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榨

    乔妮走出钟天佑所在的竹心小筑的时候才发现秋凉已至,原本凉爽的季节因为这细细的丝雨更显得寒凉,空气里是湿润的感觉,烟雨朦胧中她信步走着。

    清风吹过,让空气更带了些寒,穿着单薄衣服的乔妮紧抱着双臂超山下走着。

    可脑海里仍旧不禁想起在竹心小筑里跟钟天佑的一番对话。

    他居然让自己当一个随时待命的总裁助理还要兼顾公司里繁重却又琐碎的工作。

    他把自己当成钢铁人了还是无敌超人,难道她不用休息不用放松吗。

    奴役。红果果的奴役。

    临走时还不忘威胁一番说下一次见到他一定要佩戴上次在游乐园里赢来的蓝宝石白金钻石有着‘lo’logo的项链。

    这让乔妮立马联想到一种动物。

    小狗。

    只有小狗的脖子上才要挂着这样的标志来显示自己的主人的身份。

    这个混蛋钟天佑居然也要这样对待自己。

    可恶。

    “反正现在是秋天,过了还是冬天,藏在衣服里也看不见,怕什么。”看出她的疑虑他继续说道。

    “不戴?可以啊,可以试想一下后果怎样。”当她提出异议时,他冷笑着看着她,乔妮觉着背上都刮着一小股阴风。

    而且他还说,那个皇冠的钻石头冠和手镯不用还了,她戴过的东西,他也不想要了,看的闹心。

    简直是侮辱人嘛。

    “反正你到时候总是要还得,就在那十几亿里慢慢还。”

    吐血。

    然后他又不满意的指着那个黑框眼镜说“难道公司补发的薪水连一副隐形眼镜都买不起吗。”

    “。。。。。。”

    无奈又要掏银子还她认为没必要的隐形眼镜。

    太郁闷了,她盯着自己手上的那个胶布,她昏倒后钟天佑请家庭医生过来给她诊察一番后确认是营养不良,所以给她打了点滴。

    维生素,氨基酸,蛋白质,各种营养液通通往里面加,生怕她活不过来了似的。

    “谁知道他有没有往药里加了什么牵引散,夺魂膏,噬心丹,失魄饮。”乔妮总觉着钟天佑居心不良,天知道那些点滴里有没有加些让她意识清晰却又不能自主被人控制仿佛傀儡一样的药物。

    武侠奇幻小说看多了,乔妮拍了拍自己。

    若不是看到了他家那个笑容如春风刮过亲切度如同邻家阿姨跟钟天佑的冷漠气质完全不符合的仆人周妈,她肯定会这样怀疑。

    不过周妈说,先生开的都是很好的药,最后还补充了句,乔妮的衣服是周妈换的。

    “这都能想到。”原来他明白乔妮醒来时的那份震惊和疑惑。

    这个男人。

    乔妮一路上只想着刚才钟天佑对她采取的新一轮不平等的要求可却忽略了两个很重要的问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