妮的手抖了一抖,原本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

    钟天佑和她的前方。

    站着三个黑衣男人。

    为首的那个男人,左眼带着黑色的面罩,右眼用一种杀气逼人的气势冷冷的看着他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