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你了,小姐。被选中

    叶扬仍旧对他礼貌的笑笑,倒是乔妮视而不见,由他抱着直至进入房间。

    “怎么了,傻丫头。”把她放到沙发上,发现她的眉头皱的很紧。

    “刚才的事情。”她不想问的问题,现在看来无法回避,毕竟他就在隔壁,抬头不见低头见。

    “我介意,可又能怎样?他是迪特教授请来的客人,总不至于轰走吧。”

    “可是。”她不知道怎么理顺这种麻烦的慌乱。

    “没关系,怕什么,难道,你想跟他背着我跑了不成。”他逗趣的说着。

    “。。。。。。。”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他万里迢迢跑过来,都为了你,想到这里,我就觉着,他为了你真的很上心。”他一收刚才逗趣的神情,十分认真的说道。

    万里迢迢。

    上心。

    似乎,承受不起这样的对待啊。

    “喂,还替他说话,他给了你多少钱,还是,送给了你什么绝世美女,藏在我不知道的地方呢。”她耶挪他道。

    “你这脑袋里都装的什么啊。”他敲敲她的头说道。

    “怎么,不是吗,你那话一副十分维护他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俩,心心相惜呢。”

    “你居然能想到这些,真是服了你了。”他哭笑不得的摇摇头。

    开个玩笑缓解心情。

    “我只是用我看到的,听到的,总结出来的罢了,他,真的真的很在意你,所以,我现在的压力很大很大,真的怕。”突然,他坐到她的身旁,非常的严肃,让乔妮感觉到一种无形压力。

    在意?

    在意就是不断的伤害,羞辱,伤害羞辱完了,再喂颗甜枣,以示安慰。

    “难道你觉着我会在意他所谓的那种对我的喜欢吗,我会对一个屡次伤害我的男人投怀送抱吗。”未等他说完,她就激动的抢道说着。

    “我所认识的钟天佑,在商场上雷厉风行,行事果断,无往不胜,无坚不摧,只要他看准的项目没有拿不下来做不成功的,家父经常在我面前提起他,说同辈中,最欣赏的就是他,他才最有干大事的样子。我一直不以为然,只觉着,他够冷血,够无情,太多人把他歌颂的像个神,而不是个人,没有多少好感,可是现在,我才真正的体会到他的强大与可怕,同时,我也觉着他是个真正的人。”他皱了皱眉头,慢慢说着。

    “他,为了一个人,可以暂时放下偌大的lo,万里迢迢的追过来,在这里进行着所谓的访亲拜友,他可以装作无所谓,可以说狠心的话,可是,那眼里的祈望,真的是骗不了人的。”他逐一的分析说道。

    “。。。。。。。”他说的一点都没错。

    “有这么强大的对手在身边,真的很有压力呢,有时候,真的怕你就这么从我身边溜走。”他勉强的笑着说。

    “不会的。”这句话什么意思,她自己都不知道。

    不会跟钟天佑一起,还是不会从叶扬身边溜走,还是都不会,都不要。

    不知道。

    只有一片迷茫。

    。。。。。。

    第二天,乔妮就跟叶扬来到了小镇上凑个热闹。

    明天就是一年一度的‘葡萄节’,每年都会举行热闹的欢庆活动,庆祝葡萄的丰收。而今天就有一系列的预备活动为明天的开场做好准备。

    一个类似于广场的平地,周围都是地中海式的建筑,中间是石块铺就的平坦的大路,许多的人在上面尽情的歌舞,来表达他们为节日的到来而兴奋的心情。

    “哇,好热闹。”虽然做好了准备,可没想到还是很热闹,因为是星期五,所以来玩的人 十分的多,人挤人,满眼看到的都是人。

    不过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兴奋的笑容呢。

    “那个是干什么?”看到一群人排着队似乎在领什么东西,乔妮也好奇的跟上前去看。

    “丫头,慢点,脚上的伤。”乔妮不管不顾的向前冲着,后面的叶扬十分的担心。

    “没关系,不疼了。”不就是破快皮嘛,没什么大不了的。难得出来放松,难得呼吸新鲜空气,难得这么热闹开心。

    “小心啊。”看她跌跌撞撞的样子真是不让人放心。

    乔妮挤到前面,这才看清是人工现榨葡萄汁,然后分发给来往的人群,不收取任何的费用。

    好稀奇。

    似乎还没有喝过这么新鲜的葡萄汁呢。

    刚从葡萄架上摘下,然后送到这里,立马就榨成汁,看着领到的人都带着喜悦的表情,应该很好喝吧。

    她也乐呵呵的排着队,等待着她的葡萄汁,然后冲着叶杨笑笑,让他在旁边好好等她。

    好不容易等到她的时候,上面那个穿着蓝色t恤的高大男人宠着她摆摆手说,不好意思,没有了。

    没有了。

    不会吧,等了这么半天居然没有了。

    乔妮一脸的失望。

    “哦,小姐,一会儿就会有,可能还需要阵子,不过你要是喜欢,那边也可以领取。”他看着这张东方面孔很有耐心的说着,然后给了她一个杯子。

    她瞅了瞅他指的那个台子,一个很简单的临时用长条木头搭建的台子,上面挂满了葡萄藤,以作装饰,简易的桌子和凳子,上面有几个白胡子老头围坐在一起讨论什么。

    “麦荷。”她用法语对他说谢谢。

    她好奇的走过去,然后踏上台子,对着一个转身过来的白胡子老头很礼貌的点了点头。

    “奔逐。(法语,你好)。”她向他打着招呼,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不协调。

    “哦,就是你了,漂亮的东方小姐。”老头似乎没有理会她的礼貌,而是立马握住她的手,似乎跟看到了救星一般,激动的摇着她的手差点要晃断了。

    呃,这是什么情况。

    她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小姐,可否愿意做我们的‘葡萄小姐’,参加明天的葡萄庄的葡萄盛世。”那个老头十分激动且带着期望的看着她说。

    葡萄小姐?

    葡萄盛会?

    让她去?

    她是来要葡萄汁的,不是来当葡萄小姐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