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巷惊魂,血色之手

    感谢帅锅童鞋送的红包,谢谢。

    下午整四点。

    葡萄节点燃圣火仪式开始。

    传说,很久很久以前,这里一片黑暗没有光明,人们无法正常的生活只能一个个的相继死去。

    于是,某天,来了一位极其漂亮的姑娘,她向天神祈求太阳神的眷顾,希望能照亮这里。

    天神看了看她说,那里的人们曾经冒犯过天神,所以作为惩罚,那里不可以有阳光,不可以有雨露,更没有希望和美好,所以不可能的。

    姑娘虔诚的祈求,在天神的御座前伏拜了七天七夜,希望天神能摒弃以往的前嫌,赐予那里的人们新的希望。

    天神被她的诚心所感动,答应她的要求,可是,制定的天条又不能随意的更改和变换,不然如何服众。

    一切的赐予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天神说,姑娘的灵魂是她见到的最美丽的灵魂,如若她答应以此作为交换,方能服众。

    姑娘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天神还说,再纯净的灵魂也要经过西西福山的耶罗河的水净化99天后才可以。

    姑娘仍旧的答应。

    虽然她知道耶罗河的水一向被称作魔域之水。

    在那里浸泡,如同接受一场极刑一般。

    温度乱翻变换,水最烫可以达到太阳的温度,最凉可以达到万年寒冰的极点,那里集中了最酸,最碱,最腐蚀的物质。

    纵使是向上修炼的上神不见得是人人能忍住的,何况她是一个很普通的法力很弱的小仙儿。

    可是,她仍旧没有任何迟疑的答应了。

    于是她毅然决然的跳进了耶罗河,那个魔鬼之河,地域之水。

    柔嫩的皮肤被侵蚀,火烧,腐化,一层层的脱掉,直至露出森然的白骨。

    可她咬着牙仍旧在那里坚持着没有喊一声。

    可是因为疼痛而不断的流着泪。

    泪水幻化成一颗颗晶莹的葡萄,

    吟唱的歌声成为长长的藤条。

    葡萄慢慢的生长,越来越多,填充着整条耶罗河,

    直至她的肉身败灭。

    99天后连白骨都被腐化殆尽。

    而她的灵魂却升华到了这世界上最纯净的境界。

    在她肉身浸泡消失的地方,晶莹的泪水化成一颗颗晶莹的葡萄。

    越长越多,越长越密。

    直至,把整个耶罗河都给占满了。

    耶罗河也因此而慢慢干涸。

    魔域之水也至此消亡。

    太阳,也照到了这个地方。

    人们终于可以沐浴到阳光,终于可以得到热量,有了新的希望。

    那歌声也由人们听去了,一代代的传承,直至现在。

    后来为了纪念那位姑娘,于是每年的这个时候举行葡萄节,每次都要点圣火。

    不会忘记因为她的牺牲给所有的人带来了幸福和光明。

    。。。。。。。

    所以,这样的圣火仪式对于这里的人来说是神圣的至高无上的令人敬仰的。

    每一个人都在这个时刻很虔诚。

    。。。。。。

    仪式开始。

    所有邀请的嘉宾起立。

    银灰色金属火炬在台上每个人的手上传递着,最后由镇长和一位颇有威望的老者一起燃向圣坛。

    在燃气的那一刻,全场一片欢呼,举杯相碰,互相拥抱,热烈高歌,吼叫,庆祝这个激动人心的时刻。

    这是一个神圣的时刻,是所有人的骄傲与自豪的时刻,对于这里的人意义自然不同。

    乔妮站在那个木台上也十分严肃的行着注目礼,十分无奈的看着一旁也参加了这个活动的钟天佑。

    他可没有她的紧张,一副顺风顺水的自在模样。

    “叶扬。”在她穷极无聊的时候,看到了台下的叶扬,叶扬也在看着她,穿着白色的衬衫,白皙的皮肤,清爽的笑容,怎么看怎么出挑。

    这个样,他会怎么想。

    这个样,怎么对得起他

    早知道,当初就不该脑袋一懵答应他的追求。

    那么,会不会一切都不像现在这般的尴尬。

    当初是为了真的要爱一场,还是为了躲避某人,忘掉某人而临时找的避风港呢,站在台上,她只看到了一片迷茫。

    。。。。。。

    晚上,是小镇盛典的另一轮狂欢高峰。

    帕里广场上举行狂欢盛会。

    这里,大家不管认识的,不认识的,都会在一起聚集着跳舞,歌唱,然后互碰酒杯庆祝。

    乔妮作为形象代言人,自然也要参与其中。

    尤其三位‘葡萄小姐’要跟他们的‘贵客’先跳开场舞,算是新一轮狂欢的开启仪式。

    “你能不能看准点。”他握住她的手,揽住她的腰说道,这次偏偏不停的踩着他的脚,十几次后他有些忍无可忍的说道。

    “天黑,看不见。”只希望这种莫名其妙的安排尽早结束,她心不在焉的跳着。

    “这样是不是也看不见。”他低头,突然吻住了她的唇。

    “。。。。。。”

    。。。。。。

    圆舞曲。

    所有的人,围成一个大圆。

    男士在外层,女士在内层。

    然后一个个的跳,一个个的轮换。

    最后回到最初的位置上去。

    开始叶扬还在她的视线范围内,可是到后面,加入的人越来越多,秩序也有些混乱,虽然有灯,可是光影毕竟不如白天的强烈,她一边跳着眼神去没了着落。

    终于等到散场,越过重重的人群,她去找叶扬,可是人挤人,人挨人,找到一个人真的不是很容易。

    嘴唇上还有那个人给她的狠狠的印记,若不是被人抓住做活动,她早就想跑了,离开这里。

    只觉着脑袋里一团乱。

    “你干嘛。”突然一只毛茸茸的大手抓住了她的细细的手腕,吓的她想回缩,可是被拽的太紧根本无法动弹。

    一个高大魁梧的黑发棕眼的看起来有些狰狞的男人望着她一脸的猥亵之色,他拽着乔妮连托带拽往人群处远走。

    “混蛋。”气愤不已的乔妮,攥紧了拳头狠狠的朝他扇去。

    呃,疼。

    手都被他面部僵硬的肌肉给震麻了。

    这个男人的肉是拿什么做的啊。

    “哦,你敢打我。”男人一手摸着脸,一手恼怒的看着他。

    “我凭什么不能打你。”难道他有理不成。

    下一刻,她狠狠的对着那只钳着他的毛毛的大手咬了下去。

    趁着他吃痛之时脱离了他的控制。

    “别跑,站住。”那男人恼羞成怒,势欲要抓住她惩治一番。

    白痴才不跑。

    乔妮边跑边希翼着能碰上叶扬。

    今天是怎么了,总碰上这么极品的事情。

    推开人群,让出一条路,人群里钻来钻去,后面的男人紧追不放。

    渐渐的她觉着在人群里穿行实在是累人,于是就朝广场旁边的小巷跑去。

    拼命地跑着,不管不顾。

    不知道多久,在当觉着没什么力气的时候才在一个拐角处停下,查看四周,已经没有了人。

    大多数人都狂欢去了。

    她才大口大口得在原地喘气歇息。

    这里的房子有巴洛克式,哥特式,还有地中海古式建筑,虽然每件房子的造型不同,形态各异,可是整体规划却整齐化一。

    整整齐齐一排排建起,街道也是一长条,井然有序,却也因为房屋较高,显得这里漆黑狭窄。

    大晚上的月光似乎都只能照到这里的房子的上半部分,下面则是黑黢黢的一片。

    乔妮看着安静黑暗而陌生的地方心突突的跳着。

    感觉到一点点的不安与害怕。

    夏日的凉风不时的从小巷里刮过,更抹浓了此时的恐怖之色。

    她慢慢的沿着来时的记忆的路线慢慢摸索这回去,可是没走几步发现,似乎这路她一点都不认识。

    确切的说。

    迷路了。

    这夜黑风高,静谧无人走路都有回声的街道里辨不清东西真是件要命的事。

    从宽巷走到了窄巷,她四下的望着。

    就在她似乎感觉探寻到一条新路时。

    突然,脚下被一个热热湿湿的东西绊住,不,确切的说是抓住。

    那个东西像爪子一样还在脚脖上动了动。

    因为粘腻的液体,所以那个爪子似乎觉着很滑,怎么都抓不住而拼命的用力着。

    砰咚,全身的毛孔噌的闭上,所有的寒毛突的立起。

    只觉着浑身冰的如同坠入了无底的冰窟。

    似乎,还伴着一股浓烈的血腥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