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处可逃

    她换了新的号码,把所有跟他有关的一切都锁在了一个铁盒子里压在平时从来不会去查找的角落。

    那个皇冠的头冠,皇冠的手镯,lo的吊坠白金项链。。。。。。

    也许,这样就能把他慢慢忘掉。

    跟他所有的一切都忘掉。

    “妞,走,逛街去。”她换的新号除了自己的好友还有同事知道,再没通知任何人,而西西最近打她电话的频率似乎很高,没事就邀她出去玩,却被她以疲累为借口推脱掉了。

    “跟你家尹叶天去吧,我最近没什么好买的。”她没有对西西谈论过这件事,这样的事情,没什么好说的。

    他,也是一样的啊。

    “天天腻在一起会很烦的,偶尔要换换口味嘛。”丁西西居然直冲她家,杀的她措手不及。

    “哦,原来我是你的一道菜啊,谢谢,这道菜现在很累,没力气。”她坐在沙发上继续翻着书看。

    “哎呀,别看了,陪我逛街嘛,你看你,成天看书,都快成书呆子了。”丁西西不乐意的把她的书抽掉。

    “你觉着我很呆?”乔妮望着她,一脸认真。

    “哎呀,不是了,你能不能别除了上课就是窝在家里,好歹出去逛逛嘛,你看看,你身上都要长蘑菇了,为了环保,你好歹也出去陪我逛逛吧。”丁西西一直很佩服乔妮,佩服她的毅力,她的聪慧,她的果敢,可是看到她现在这个样子,她为她担心,为她心疼,所以想让她能出去透透气。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她知道,能让她变成这样,一定是非常难过的事情。

    可是,她没有说,她不能勉强得去问。

    “西西,妈妈的祭日快到了,所以,我最近没心情。”一半为了搪塞,一半是实话。

    “呃,这样啊,怪不得你不开心,那要不要我陪你一块去啊到时候。”六年前初见到这个女孩,她就被她身上那股子坚毅所吸引,虽然当时她冷漠的像千年寒冰一般不同任何人说话,后来她才发现,这个女孩子其实内心很柔软,很平和,她喜欢她。

    作为女生的心心相惜一般的喜欢。

    所以她不经意的跟她说话,跟她一起做题,互相讨论,慢慢的,她走近了她的心,她也走近了她的心。

    直至今日,她们都是最好最好的朋友。

    “不用了,我一个人就可以了,不好意思,让你高高兴兴的来,听我说这些。”她非常感激西西,没有她,真的没有现在的她。

    “怎么会,伯母的事重要,不过,妞儿,你最近到底怎么了,应该不止这个吧。”西西还是按耐不住的小心翼翼的问着,生怕触动她最不开心的地带。

    “也许吧,更年期到了,心情不好。”她打算混过去,没必要说出来徒增烦恼。

    “扑哧,咳咳。”丁西西含着的一口水忍不住的喷了出来。

    “你,你。”被水呛得差点说不出话来。

    “哎呀,这么急干嘛。”她帮忙拍着背。

    “我听叶天说,叶扬最近心情很不好,每天疯狂的工作,赶稿,比最初他创业那会儿都卖力,好像被谁追债似的。”丁西西一边拿着纸巾擦嘴,一边一副漫不经心很‘无意’的说着,不过,不知道某些人是不是跟她一样很‘无意’的听着。

    咯噔,听到叶扬,乔妮的心一颤。

    那个阳光一样的男子,那个天神一般美好神圣的不可亵渎的男子,他现在过得很不好吗。

    乔妮只觉着满满的愧疚。

    那个对她温温的笑如暖春般的男子,那个宠爱的抚着她的头称她丫头的那个男子,那个曾经很诚恳的请求她做她的女朋友的男子,居然为了自己现在过得很不好很不好。

    漫无边际的歉疚感侵袭而来,密密麻麻的布在心上,让乔妮觉着心口紧的难过。

    可是自己是怎么对他的呢,她坏过别的男人的孩子,甚至还流了产,试问,她如何配的上她,怎么配的起他。

    不应该这样,真的不应该,如果可以,是不是一早就该忘记,或者最好不要认识。

    不然像现在这样又是何苦呢。

    “妞儿,怎么了,你跟叶扬他,你们两个。”看出乔妮的神色变化丁西西在一旁谨慎的问着,今天她来可不只是为了拉着乔妮逛街而是关心弟弟的叶天一直想知道他的弟弟最近为何这般不在状态,虽然他表现得一如常态,可是长久以来的相处,双胞兄弟之间的难以琢磨的默契怎能让这个当哥哥的不知道自己的弟弟有心事呢。

    所以作为一个好哥哥,一定要帮弟弟打开心结。

    而作为好哥哥的女朋友当然也要为了自己的好朋友一定要化解两人之间的问题。

    所以,丁西西今天充当了‘间谍君’。

    “我们两个没什么啊。”她勉强的笑笑,面部支撑出一个很不自然的笑来,看的丁西西心里不停的鄙视。

    装,你就拼命的装吧,都这样了还装一把。

    可是面上还是笑嘻嘻的当着说客。

    “没什么?你跟我还绕弯子,够不够意思。”故作生气说道。

    乔妮无奈的看看她,干脆打开电视,她怎么讲呢,难道说自己跟别的男人上了床,有了孩子,甚至还流了产,而这一切叶扬也知道了。

    这么说,丁西西非得吓的把她打到火星不可。

    “该不是,因为六年前的事情吧。”这是她们俩之间的默契,这件事是在她认识乔妮三年后乔妮才告诉她的,当时她的母亲去世,陷入悲伤中的丁西西一直缓不过来,乔妮却把这个她一直想烂在肚子里的秘密告诉了她,希望她能早些走出阴霾,来到阳光下。那次之后再没提起,而现在旧事重提。

    因为这些年西西看见乔妮不愿意多跟男生交往,不会接受男生的表白,不会接受男生的好感,她似乎用一层铜墙铁壁把自己严严实实的包裹起来,刀枪不入,油盐不进,隔绝了一切。

    她知道那是她的心结,因为那次事故而导致这么多年来的心结。

    “妞儿,都过去那么多年了,你没必要这么放在心上,再说,我想叶扬不会在意的,你可以不说,但是,就算真的说了,他不会怪你的,他的脾气那么好,真的。”她见乔妮没有动弹继续攻击。

    “他不在意,不代表我不在意。”他们之间的事情不止这些啊,他可是亲眼见证了她的流产。

    前前后后这么些事情,让她怎么再跟他一起呢。

    “当时又不是因为别的,那是迫不得已,若是有钱,谁会那样啊。”丁西西被她温吞吞的样子弄急了,声音都提了八度。

    “可是,发生了就是发生了,改变不回来了。”

    “难道,你愿意看着叶扬现在每天难过的样子吗,你不知道我把你的电话你的住址都偷偷告诉了他,本想着他会来找你,可是没想到他宁愿自己一个人难受也不愿意找你,却在那里疯狂的折磨自己,你不知道他现在瘦成什么样子啊,叶天现在都不敢派人每天看着他,不敢让他轻易做什么,生怕一个失神出事,你就算折磨自己也别折磨他啊。”

    乔妮听罢连忙把脸转过去,抑制着即将涌出的泪水。

    虽然这阵子她无泪可流,似乎六年前所有的泪都已经流光了,可是现在她的鼻子觉着有种难以抗拒的酸,酸的想要流泪。

    “没关系,他那么优秀,喜欢她的,他可以喜欢的一大堆,过阵子就会好了。”她一副若无其事的说着。

    “你,你个死脑筋,真是被你气死了。”丁西西指着她说道,恨不得把这个家伙的脑袋掰开看看到底怎么个构造,怎么这么冥顽不灵,不开窍。

    “好了,你不累啊,口不渴啊,喝点水,歇歇吧。”她无视她的愤怒,仍旧淡淡的说着,似乎只有这样才不会让自己掉泪,似乎只有这样才会让自己冷血到可以控制自己。

    “你,你也把我气死得了,尹叶扬怎么就看上了你,天呐,我这就跟他说,你没得救了,喜欢谁都不要喜欢你。”丁西西被她此时的无情也弄得气愤掉了,然后愤然的看着她拿起包转身出门。

    砰,重重的摔门声随着她出门的那一刻响起。

    丁西西走了很久后乔妮才从沙发上坐起,走到窗前迷茫的看着,迷茫的想着。

    不喜欢,那样,也挺好,没有牵挂,没了念想,便没了痛苦。

    她,怎么都是配不上他的。

    不,她配不上任何人。

    何况是他,天神一般美好的他。

    可是,为什么,心里还是觉得密密麻麻的痛呢。

    靠在窗前,她轻轻的抚在胸口上,那个此时疼痛的地方。

    窗外的小鸟唧唧喳喳的叫着,一片的喜气。

    可是她,却全然感受不到。

    。。。。。。。

    宝圆公墓。

    这里,很偏僻的一处是乔妈妈埋葬的地方,每到节日,她的祭日她都会来,买上一束白色康乃馨,然后靠在旁边说上很久很久的悄悄话。

    这样才会觉着妈妈从未离开,还在她身边看着她。

    微风轻吹,在这里阔大的地方轻轻震荡,吹起她的长发丝丝落在碑上,抚摸着上面字。

    母亲当年是如何悲痛的骂着自己,眼里的悲伤似乎无穷无尽的流着,怎么都堵不上。

    她的痛斥,她的巴掌似乎都重重的落在心上,怎么都挥不掉。

    若是当年不那样做,母亲会不会这般绝望,如果,当年自己能挣足够的钱是不是也不会成为这个样子。

    她是罪人,是杀害母亲的罪人。

    她亲手葬送掉了母亲的生命。

    她是屠杀亲人的刽子手。

    泪又止不住的流着,默默的划过脸庞。

    为什么最近总是想流泪,明明六年前已经流尽了的,为什么。

    都是因为他吗。

    乔妮安静的坐在母亲的碑前,在这安静的地方,只有她和母亲,再无他人,可以尽情的诉说着做女儿的衷肠。

    “咳咳。”不知多久,身后一个咳嗽声响起。

    那是一个熟悉的声音。

    她轻轻回头。

    原本悲伤的表情瞬时变得僵硬。

    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