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怪一家人,注定不平凡的旅行

    那个黑黑的东西在旋转楼梯的扶手上盘着,慢慢的向上游走。

    所到之处都发出嗖嗖的声音,留下一个蜿蜒的印记。

    看的乔妮只觉得浑身发冷。

    “哦,这么没用啊,你这个中国女人。”突然,楼梯下走上来一个非常美艳的女人。

    金色的波浪的长发,蓝色的幽幽的眼睛有着大海一样的颜色,高挺的鼻梁,红润性感的双唇,高挑的个子,白皙的皮肤,穿着一件蓝色吊带小背心,粉色波西米亚长裙,脚踩黄色人字拖非常傲慢一副藐视的模样走上来。

    纵使看多了法国美女,乔妮仍觉着眼前这个女人十分的美艳,迷人,甚至觉得妖气重重,像极了古代小说段子里的那些美丽过分的妖精幻化的吸血美女。

    那个女子走到乔妮面前十分不耐的看着她,右手还盘着一条黑色的带着红色斑点的有两根大拇指般粗胳膊差不多长度的小蛇,小蛇睁大着眼睛直直的看着她,吐着细细红红的芯子,看的人毛骨悚然。

    左边的肩上,则是一只跟掌心差不多大几只脚上全是看起来毛茸茸的黑色大蜘蛛,慢慢的移动着他的黑黢黢的爪子。

    乔妮被眼前的景象刺激的狠狠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边看着这个女人边慢慢的往后退。

    “很怕吗。”那个漂亮女人挑衅的说道,食指缠着那条小蛇慢慢的向她逼近。

    不怕才怪,以为都跟你一样神经病吗,拿这些东西玩,乔妮边退边腹诽道。

    怎么迪特教授家会有这么奇怪的人。

    “你想干什么?”她终于吐出跟她的第一句对话。

    “不觉着很好玩吗。”她慢慢地逼近,脸上带着难测的笑容。

    乔妮拼命的摇摇头,脸都有些煞白。

    好玩?哪里好玩了,真没看出来。

    “真是个没意思的女人,哼。”说着那女人白了她一眼,然后转身下楼。

    楼下不安全。

    回屋才保险。

    可是,刚到门口,就看到一个8,9大的小男孩,圆圆的脑袋上是金色的头发,湛蓝色的大大的眼睛闪啊闪啊,可爱极了,穿着小衬衫小西看着她,一脸的天真无邪,像极了电视里的小天使模样。

    “姐姐。”看见乔妮他主动地打着招呼。

    “怎么了。”对待小朋友要温和。

    “我想给你看样东西。”他嘟嘟嘴很孩子气的说道。

    “好啊。”她应道,难得小家伙不认生。

    小男孩白嫩嫩的小手朝兜里拿着,似乎那个兜是机器猫的口袋,各种宝贝都有,然后捧出一个黑乎乎的比他的手掌都要大的东西放到了乔妮的面前,然后一脸真诚的看着她,咧嘴笑着。

    八颗牙的标准式笑容。

    那个黑乎乎的东西向她的身体扑了过来,乔妮才意识到那是什么。

    “啊。”吓的她边叫边用手挡掉。

    那黑黢黢的凉凉却又脏脏的东西被她反手一档弄到了地上,还咕咕两声,瞪着个大眼睛望着她。

    “哈哈哈哈。”她吓得撞开了卧室门逃了进去,却听见门外发出的得意的笑声。

    呼呼,乔妮紧闭了门,靠在上面大口的呼吸着,平复着刚才的一切带给她的刺激和悸动。

    这都什么人啊,第一次见面就拿蛇,蜘蛛,蟾蜍来‘招待’人。

    乔妮对这个怪屋子里的怪人充满了强烈的恐惧感。

    是不是这几天都要与这种恐惧为伍了,那岂不很郁闷。

    。。。。。。

    “咚咚咚。”敲门声,乔妮一震,生怕是那两个怪物来了,缩在椅子上不动。

    “丫头,开门啊。”继续锲而不舍。

    听到叶扬的声音她才放心的去开门。

    “刚才怎么了,是不是约齐那个小家伙又再弄什么了。”她一开门,他就仔仔细细把她打量了个遍,然后说道。

    “那个奇怪的小孩?”

    “嗯。”

    “送给我一个大大的蟾蜍作为见面礼,非常有个性,十分的特别。”她平复着自己未定的魂魄。

    “那孩子是比较特别,不过,没有坏心,只是跟你闹着玩罢了,没恶意。”

    闹着玩,闹着玩?没恶意?

    要不也弄个蝎子什么的给他打个招呼闹着玩。

    “约齐是迪特教授从伦敦捡来的孩子,曾经有过很惨的经历,教授当时看到他时就动了恻隐之心,所以毅然决然地带他回家。”看她不以为然他继续解释道。

    弃儿?

    那岂不是很可怜。

    可是,如果因此而吓唬人就有点可恨了。

    “这孩子性格怪异,喜欢倒腾些小动物玩,他的兜里每天都装着蟾蜍,青蛙,蚂蚱,甚至还有蜈蚣。”

    “。。。。。。”这孩子当年没伤着脑子吧。

    “那岂不很危险。”

    “放心,不会的。”他拍着她的头安慰着。

    不会才怪,不能掉以轻心。

    “那,那个美女呢。”

    “你说的是让娜。”

    “她是迪特教授的女儿,因为是老年得子,所以十分的宠爱,再加上她非常的聪明,什么东西看一遍就会,23岁就从巴黎大学建筑系博士毕业,又因为长的十分漂亮,追她的人非常的多,所以人十分的傲气,而她,却没有几个看得上眼的,又喜欢弄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所以大家叫她‘怪美人’。”挺贴切。

    一句话,迪特教授家人才济济。

    ‘怪异的人才’

    似乎觉着蒙彼利埃之行不会 太轻松。

    与其说在这里放松心情,不如说将会有新的折腾。

    。。。。。。

    晚上7点。

    蒲美庄园。

    是迪特教授专门供闲暇娱乐时的玩闹场所,因为那间宅子的前面种满了花草,又有木马,摇椅,秋千不适合举行各种宴会,所以在不远处的几间小木屋前举行了他的69生日宴。

    日式风格的木屋呈w型坐落在整个庄园的一处角落,前面是开阔的平地,周围也种有少量的花草点缀其中。

    支起烤架,摆放桌椅板凳,香槟红酒齐齐喷发。

    这样的小型聚会十分的惬意也十分的热闹。

    来人大多都是迪特教授的学生,现在都已经在世界各地担任建筑设计类的工作,闻听他的生日将至都齐齐聚会为他庆生。

    他们都很健谈,也许是很久没见,跟自己的老师谈论着世界各地的风情,所见所闻所感事无巨细,似乎是一个非常好的交流机会。

    乔妮坐在一旁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酒不敢多喝,葡萄却没少吃,水晶葡萄这里是有名的葡萄酒产地,许多品牌的葡萄酒都是出自这里。

    红葡萄,白葡萄,黑葡萄,青绿色的水晶葡萄,各种颜色让人大饱口福的同时也饱了眼福。

    到后来越来越热闹,有人唱歌,有人跳舞,有人演奏,气氛活跃极了。

    似乎有点像去卫生间了呢,这里离主屋还有段距离,一来一回麻烦的要死,不知道这个w型的房子里有没有。

    打听清楚后小心翼翼的摸索前行。

    因为放开的一部分门在另一面,她只能绕过去。

    左绕右绕,似乎跟某人跟她指点的地方有些出入。

    “呃。”就在她当那个所谓的卫生间有人狂占着不出来的时候她决定把门敲到底。

    直到刚才生日宴上还衣冠楚楚现在腰间只围着一条白色毛巾的男人站到了她的面前,她才发现自己敲错了门。

    而屋内的床上,似乎还有一个曼妙的人影。

    咕~~(╯﹏╰)b,居然撞到了这样的事情。

    她非常不好意思的跟对眼前的男子傻笑着,然后十分歉意的点头离开。

    呼,这算是什么事嘛,她舒缓着因为刺激而紧张的神经。

    不过,他身上一股特殊的味道很好闻呢。

    似乎像什么植物的天然香气。

    正想着,在葡萄藤架下又撞上了一个人。

    因为惊魂未定,天又黑,没看清,与那人直直的撞上,抱了个满怀。

    “哦,漂亮的小姐你好。”那个人一身的酒气醉醺醺的对她说这话,抓住她的腰不放,浓烈的酒气扑面而来。

    “先生,您喝醉了。”她努力的推开他,却不想那只大手牢牢的抓住让她不能动弹。

    “嘿嘿,我没醉,漂亮的小姐,我还要跟你跳舞呢。”似乎是个很高大的年轻人,身材算是魁梧,借着月光还能看的出他那英俊的面容来。

    只是,此时,此地,此情景,她可没心思欣赏美男。

    跳舞?脑袋被门夹了才跟你跳舞呢。

    “先生,您现在比较合适休息。”跟醉酒的人讲道理实在是件累人的事情,更是不明智的事情。他啊,哪里舒服哪里睡去吧。

    “嘿嘿,是陪漂亮的小姐你一起吗。”言语轻佻,更带着轻俏,气的乔妮怒火丛生。

    tnnd,居然说这样的话。

    若不是周总理的教训在脑海中盘旋,她真想一拳头抡上去。

    外交无小事。

    “松开,不然我喊人了。”隔着一座偌大的木屋,又有音乐声,嬉闹声,想让人听见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嘿嘿,你喊吧。”他无赖的说着,身体靠的更近了。

    他邪邪的笑着,然后逼近,就在就要碰触的那一刻,突然,他就跟疯子一样抽搐着,紧搂着她的腰,感觉都要断掉了。

    他剧烈的抽搐着,手似乎僵硬住了完全不能松开一样,嘴里还喃喃的发出怪异的声音。

    乔妮被他这个模样彻底弄吓了,身体被他抓的很紧,明显的感受着他身体的强烈颤动。

    怎么个情况。

    “你疯了,松开我。”怎么回事嘛,迪特教授家怎么竟出些怪人,眼前这个怪人比下午看到的那两个显然更可怕。

    绝处逢生。

    只能拼了。

    丫的,不给点颜色,不知道中华人名共和国公民的厉害,不知道文明古国五千年灿烂文化的厚重,不知道现代新时期女性是如何闪耀着她们的光辉的(这都哪儿跟哪儿的逻辑啊,上升的高度还真是不低)乔妮愤懑的想着。

    一个起跳。

    砰,额头狠狠的撞上他的额头。

    弄不晕他,也要撞死他,疼死啊。

    啊,自己也疼啊。

    “呃。”那个男人松开了她,慢慢的倒下,身体却还一直抽搐着,似乎发疯了一般,直直的看着她。

    (⊙o⊙)哦,不会要死翘翘了吧,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她也疼啊,可是不至于这样吧。

    他是玻璃做的,还是纸糊的,有这么脆弱吗。

    她蹲下来看着他,仍旧抽搐的身体,吓的也跟着哆嗦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