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K、思索

    多日后,墨痕再次想起当日被众人用含笑的眼神瞟着的时候,都觉得咬牙切齿,不知觉地散发出黑色气压。分不清左右是她的错吗?!

    不过还好,那份情信总算是在众人的领导下送到了卡诺手中,而迹部和卡诺也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不知道为什么,在他们在一起后,墨痕总是感觉那一群大狼小狼们用一种幽怨的眼神看着她,活像被抛弃了的小怨妇。

    这也不能怪墨痕。因为她出生几百年都没有谈过恋爱,更别提明白【非人类】的小【狼】生那点儿心思了。

    作为朋友【她擅自认为的】的樱井(不知道大家记不记得,就是那个立海大网球部经理)对此表示看不下去,于是整天拉着墨痕普及恋爱知识。但是墨痕对此表示兴趣恹恹。

    其实,现在已经基本上等于‘定居’在墨痕家除了迹部景吾以外的守护天使们,似乎已经在默默的相处之中达成了一种共识,那就是所有人都喜欢着墨痕,不可让步,不可言语的喜欢。也许你可以说这只是守护者与被守护者之间的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你也可以说他们只是把爱护妹妹的感情跟爱情搞混了,但是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这是一种怎样的感情。

    他们之间有些原本来自不同的动漫世界,但是却因为这样一个女孩而聚集在一起,从此有了交集。所以,他们……愿意一起,守护她的心。

    这天午休,在樱井的极力反抗下,立海大众终于被她以‘女生之间的话题男生请勿加入,而且我是在帮你们早日追到心仪女生诶所以你们就不要捣乱了拉~’为理由给打发走了。

    樱井拉着墨痕,坐在教学楼后的树下吃着便当,顺便给她普及恋爱知识。

    “小墨啊,你觉不觉得,现在住在你家别墅的那一群大男生,对你很好啊?”樱井睁着她大大的眼睛。

    “嗯。但是怎么了吗?”墨痕趁机把里面的饭拨到一边。

    “唔……你难道觉得这很正常?”樱井把她拨到一边的饭菜夹回她面前。废话,她可是被给予重任,要看好小墨的饮食的!!

    “你想说什么。”墨痕直接把便当放下。有那些天使在的时候她被压迫她忍了,可是如果这一人类的小女孩都能压迫她的话,她就不用混了。

    “虽说他们是守护者,但是守护者可以直接守护你的安全啊,可他们为什么时时刻刻都注意着你的感受,监督着你吃饭,在你晚回去的时候担心,在你生病的时候怪你不好好照顾自己呢?如果仅仅作为守护者的话,也付出太多了吧?你……有没有想过他们对你到底是什么感觉呢?你对他们呢?”樱井是第一个而且是唯一一个知道这些事情的人类。她没有注意墨痕放下饭盒的小动作,她最终的目的是令墨痕思考他们现在的关系。

    看着樱井略显严肃的神情,她也渐渐开始沉思起来。

    她是撒旦的转世。一个对世界来说绝对不详的存在。在知道自身一出生就必须背负的责任以及罪孽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跟本不可能得到别人的关心。即使生活了那么就的那一间别墅,她都从来不把它叫‘家’。

    所以她从来都不会浪费心思去思考这些没有可能发生的事,也没有时间去感叹世界的冷漠与悲哀,不会在某个秋天的夜晚学习那些寂寞的伊人一般多愁善感。

    在大部分仰望浑浊的墨色天空的时间里,她其实都没有在想什么。她的脑中总是一片空白。就像在守护甜心剧情发展时天河司所说,很多东西,她其实感觉不了。

    其实她知道自己缺少了什么,这东西一定就是卡诺所说的‘被神所夺取的最重要的东西’。她不想去思索它到底是什么。因为即使没有了这样东西,她仍旧活了几百年而没有死去。

    她不知道樱井今天跟她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但是她却也知道守护者们对她的好。这种好,似乎不太寻常。有好几次被他们关心的瞬间,身体深处都会开始蔓延一种奇怪地感觉,但仅是刹那,这种感觉便会成为一种绞痛,令她无法呼吸。

    就像现在一样。这是一种实实在在的痛楚,就像是被人活活抓住了心脏。所以似乎很理所当然得,她的嘴角流下一丝艳丽的鲜红。

    这可看慌了樱井。谁都料想不到小墨听了她的话后,沉思了许久,忽然就从嘴里咳出血来。

    她手忙脚乱地翻出手帕,然后准备打电话给幸村,但是被墨痕阻止了。

    墨痕满不在意地用手背擦擦嘴角的血迹,微微抬起头,“别跟他们说。”

    看着那只墨色的空洞眼眸闪烁着不容反驳的威严,樱井只能无奈地放下电话。

    这时,上课铃打响了,她们风道扬镳,回去上课了。

    放学后,一群人打打闹闹地走在回去的路上。

    这样就好。就让她享受一下这暂时的安宁吧,毕竟,以后还不知道能不能有这样的日子。

    墨痕垂下眼帘,细细地思索着。

    其实,她也不知道这种安宁能持续到什么时候。也许下一秒,就是狂风暴雨也不稀奇。

    不过,她现在至少知道了一种新的情绪,名叫【惋惜】。这种情绪是眼前这一群风格迥异的男生教会她的。

    好像感觉到什么,前面的幸村和真田回了一下头,眼里的温柔不言而喻。

    艾利斯告诉她,莱特夫妇说地狱里的反叛者越来越多,他们已经渐渐无法对抗,王族的势力开始削弱。这其实就是变相在告诉她,‘回地狱一趟吧, 拯救王族,这是你作为撒旦转世的责任’。

    好吧,叔叔婶婶们的意见还是要听一下的。而墨痕呢,却是一个不得到最准确的命令就不打算行动的主儿,只要他们一天不直接地告诉她‘回来’,她就当做不知道~

    所以,最后的结论就是:莱特夫妇召唤她的那一刻,就是风暴开始的时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