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K、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真城璃茉乘墨痕不注意,用把绳子操纵上电灯,向墨痕的脸攻去,墨痕察觉到了,用手抵挡,但眼罩还是被弄掉了。

    她把遮住脸的手放下,露出了她荧蓝色的左眼,双眸直视守护者众人。那眼神无比平静淡漠,却令人毛骨悚然。

    好美的眼睛。守护者众人以及歌呗几斗不约而同地在心里感叹。

    那种蓝色,淡漠中带着冰冷,散发着骇人的气息,仿佛数千万怨灵的怨恨一般沉重,但却有着无与伦比的吸引力。

    忽然,一阵寒风擦着真城璃茉的脸颊疾速飞过,弄起一阵声响。真城璃茉颤抖着往后看了一眼,一条冰刺直直地擦在她身后的土地之中,散发着可怖的寒气。璃茉一下子瘫软下来。

    差一点、差一点……就洞穿她的心脏……

    墨痕收回手,直直地看着真城璃茉。“下次可没那么好运。”

    璃茉不由自主地颤抖着,点了点头。

    “你们的敌人,在那里。”墨痕抱起双手,悠闲地站着。

    “那也是你的敌人,你既然那么强大,为什么不来帮忙啊!”几斗抱怨了一下。

    墨痕和魔同时歪了歪头,两只荧蓝色的眸子看起来简直一模一样。“哦?为什么?即使这只怪物踏平了东京,也跟我没有关系吧。”墨痕戏谑地看着几斗。

    “但是……”几斗还想说什么,可是巨大坏甜心的一连串猛烈攻击令他暂时忘记了反驳。

    这时的一之宫光正一直趴在地上捡着自己的收藏,用来填补自己心灵空缺的石头。

    巨大的坏甜心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向一之宫光发起进攻,他的爷爷替他挡下了一记攻击,但是还是被坏甜心抓了起来,放在了自己心脏的位子。

    那一刻,成千上万的坏甜心忽然发出悲鸣。这种悲鸣仿佛是绝望者在黑暗中的哭泣一般,令守护者们以及歌呗几斗都潸然泪下。他们的表情似乎很痛苦,很悲伤。

    因为他们想起了自己生命中最悲伤的事情。

    日奈森亚梦眼角的余光瞥到了墨痕。只见她一动不动地站在灯盏之上,别说哭泣,她的脸上甚至还挂着一成不变的微笑!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她不感到悲伤吗?她没有想起自己悲伤的经历吗?可是汹涌而至的眼泪令她不容的多想,只能尽全力去解救光。

    终于,在除去墨痕外的所有人筋疲力尽的努力下,一之宫光终于被解救出来了,石化了的胚胎也重新回到了他的身体里。然后趴在他爷爷的怀里痛哭。

    在一片温馨的气氛里,电灯上的人儿仍旧迎风屹立着,荧蓝色的眼眸淡淡地看着那一片人,一如既往地看不出情绪。

    “为什么刚才你没有哭呢?是因为感觉不到,还是因为……感受不了?”天河司靠在墨痕站着的电灯柱上,轻声问着上面的人儿,眼眸似乎可以洞悉一切。虽然‘感觉不到’和‘感受不了’的意思似乎是一样的,但是却仍旧有着微妙的差别。他相信这个谜一般的女孩一定能够区分。

    “谁知道呢。”墨痕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抛下这样一句话,消失在了灯塔之上。留下天河司一个人在底下沉思。

    悲伤……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