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K、坠入尸魂界

    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

    墨痕用她唯一露出的眼睛打量着这个世界。天空灰蒙蒙的,目光所及之处尽是荒芜一片。

    她记得自己被一辆卡车撞飞了,照道理来说,也不会飞那么远吧。而且她不记得东京有这么一个地方。

    脑内瞬间闪过一个词,脑袋顿时明朗了不少。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以她现在的能力,也不是没可能的,毕竟在于‘血魔’大战后那么长时间,能力也恢复了不少。

    她跨界了。从人界跨到了尸魂界。相信看过死神的人对这个此并不陌生。

    照道理来说,地狱跟尸魂界也有不少联系,如果这里碰巧有死神经过,一定会认出她这个还没现身就在地狱里掀起一阵腥风血雨的撒旦转世。

    所以,她隐藏了自己的气息。

    并不是谁都可以随意进出界域的,即使是宸或者卡诺,甚至连同父亲大人都不可以。因为人间、天堂、地狱、妖界亦或是尸魂界等等世界,都是有自己的界限的,一旦有谁进出,必然会引起人心惶惶,甚至掀起战争。但是墨痕却除外。因为她是撒旦的转世,上一辈子是人类,身上也有妖魔血统。纯度极高的血液给予了她无可比拟的力量,可以摧毁任何东西,当然也可以随意进出万千世界。

    心下想时,忽然感到一阵不寻常的气息。

    墨痕警惕地抬头,发现仅仅几分钟的时间内,她已经被不下十只虚围住了。

    她的血是无上的美味。

    墨痕外露的一只眼睛闪过一丝残忍。在这里,也许她能够尽情发挥自己的本性了吧。

    力量凝成的蓝色之火,把雪白的眼罩烧毁,露出了另一只发着幽幽荧蓝色冷光的眼眸。

    真实之眼,能够看见世间万物最原始的一面,当然也包括弱点。歼灭之眼,借助力量,把对手粉碎。这是天衣无缝的组合。

    墨痕抬起纤细白皙的左手,黑色的、仿佛扑克牌般四方的纸片喷发而出,却锋利如刃,一瞬间,血花四溅,丑陋庞大的虚们频频发出尖细的哀嚎。

    墨痕残忍地舔了舔溅到她手背上的血,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如同鬼魅,身影一闪,再次投入到杀戮中去。

    待一场血战过去,墨痕墨色的衣衫在血红的指染下,显得越发妖艳,白皙如纸的脸上也飞溅到了几滴鲜红的血液,脚下是一片血海以及虚们未来得及风化的残骸。

    忽然,一个发着暗光的黑点飞到了墨痕的面前,仿佛凭空出现一般,越发膨大,露出了包裹其中的东西。

    那是一把镰刀状的东西,上等白银的柱身以及锋利的刀刃上无一不刻满了精致的花纹,一蓝一黑的宝石刻在刀的两面,撒发着幽幽冷光,就像墨痕的两只眼睛一般。

    这把镰刀幽幽的落在了墨痕的手里,很轻,很灵活。她一碰到镰刀,镰刀的柱身就好像蛇一般缠绕在墨痕的左手上,融入了进去,变成了一个精致的纹身,留在墨痕的左手上。

    墨痕这才反应过来。这么快就拥有镰刀了,她可不是死神啊。她无奈地笑道。

    墨痕幽幽地抬头,看到了银白的光。那是人的头发。再往下看,看到了一双精明的眸子。那双眸子里似乎带着点呆愣,以及一闪而过的惊艳。

    墨痕正在苦思这个人是谁。

    市丸银迅速调整着自己的情绪,难得睁大的眼睛此刻也变回月牙状。一瞬间,墨痕甚至以为看到了不二周助。

    市丸银此刻的心里可是泛着滔天巨浪。他完全不敢相信一个花季少女拥有这样可怖的力量以及骇人的魄力,灵压甚至大道连他都喘不过气来。他是刚才那场战斗唯一的旁观者。这还不算最惊讶的,最令他惊讶的是这个少女的眼睛。他听说过,那是仇恨之眼,研究过这方面的他一瞬间就知道了,那是真实与歼灭的结合,是最高的顶峰。

    那需要如此之大的仇恨才能凝成的啊?

    但是,最最令他震惊地是,名扬尸魂界的“墨色之歼”,居然认了这位少女作主人。那是一把千古的镰刀啊,那力量是任何东西都无法比拟的,它居然臣服于这个少女,那么这个少女的力量简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