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莫大于心死

    乔妮听罢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神色,说不清是悲哀,说不清伤怀。

    脸上的表情被大片的冰冷的淡漠所覆盖。

    这是他鲜少见到她的表情。

    但是从那次以后,他似乎就看到她只有这个表情。

    以往的她,傻笑傻乐傻开心,似乎多么难多么累多么苦的事情到了她的面前她都会高高兴兴的去做去解决去完成的很好。

    似乎,没有难倒她的。

    似乎,她不会伤心。

    似乎,她只剩下欢乐。

    似乎,她的世界澄澈阳光,让他嫉妒到发狂。

    可是现在看来,似乎,一切并不是她想象的那样。

    她的隐忍,她的坚强,她的乐观,她的毅力,居然是自己所不能想得。

    不然怎么会面对这样的变故没有常人所有的那般表现呢。

    那只能说,她曾经遭受过比这更要大更要猛烈的变故。

    早已将她那颗心磨砺的坚韧刚强。

    可就是这样,她还是很受伤,很疼吧。

    就算再坚强,她也是个人,而不是神。

    “你走。”她没有太多的表情,只是继续重复刚才的逐客令,似乎他最后说的那句话她没有听见一样。

    “你,能不能别这样。”钟天佑看着她异于常人的表现心里惴惴不安,越是这样平静的表面,里面的暗潮汹涌越难揣测。

    “不这样,能怎样?嗯?哭吗,闹吗,让你赔偿吗。”她扬起脸看着他,有种让钟天佑都觉着逼迫的气势。

    叱咤商场那么久,他都鲜少见到的一种迫人气势。

    “我,我可以补偿。”他看着她然后慢慢说道。

    若是可以,一生一世都可以慢慢来偿还他做错的事情。

    “补偿?呵呵,我哪里敢呢,这个孩子抵消了十几亿,很值钱呢,他就算没了是不是也觉着很安慰呢,毕竟没有几个孩子想他这么值钱呢,我应该代替他好好谢谢你呢。”她微微一笑的说着,眼里露着淡淡的光,可那光毫无神采,只有深不见底的空洞感。

    她蜷缩着身子靠在病床上,脸色白的几乎透明,似乎像叶子随时要被风卷走消失一般。

    尤其在刚刚听他说得那番话后,虽然表情没有大动,可是她的脸色却变化的让他心疼。

    她越是这么说,他越是心疼。

    哀莫大于心死。

    沉不见底的哀伤,才会表现出如此的绝望。

    “你可不可以别这样,如果难受,你说什么我都答应,怎样都可以。”他放下身段来这样同她说话,他不愿意看到她这样折磨自己,同时也折磨他。

    “怎样都可以?那么,回到事情发生之前可以吗,回到我们从未见过从不认识可以吗,回到让我能开心的生活可以吗。”

    “。。。。。。”

    “不可以,是吗,钟大总裁,你终于知道你也有做不到做不了完全不能掌控的事情了,呵呵,你现在这个样子看起来很挫败呢,这可真不像以往的你呢。”她蜷缩在那里无力的笑着,苍白的脸因为小小的激动而泛着不正常的红色。

    钟天佑看着她只是攥紧了拳头无奈且心疼的看着她。

    没错,他感觉到无力了,控制不了了。

    他呼风唤雨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感觉着无力,无能,无措,无奈。

    商场上他遇到过多少次危机,遭受到多少次暗算,诡计,他都能目光炯炯看窥破其端,然后力挽狂澜,挽回于万一,才有了如今屹立不倒的lo帝国。

    他是下属敬仰的神,是对手小心翼翼的最强劲的对手,是合作伙伴里强有力的支撑。

    而现在,面对她,一个弱小的女子,他居然感觉到了自己的没用。

    “所以,不要轻易说什么,许下承诺,你是人,不是神,哪怕被捧得再高,终究逃脱不了人类的法则,我要的,你给不了,你给的,不是我想要的,你走吧,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从此以后我们不再有任何关系。”她紧闭着双眼不想再看他。

    不要再见了,见面就是伤。

    “你的事情我会处理,你在这里安心养着。”对于他,不知道说什么了,只能做着最后的安排,让她受伤的身体和心受到最好的照顾。

    能做的也只有在这些了。

    她偏过头去不再看他。

    他无奈的看她最后一眼,也许,这将是最后一眼了吧,以后,他都不会出现在她的身边了,她不愿意看到自己的。

    转身,拉开门,顿了顿,然后迈开步子走了出去。

    门,轻轻的关上。

    一层阻隔。

    隔绝了,他与她。

    隔绝了,他和她的未来。

    真正要做到勿复相见了。

    钟天佑走了许久后,乔妮才慢慢的睁开眼睛,望着眼前的一切。

    眼里的光彩让人难以揣测,心里的酸痛难以琢磨。

    然后颤颤的闭上眼睛,双手掩面。

    一颗颗清泪,从指间滑出。

    落在白色的被单上,渲染出大朵大朵的湿润的无色花朵。

    沁着说不出的心情。

    窗外,雨细细的下着,轻轻的敲打着玻璃窗。

    一声声,划过心上。

    。。。。。。。。

    钟天佑走后再没出现在医院,可他却做了精心的安排。

    每天都有会最营养的药物,食物送上,有好看的影碟,好听的音乐,轻松的书籍,任她挑选来打发病床上无聊的时间。

    可是她无心理会那些,任由着一摞摞的越堆越高,却从未动过。

    她总是发呆,愣愣的看着窗外,看着广阔的天空,漂浮的白云,一看就是整整一天。

    有时候小护士跟她说话她都不知道回答。

    久而久之没有人再多跟她有言语。

    她用沉默给自己打造了一个牢笼,隔绝了所有人的关心。

    这期间,叶扬每天都会来电话。

    虽然,她从来未接过。

    可是那个跳动的名字却仍旧固执的一遍遍一天天的打来。

    叶扬,叶扬。

    她喃喃的念着他的名字。

    那个阳光般的男子,那个美如天神一般的男子,美丽的都不敢去靠近。

    可是,她却还是伤害了他,亵渎了他。

    他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了吧。

    也应该多多少少知道钟天佑跟自己的关系了吧,虽然她现在被安排在他并不知道的医院里。

    可是他为何还要这么固执呢。

    她配不上他啊。

    他会有很好很好的女子去爱,去关心,去携手,然后快快乐乐的过一生。

    虽然她偷偷想过,不过,只是想罢了,那是奢望。

    那天,她怀着钟天佑的孩子,在他的怀里哭泣。

    想想,这对于他,是多么大的亵渎。

    活生生红果果的亵渎。

    自己真是个罪人。

    断了吧,散了吧,别再见了吧,过不了多久就会把自己忘了,这样最好。

    她看着手机上不停跳跃的字一动不动,直到声音不再响起。

    “丫头,为什么不接电话,你到底在哪里。”手机短信,她打开来看,只觉着鼻子酸的紧。

    她紧攥着手机,看着上面的字,怔了许久,然后关掉。

    可是每一天,叶扬的电话都会打来,短信也会发来。

    “丫头,再难过,还有我呢,你到底在哪里,我很着急。”

    “丫头,难道你不理我了吗。”

    “丫头,接电话好吗。”

    “丫头,我想你。”

    。。。。。。。。

    乔妮看着留言箱里的短信只觉着心口堵得难受,她想见他,非常的想,可是,却不能。

    相见争如不见,多情还胜无情。

    就这样吧。

    她心一横,关掉了手机。

    直至换号,再没开过。

    。。。。。。。

    两个星期后,乔妮出院。

    大夫说她身上还有多处软组织损伤应该再多住阵子,可是她觉着那里实在憋闷,况且,这些伤,不过是皮肉小伤,无大碍。

    出医院门口就有一辆蓝色宾利停在她的身前。

    “乔小姐,由我来送您。”一位中年微胖男人从车中走下毕恭毕敬的说道。

    她知道这是钟天佑的安排,虽然他说不会再见。

    可是他仍旧帮她安排着一切。

    她没有推诿,而是大方的上车。

    这样,受了他的恩惠,他是不是会觉着好过点,又或者说,听从他的安排,他会觉着成就些。

    那就如他的意吧,反正以后根本没有机会了。

    车子平稳的行驶,直到c大职工宿舍楼。

    这是一栋新建的宿舍楼,连同旁边的18栋新楼房。

    公寓式设置,独立间,两室一厅,暖浴俱全,对于大学老师来说是很好的福利了。

    她明白,这是钟天佑让她回归学校,让她至此完全脱离lo。

    他会承诺他的誓言。

    她所有的资料书籍都已经搬了过来,他都考虑的十分细致,不劳她操心。

    “谢谢。”她对那位礼貌有加的司机说道。

    不知是对他还是,对他。

    。。。。。。。。

    她又重新做回了大学老师。

    乔老师。

    仍旧受着学生们的喜欢,同事们的青睐,领导们的满意,她的工作依旧的完美无可挑剔。

    所有人除了一开始对她的归来表示奇怪,后来被日复一日的平淡全部掩埋。

    她仍旧那么的优秀,难道不是吗。

    只是她自己知道,很多东西已经变了,变得无法更改了。

    学校的皇冠大楼成为校内最瞩目的建筑,每天都有许多精英分子出出进进,报刊上也经常会刊登,c大研发的新项目获得了国家甚至国际的大奖,这与大楼里的最先进的设备和最雄厚的投资离不开。

    都是那个人的功劳吧。

    乔妮无奈,似乎在这里她都无法逃离跟他有关的一切。

    新的宿舍楼,正在建设的‘明珠’图书馆,都是lo投资建造的。

    似乎走到哪里都逃脱不了他的气息啊。

    难道,他离开她的生活不够久,不够远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