鸠占鹊巢

    “你该不会就这么一直开着门,让人家来当风景看吗。”看她推开门的动作半天停滞在那里不动,神情里说不清的怪异,说不清是让他进还是不进,身边还有时不时朝这边看来得邻居,他不喜欢这种免费电影以供大众娱乐,只能先发制人。

    “你来不是要告诉我纪由夫死了,我该去坐牢偿命吗。”乔妮没有轻易妥协,看着他,仍旧觉着不解气,若是说纪由夫该死,他才是拉去一同陪葬的最佳人选。刚刚给这个家伙打电话想问问情况怎么样,没想到不接电话的他居然这个时候跑到她家里来了。

    “你平时就是这样待客的吗。”他面色不郁的说道。

    “平时的客人都是我的朋友,我招待他们自然开心,可是你,不请自来,天知道安得什么心。”裹在她身上的单子很薄,而这里有着过堂风吹着,萧瑟清冷下显得她越发的单薄,可面上却仍是一副倔强不认输的模样。

    “看来,你是不想要你的包了,正好,家里缺垃圾袋,这个也算结实,凑合着用吧。”说着提了提手里的银灰色女士手提包说道。

    “拿来。”她伸手理直气壮的向他索要。

    “哼。”他不理她,扬手打掉她的手从她身侧,挤进屋子里去了,一个甩手把包扔到了沙发上。

    “你。”这人也太不讲理了吧,都没有请他进来,当这里是自己家这么来去自如吗。

    钟天佑挤进来以后歪头就倒在能容一人躺下长度的布艺沙发上,眼窝微凹,略带青色,可见他最近很是疲劳,鲜少休息,他紧闭双眼小憩的模样还真不忍去打扰,乔妮看到他这样愣是把剩下的半句话咽回了肚子。

    乔妮拿起包打开看看有没有东西被翻过的痕迹,可翻来翻去看着没什么异样,虽然她的包里也没什么太多值钱的东西。

    “你以为谁都会当你的那些废物当宝贝。”钟天佑舒服的靠在沙发上然后微微睁眼,非常不屑的模样斜看了她一下。

    “哼,不防君子防小人。”乔妮也毫不客气的回瞪他一眼。

    “自便。”说着又靠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

    自便???

    这是谁的家啊,什么自便啊,说的可真是自然随意。

    “不要打扰我休息。”乔妮想把他捞起来像垃圾一样扔出去,可刚有这苗头时那男人好像看出来了,居然先发制人满是命令的口气。

    乔妮看着他安然的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却也无可奈何,只能拿起遥控器胡乱的换着台,心里的气也无处可发。

    无聊,无聊,现在的影视剧怎么越拍越烂,导演,制作人,编剧都干什么吃的了,都演得什么乱七八糟的东东啊,看不下去了,兴趣乏乏,吸引不了她,可是家里又有这么一个不速之客她又不好去休息,只能有一搭没一搭的看着音乐频道。

    “我饿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听见沙发上躺着的人有点活气的说着话。

    啊???

    饿了???

    这话暗示着的意思是,她该去给他做点什么吃的。

    难不成真把自己当秘书,保姆,厨子集于一身的压榨对象了。

    她是他天生的侍奉丫头吗。

    他不是有个超豪华大别墅吗,里面的管家,佣人,保姆,司机,厨子,不是应有尽有吗,想吃什么想穿什么想用什么不是他简简单单随便一句话,此时到这里来还发什么威,就不怕自己在饭菜里放些什么。

    钟天佑,他到底是怎么个意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