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男人的争锋

    砰,乔妮的头狠狠的撞上了他的胸。

    他的胸肌很有力度,弹性也十分好,应该经常运动的结果,可是对于乔妮可没有任何福音。

    真的好硬,撞的好疼。

    那一下她似乎都看了星星。

    她眯着眼睛揉揉她疼痛的部位,龇着牙。

    “你就不能老实点。”他被她惹怒的说道。

    “不是你,会这样?”虽然是他间接导致,可也脱不了干系。

    两个人都用极其压抑的语调说着压制着脾气,似乎忘记了当初发生的什么,却似乎又明显的记得。

    “无理取闹。”他皱着眉头看着她。

    “不知道是谁无理取闹。”他们刚到蒙彼利埃,他就神经兮兮的跟来,敢说,他没有什么意图。

    说的理由到还冠冕堂皇的。

    看朋友。

    什么时候他钟大总裁看朋友这么热切,这么积极了。

    平时在公司里,就算是老朋友找他有事都不知道要预约多少天,他又要延后多少天。

    “莫名其妙。”

    “你才是。”

    两个人唇枪舌剑,互不相让,而身体却依旧紧紧的挨着,他们没有注意到门口的叶扬已经站在那里好一会儿了。

    “有哪个女人像你这个样子。”

    “我什么样子要你操心,要你管”

    “有些人笨的让人看不下去,我怕视觉污染。”

    “。。。。。。”

    “谢谢,那我消失,你别理我。”只觉着头疼。

    “好,很好。”他的嘴角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抽动,然后眸子一紧,扣住她的手,狠狠的按在沙发上,然后拿起纱布,绷带往她的脚踝上缠着。

    “啊。”疼,他居然就这么压在她受伤的地方。

    。。。。。。

    “我想,还是我来吧。”一个很温和的声音在他们之间插进,顿时,两个人都停住了所有动作。

    傻傻的看着门口站着的那个略带疲倦的人的身形。

    乔妮吃惊了张了张嘴什么都没有说,意识到,刚才发生的一切全部被他看见了。

    那声音稳健有力,礼貌有佳,却也有着不容反抗的力量。

    如温润的水般滋润的一种强大的力量。

    “叶扬。”乔妮仰起头看着他,神色复杂。

    “谢谢钟先生,不过我想乔妮的伤我来料理比较合适。”如同绵里藏针,又如同四两拨千斤把所有的僵硬气氛都软化掉。

    另一层意思就是,乔妮是我的女朋友,不是你钟天佑的,你没有权利和义务来做我该做的事情,可以一边让让了。

    “只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刚才乔妮受伤的时候,尹先生正巧不在,当然由我来代劳了。”他也不软不硬的回着,似乎在责怪,既然是她的男朋友为何在受伤的时候没有及时出现,是否做得不够格呢,是否做到了一个男友应尽的责任呢。

    “是我的疏忽,既然这样,那么,就多谢您,我代乔妮谢谢你。”他又一个迂回把一切又打了回去。

    “不客气,不知道下次还会不会又不在,这个女人大大咧咧的,成天没事有事的受伤,看来以后有你要累的了。”他生冷的回道,不带任何的温度,可言语里又拉近了他跟乔妮的关系不一般。

    她经常受伤。

    他一副知根知底,十分熟稔的模样。

    好像,现在乔妮跟着他尹叶扬只是暂时托付一般。

    乔妮听着他俩的短兵相接,只觉着一阵心悸。

    “放心,再不会了,劳钟先生挂心,不再麻烦您了,毕竟,这是我和乔妮,两个人的事情,不好再麻烦到别人。”似乎叶扬并不在意他话里的意思,仍旧的笑笑,把他们的关系,跟钟天佑彻底的划开,划清。

    他们俩才是一对。

    而他,钟天佑,至始至终只不过是一个别人罢了。

    真没想到温润如玉的叶扬也会使用软刀子。

    在这么呆下去,不知道还有多少‘好戏’可看。

    “不客气。”似乎有些落了下风,说完,钟天佑冷着脸离开,每个字都要结出冰来。

    “呃。”她皱了皱眉,不想发表任何意见。

    “怎么样,现在还疼吗。”他坐到她身边拦着她温柔的问道,看她一脸的不舒坦似乎要把那种不舒坦化尽一般。

    “不疼了。”她摇摇头,只觉着自己老出状况,实在不让人省心。

    他轻柔的拿起干净的纱布,绷带在伤口垫着然后一圈圈的缠上,最后再拿胶布黏上,非常小心,力道拿捏得当,生怕稍微重了疼到她了。

    乔妮看着他认真的样子心里暖暖的,虽然有疼,可是有他的照顾和关心,似乎也变得不疼了呢。

    只是,刚才的一切他都看到了吧,他心里该不会想什么吧,都是自己,似乎总在给他添这麻烦,没完没了的麻烦。

    “怎么弄成这样的?”料理好伤口后,他想起来问道,她刚想问关于简翰的问题就被他的问题先堵住了。

    “呃,不小心,路滑,摔得,蹭的。”她穿着凉拖,本来就不是很稳当的鞋子,这样借口似乎也合情合理。

    “我不在,你就不能小心点吗。”看,真的有点责怪了呢。

    “对不起。”她像小孩子一样低着头认错道,不管怎样,都不能说是楼上的两个家伙害的吧,好歹也是在人家家的屋檐下呢。

    “好了,以后小心点。”他微皱着眉头看着她拍拍她的头,似乎那疼在他的身上,他都觉着疼呢。

    “嗯,我会的。”她安心的享受着这样的照顾与关心。

    “对了,那个,简翰怎么样了。”刚才被这个小伤打了个岔差点忘记问了。

    “没事了,他现在被安排在池边的那栋小房子里住着,昨晚的伤医生说了没有大碍,只是暂时的昏迷罢了,醒了就没事了。”他宽慰的说道,生怕她有什么心理负担。

    “你说,迪特教授会不会很讨厌我啊,我一来,就把人家的侄子给打的送进医院了。”这样的做客方式,估计他们是第一次领受到吧,是不是足够的新鲜和刺激啊。

    “你这么可爱,怎么会呢。”

    “可是,哎。”毕竟伤人了,还送医院去了,迪特教授都忙了一夜一天呢。

    住人家的,玩人家的居然还带来这样的麻烦。

    自己,是不是太‘有才’了。

    “简翰,一直以来精神都不正常,迪特教授还说其实说对不起的应该是她,是他带给你了麻烦。”

    “。。。。。。”

    “不过,还好,现在终于没事了,算是放心了。”

    “真的没事了?”

    “你觉着我会骗你?”

    “不会。”拨浪鼓一样摇着头。

    “好了,好奇宝宝,我们先上楼吧,好好休息休息,明天还有明天的事情呢。”说着势做要抱起她。

    “啊?上楼?”楼上的两个恶魔,想着就浑身不爽。

    与恶魔共处,似乎要足够的勇气呢。

    “我总要好好休息一下吧,一夜没睡了,难道你要一个在这里坐着。”真的也,叶扬眼里都有血丝,疲倦之意写满了整张脸,都是没有休息好的缘故。

    “好吧。”虽然楼上有恶魔,不过有叶扬在。

    不怕。

    说着,她由他搀扶着朝楼上走去。

    楼梯上那个黑黑的小动物也不知道何时被人收拾走了。

    乔妮一直盯着那个小动物当时站着的地方看着。

    “jo。”刚上楼就碰到了让娜和约齐,让娜十分灿然的对着叶扬笑着打着招呼,似乎跟没事人一样,一脸的春光灿烂。

    而约齐,一脸古怪的看着她,不说话。

    不知道这个小恶魔在酝酿什么下一个诡计呢。

    乔妮对他们不抱有多么厚道的想法。

    虽然,是个小孩子,可是破坏力不容小觑。

    他兜里的蟾蜍,可是致命性武器,天知道什么时刻又会蹦出来。

    在快到门口时,住在隔壁卧室里的钟天佑正好也从中出来。

    一抬眼,就看见了他们搀扶的亲密模样。

    可能是反应性的动作,他的眉毛十分纠结模样的挑了挑,脸上也是说不出的怪怪神色。

    乔妮心里叹了口气。

    这真都是一趟,让人舒心的旅行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