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萌动,爱却逃

    谢谢忆冷送的金牌,谢谢忽略送的鲜花,谢谢你们的支持。

    “不是的,不是你所想的那样。”他在她耳边念念说道。

    “不是?可是一直以来你不是就这么做的吗。”

    “不会了,再也不会了。”

    “你说过,不会再打扰我,可是你还是来了,我该怎么信你的话呢。”

    “。。。。。。”是他打破了一手制作的一切,现在又要颠覆冲来,简直就是在扇自己的耳光。

    他突然没有了语言,只有行动。

    。。。。。。。。

    高速火车风驰电掣的向前行驶,开往蒙彼利埃的方向。

    乔妮带着大大的眼镜遮住了眼睛和大半张脸,看不出任何的表情的看着窗外掠过的风景。

    可是内心汹涌翻腾。

    昨夜发生的一切,如同一块巨石投湖,拨乱了一池平静的春水。

    他把她压在小小的浴缸里,疯狂的吻着,似乎要拼尽全身的力气,要把她狠狠的揉捏到身体里。

    那种如同巨石压身的感觉把她压迫的喘不过起来。

    他说他要重新得到她。

    她的身体,她的心,通通的,全部。

    在他要进一步攻陷她的时候,她放弃了挣扎,任由他索取,因为知道,她与他,对抗和挣扎,通通无效。

    看着她面无表情的躺倒在他的身下,他说。

    “如果,你想要做什么,随便吧。”似乎没了力气,一种妥协,绝望的妥协。

    她于他,从来就没赢过。

    他紧皱着眉头。

    变了,都变了。

    以前,无论他怎么压迫,怎么折磨,她都会反抗,会争取,会抵制,如同坚韧的小草一样,有着顽强的生机,蓬勃不断的力量,更有种不服输的气势。

    可是现在。

    她居然这般的服从。

    不再有了反抗。

    不再有了挣扎。

    不再有了那种气势。

    都是因为自己吗。

    他停下了手,静静的看着她紧闭着双眼,一副随时等待着宰割的准备模样。

    原本瘦削的脸更加的瘦了,似乎那尖尖的骨头都要冲破白皙清透的皮肤而顶出来,眼窝微陷,微微的黑色在眼下却十分明显,唇也泛着白色而不是原先的红润。

    她最近过的不好吗,一直担心着害怕着什么吗,都是因为自己吗。

    那么,他所看到的她的笑,她的快乐和开心都是装出来的吗。

    如果是这样,那么,是不是自己错了吗。

    心,突然的,很痛很痛。

    “对不起。”最后一次吻住她,然后喃喃的说道。

    然后,为她重新拢上衣服,恋恋不舍得看她一眼,起身,离开。

    虽然如同来时一般悄悄,却早已惊扰了屋内的一切,尤其是躺在浴缸里的乔妮。

    。。。。。。

    她以手掩面,似乎埋葬掉所有的眼泪。

    浴室里,一阵阵压抑的哽咽声声,久久的响起。

    不是说好不会哭了吗,不是说了不为谁流泪了吗。

    可是为什么,这个男人说了那么多奇奇怪怪的不想听的话自己就这么难过呢,怎么就这么没用。

    。。。。。。。

    今天早上直到叶扬敲门她才知道天亮了。

    她让他在外面等,收拾好自己的情绪,戴上丁西西送给她 的据说非常有明星范儿的超级大墨镜,来遮挡红肿的眼睛和重重的黑眼圈。

    现在跟着叶扬去蒙彼利埃,似乎就是为了暂时的逃避某人。

    因为,还没想好怎么办,躲一天是一天吧。

    。。。。。。

    “怎么了,很累吗。”火车仍旧开着,只是一路上她没有一句话。今天一早就看到她带着一个大大的墨镜出现在他的面前,着实让她吓一跳。

    似乎,这不是她喜欢的打扮。

    该是为了那个人吧,她昨夜没睡好吧。

    不然怎么连门都没开呢。

    叶扬看着她有些沉闷的脸

    “还好。”她摇摇头,靠在窗边似乎看起来很没力气。可是一早上她就戴着巨大的墨镜让他看不清表情。

    “那怎么跟没精神一样,上了火车就没说过话呢。” 一夜无眠,早上又早早的赶上第一躺去蒙彼利埃的火车,说不累,怎么可能,尤其是心。

    “风景太美,说什么都多余呢,不过,既然你这么说,好啊,我们现在说,你想说什么呢。”她撑起一个微笑说着。

    法国的火车不像中国的火车,会有挤挤挨挨的人去乘坐。在这里近距离的交通工具是私家车,出租车,公交车,而远距离的行驶工具则是飞机,所以为了省事的法国人很少会去乘坐火车,所以这里的长长的车厢内,几百个位置的火车里,乘客的数量寥寥可数,所以她不用担心有谁再看他们。

    窗外的景色的确美丽。

    大片的绿色的原野,葡萄架,还有不知名的植物把原本空旷的地方点缀的生机勃勃绿意盎然,似乎充满了让人振奋的力量。

    “我们去的地方会比这里还要美上百倍千倍,到时候可不要惊讶的把下巴掉下来啊。”他逗趣的说着她。

    “好,那我等着,你说的那个美丽的地方。”她撑起一副十分有兴趣的样子说着。

    “到那儿你就知道了。”他笑笑,往她嘴里塞了一颗葡萄。

    。。。。。。

    三个小时的火车,三个半小时的汽车。

    下午2点左右,到达蒙彼利埃。

    蒙彼利埃位于法国的南部,是法国第六大城市,这里是以地中海的湿润气候闻名在外,有着悠久的大学文化,高端的科学技术,还有古老的城堡,和优美的风景而著称。

    高大的透露着年代感和历史感的颇有地中海风格的建筑,古代,现代,强烈的反差,却也十分融合的在一个城市里并存。

    神秘,壮丽,恢弘,差点让人肃然起敬。

    迪特教授家的庄园。

    位于蒙彼利埃的郊区一个小镇上。

    之前迪特教授曾在巴黎大学任教,建筑学教授,博士生导师,退休后回到故乡颐养天年享受生活。

    迪特教授的家十分的大,与其说是个大院子,不如说是个城池。

    近千平米的大院子,种满了五颜六色的花草植物。

    鲜艳夺目象征爱情的玫瑰,晶莹嫩绿的水晶葡萄,过了开花季节却依然挺立的鸢尾,还有许多形态各异颜色鲜艳的乔妮叫不出名字来的花。

    走在院子里,只觉得灼灼的空气中,花草的清香气息扑面而来。

    秋千,木马,摇椅,遮阳伞,小餐桌,在那座古老建筑前面的一小块空地上随意却也十分惬意的摆放着。

    迪特教授,是个头发稀薄喜欢笑眯眯每天拿着烟斗的可爱老头。

    花白的胡子在唇角处还微微翘起,颇有喜剧风格,上身是夏威夷短袖花衫,下着苏格兰格子背带短裤,英伦复古花纹皮鞋,嘴里叼着一个颇有年代感的大烟斗,袅袅的烟从上面冒出,整个造型很像动画片里那些可爱的老爷爷,乔妮第一次见就颇有好感。

    “哦,jo,好久不见。”刚见面迪特教授就像个小孩子一样上前拥抱住叶扬,两个人热乎了半天,似乎怎么亲热都不为过,不管地域,种族,年龄的差异,似乎在他们身上半点都没有体现。

    “是啊,好久不见,您可是越来越年轻了。”叶扬非常诚挚的夸奖着那个可爱的老头。

    “吼吼,我也觉着自己最近年轻了不少。”迪特教授悄悄的像悄悄话一样在他耳边说着,那样子俏皮极了,怎么看都不像年近70的人。

    “哈哈,jo,你最近气色也很好啊。”他拍着他的肩完全不像长辈询问晚辈,而是完完全全的朋友姿态。

    “心情好,气色当然好。”

    “这位美丽的小姐,你可忘记介绍了。”迪特瞅向了站在一旁一直看着他们的乔妮。

    “这位是乔妮,是我的女朋友。”他大方的介绍着。

    “哦,漂亮的乔小姐。”说着拉住乔妮的手在上面礼貌的吻了吻。

    “您好,迪特教授。”他们的聊天因为轻松,所以并没有初次见面的尴尬与生硬。

    “jo能跟你在一起,我很开心。”他和颜悦色的说道。

    “谢谢。”

    “先带你到住的地方,洗个澡,然后咱们再好好聊聊。”简单的交流完,迪特教授拉着叶扬朝他那栋地中海式的楼内走去。

    整体看上去是栋白色的房子,可是上面有大片的彩绘的神仙怪兽的图案,叶扬说,这是他们的风俗,来表达他们对神的敬仰。

    楼内的设置可谓千奇百怪,洛可可风格的做旧的手扶椅子,中式古典木质圆桌,意大利式白色矮桌。

    整个屋子的内设可谓集各地之大成,天南海北各占一地,简直是个物品集中大本营。

    “就是这里。”上了二楼,扶梯向右第二间。

    很简单的内设,木质长条地板,虽然有些老旧踩上去会发出咯咯吱吱的声音,但是却十分的干净,一张超大的双人床,估计四个人同时睡上去都不成问题,一张旧式的木桌摆放着一些纸张和书籍,同色同质地的木椅放在后面,旁边一个长长的可容纳一人横卧的地中海风的沙发,镀金边和皮质表面,虽然有些陈旧坐上去却很舒服,旁边是一间小小的浴室。

    而乔妮安排的那间就在隔壁内置几乎一样。

    “洗完澡,好好休息一下,完饭再来叫你。”安置好行李,他对她说道。

    “嗯。”

    乔妮简单的洗个澡,然后小睡了会,被几个小鬼不断冒出的梦所惊醒,索性不再睡了。

    开门,打算在这里稍微转转看看,好熟悉熟悉。

    可刚准备从楼梯下去,突然看见一双黑黑的眼睛,闪着阴冷的光,似乎带着腾腾的杀气,慢慢蜿蜒直上游移而来。

    “啊。”瞬间意识到是什么后,乔妮吓的惊叫出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