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K、心

    距离那次的战争,已经有两个月了。

    众人仍然留在地狱,收拾着那么久以来累计的残局。

    没有了战争,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有生气起来,即使‘生气’这个词似乎并不适合用在地狱。

    不过,唯一不同的,是少了十一个人。

    放心,他们只是失踪了而已,并没有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甚至残留的气息告诉墨痕,他们还在地狱。

    他们失踪了两个月,故意没有留下任何信息,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不过,听宸说,他们好像是去找什么重要的东西。为了他们最重要的人。

    有时候,【守护者】与【被守护者】的链接会告诉墨痕,十一人受了重伤,但是下一秒,却又恢复无恙。

    墨痕说不上来现在自己的感觉。

    说不上担心,因为毕竟他们是不死之身,除非是自己那把‘弑神者’,否则,除了上帝,没人可以消灭他们。

    某个地方,空空的。这是她现在的感受。

    但是,下一秒,她这种感受彻底磨灭,取而代之的,是锥心的疼痛。好像一只无形的手,抓住了她的心脏,强迫她不能想起这种情感。

    而也就在这时,眼前的空气一阵扭曲,凭空出现了十一个人的影子,一个个全部满身鲜红,法力已经所剩无几,只能够面前维持生计。

    墨痕的脸‘刷’地冷了下来。她长袖一挥,众人立刻法力充沛,完好如初,但是却一个个低着头,不敢看墨痕的脸。

    “抬起头来。”墨痕坐在王位上,的声音好像千年寒冰一样寒冷,有种君临天下的磅礴气势。

    众人只能慢悠悠地抬着头,而且大多数一脸献媚。

    市丸银第一个讨好“对不起嘛小墨,不要生气好不好,我们没有干不好的事情啦~~~”

    “不要生气,我们不是故意要瞒着你出去的。”手冢此刻的表情有点尴尬,很明显是不习惯这样讨好别人。

    “我们去做了一些有意义的事哦,比如扶起摔倒的老奶奶,虽然她是一个调制毒药的巫婆;比如救回掉在岩浆里的小鸟,虽然它是火烈鸟……”须王环好像永远都是搞笑的角色。

    看着墨痕越来越冷的脸色,众人的冷汗也湿哒哒地往下流。

    其实墨痕很奇怪,她有在生气吗?生气指的又是什么情感呢?说实话,她判断不出来。她已经好久没有这种情感了。

    “其实,我们真的做了一件很有意义的事呢……”幸村精市微微地笑着,眼里的认真不言而喻。

    所有人的脸上都没有了平时玩笑的神色,萦绕的,全是认真的神采。

    “呐,我们找到了哦,你最重要的东西。”越前龙马自信地笑着。

    墨痕愣住了。

    “真的……是很重要的东西呢……怪不得莱特要我们拼死也得找到。”夏尔的身后站着赛巴斯。

    “在那个诡异的森林里,遇到的怪事还真多呢,简直是九死一生啊~”不二好像在回忆什么好玩的事,与他口中所说的完全不符。

    “还好,神对我们和你下了牵绊,让我们可以根据你的气息,找到那座宫殿。”真田的语气凉凉的,却不冷。

    “那座宫殿啊,真是美,美到连本大爷也不禁看呆了呢,妹,还好我也是守护者,否则,就看不到真相了呢……”迹部回味着,带着不可一世的轻松。

    “小墨啊,这东西,不能再丢了,为了任何人。”忍足摘掉了眼睛,深沉的眼眸是如此真切。

    墨痕被他们说的一愣一愣的。

    还没反应过来,一个散发着金光的东西就飞到了墨痕眼前。那是一块金色的水晶。

    而自己的胸腔内,也飞出了一块东西。那是一块残缺不全的,黑色水晶。

    它们在空中相遇,然后碰撞,最后融合,飞回墨痕的胸腔内。

    一股从未有过的暖流通过胸腔传入四肢,那是一种甜甜的,金色的味道。

    暖暖的。墨痕不禁抱住了自己。

    这时候,一直在身体里守护者墨痕的魔的守护蛋也出来了,但这次,墨色的蛋壳上慢慢攀上了金色的藤蔓,如此高贵。

    而从守护蛋里出来的魔,也换了一个模样,仍旧墨色的长发,但是头饰,却不再是红色的交叉,而是金色的蜿蜒。

    她与墨痕一同睁开了眼睛,仍旧的墨色浓稠如夜,但是却像有了星辰的点缀般明亮。

    众人终于在她的眼中,看到了自己。

    而她嘴角弯起的弧度,也是从未有过的温暖。

    “我答应你们。为了任何人,我不会失去了。我的心。”她笑了,笑得那么真切,那么美,眼角的晶莹,闪烁着温暖的光。

    —————————————————————————————  the end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