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K、没有好感

    男公关部休息时间。

    她的撒旦啊!她怎么就这么倒霉??(话说,撒旦就是你啊……叫自己是要怎样……)

    墨痕看着自己一身的淡蓝色制服,感到一阵无力。

    其他人则一脸呆愣地看着墨痕。这是一种怎样的美?没有绝世的惊艳,但却没有平庸的粗俗,就是这样一张白皙又平静的脸孔,足以让所有的一切黯然失色。长发仍然披散在肩上,白色的医用眼罩令她产生了一种病态的残缺。不像春日般阴柔,小小的身子因为腰板的挺直而有了一些男子的刚强。

    特别是那一只露在外面的墨色眼眸,就好像一条已经死亡的鱼,用它那毫无光泽的浑浊瞳孔一般一动不动对着你,却又无论如何都映不出你的影子。

    这个要定成什么型?这个是此时的凤镜夜唯一的疑惑,也是整个休息时间里的讨论重点。

    “要不就跟我一样正太型吧~好嘛好嘛~小墨酱长得那么小~~”honey整个人挂在崇的身上,快活地说。

    “不行。你看看小墨的表情,每时每刻都笑眯眯地,就是一个隐藏的面瘫好吧,会吓跑因为正太这个称号而来的小姐们的!”须王环夸张地说,也不管墨痕的嘴角似乎抽搐了一下。

    “那么要不就‘天然纯真怜惜’型吧,她长的小小的,肯定很多小姐母爱泛滥。”恶魔恶魔双胞胎的馊主意。

    “你看小墨的样子,天然吗?纯真吗?”须王环又问。

    众人转头看看正在玩手机的某人,坚决地摇了摇头。

    “要不,魔鬼之王型?”沉默许久的春日忽然说道,成功的引起了众人的沉默。

    “诶,貌似很适合的样子诶,小墨本来就是恶魔一族的首领,而且性格上也有点相似呢。”须王环2b形式。

    “这是目前为止最为适合的。”凤镜夜官方的说。

    几秒钟后,居然全数通过。可怜的墨痕,就这样被安上了个奇怪的称号。

    男公关部营业时间。

    “呐呐~墨痕sama喜欢什么颜色?听什么歌?生日是几月几号?”

    “墨痕sama、墨痕sama!为什么你的名字那么像外国人啊?就好像那个英国伯爵一样呢。”(此处指墨痕的全名,是墨痕的入学姓名。顺便一提,她把所有地方的她的姓名都改成了全名。)

    ……

    无数的问题席卷而来,墨痕始终平淡地回答着,微笑一成不变。疏离而又委婉,就像她对待所有人一样,包括了男公关部的人们。这令不少公关们蹙起了好看的眉。

    “啊~墨痕sama好帅啊~虽然感觉他的笑有点寒意,不过这才是真正的‘魔鬼之王’啊~~”

    “对啊对啊~就算他的笑有多冷,看上一眼,我就死而无憾了~~这才是‘魔鬼之王’的本质啊~~”

    ……

    听到这些话,墨痕愣了愣,不着痕迹地摸了摸嘴角,随之,又放下了手。这个笑,真的有那么虚假吗?

    “你想的没错。真的很虚假。”一把磁性的声音传入耳中。

    墨痕抬头,对上了那双深邃的眼睛。是凤镜夜。

    “何以见得?”墨痕仍旧保持微笑,同样一成不变,更为深邃的眼眸直射镜夜。

    镜夜不禁皱眉。这只眼睛……太沉了点。没有黑的透彻,也没有清的见底,反而更像所有灾难与不幸交融、混合后所产生的颜色一般,没有半点光泽。原本这样的眼睛是无法用到一个活着的人身上的,但是用在她身上却意外地合适。

    “撒~其实你隐藏的很好,看上去完全就像一个真实的笑容,不过……也许是因为一成不变吧。”

    “一成不变?”

    “你的笑太一成不变了,无论对谁,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一模一样的,于是原本给人感觉如沐春风的笑,也就变得阴冷了。”凤镜夜推了推眼镜。

    “这样也好,也就没有那么多缠人的富家小姐了。”墨痕继续笑不露齿。

    凤镜夜目光一闪,假装不经意地问道:“小墨似乎对富家少爷小姐很没有好感呢……”

    墨痕微微低了低头,笑着说:“是啊……非常没有好感,倒不如说,厌恶。”她现在的身体虽然已经变回魔鬼一族的身体了,不过她可是带着三世灵魂的记忆存活的,无论是迹部墨痕还是冷墨痕,都无法对所谓的贵族们提起丝毫好感。

    比如说迹部墨痕,她从小出生在金碧辉煌的迹部家,见惯了大大小小的舞会,学会了真真假假的交际,什么是真实的,什么是虚假的,一眼便知。

    再比如说冷墨痕,作为冷家的独女,出席种各样的舞会,结识各种各样的人,是必不可免的。从小而来的成熟更令她为冷家效力许多年。

    还比如说墨痕·satan·贝鲁塞巴布。别以为地狱里就没有贫富贵贱之分,作为皇室的人,墨痕仍旧得跟许多人周旋。现在迹部墨痕带着她的肉身远去,冷墨痕就是她自己。那就只有自己来承受这一切了。

    凤镜夜目光闪烁了一会,没有说话。似乎……还有些失望的意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