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K、前夕

    五天的学园生活过去了,墨痕已经差不多习惯了夜行生物的作息时间,习惯了时时刻刻保持警惕。

    对于这点,所有人都很无奈。包括那个大叔理事长。

    不过偶尔的对话还是可以的,比如早上好之类的话,出于礼貌,她还是会说,这个倒让大家很欣慰。

    今天是周末,日间部和夜间部都没有课。

    墨痕利用白天的时间回别墅去看艾利斯了。这一个星期因为墨痕都没有回来,所以艾利斯只能靠冰箱里的食物过日子了。不过多日的消耗,冰箱里的食物也所剩无几。

    墨痕一下子买了很多食物回来,直到冰箱塞满了为止。这样的话也不用担心艾利斯饿肚子了,饿的时候直接化成人形吃冰箱里的东西就行了。

    跟艾利斯打打闹闹又过了一天,太阳落山之前墨痕赶回了宿舍。

    在自己的房间里洗完澡后,墨痕走出了房间,她口渴了。

    房间在走廊的最尾部分,楼梯却在走廊的另一头,想要下楼,必须横穿整个走廊。这也是她最无奈的地方。因为危险。

    她直直地走着,速度很快。

    走到走廊的中央地段,忽然从一个单间里传出一些细微的声响。墨痕停了下来,转头看向身边的房间。声音的源头是玖蘭枢的下棋的房间。

    “从这几天的观察来看,她好像完全忘了我们……”这是莉磨的声音。

    “为什么会这样呢?大战的那个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藍堂英的声音。

    “我记得那天你们在青学的学园祭的时候说过‘仇恨之眼’,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夏尔?他怎么也在这里。

    “顾名思义,‘仇恨之眼’就是仇恨而凝结成的力量。仇恨之眼分很多等级,其中最高级的有两种。一种名为‘复写’,一种名为‘歼灭’。‘复写’的能力就是看清世间万物最真实的一面,‘歼灭’就是毁灭。照那时候看来,她同时拥有了两种仇恨之眼,并进而结合在了一起。她原本的力量全被封印在了仇恨之眼里面。”玖蘭枢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沉重。

    她?指的是谁?青学的学园祭?那时候发生了什么?仇恨之眼又是指什么?墨痕感觉心中有点沉重的感觉,气息也开始有点凌乱。一些模糊的画面如走马灯似的播放。

    樱花,九个身影,血,荧蓝色的光……

    “小墨,你忘记我了吗……我是你的瑠佳姐姐啊……”模模糊糊的声响一直在脑中回荡。

    这是什么啊……学园祭时候的情景?

    “小墨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仇恨?哈迪斯大人死后,莱特和他的夫人不是代替他,管理着‘那个地方吗’?”支葵千里的声音像炸弹似的爆发在墨痕脑中。

    他们所说的……是她?是她自己?

    墨痕的气息越来越凌乱,头疼地好像要裂开一般。她的额头不由自主地流着冷汗,瘫坐在地上。这种突如其来的疼痛,令她极度不安。

    她总是对所有出乎意料的东西感到不安。

    忽然,左眼疼痛袭来,一阵阵针刺般的疼痛直接令她倒在了门前的地上。她的身体不断地颤抖着,双手紧紧捂着左眼。一丝丝的血不断从指间的缝隙里流出,一切一切都太过熟悉。

    忽然,所有的场景都清晰地在墨痕的眼前播放。她记起了学园祭的事情了。那时候的场景跟现在很像,很像。

    可是左眼的疼痛却愈演愈烈,她不由得低低地呻吟出声。

    就是这几声低低的喘息,令房间里的所有‘人’发现了她的存在。

    “谁!”玖蘭枢的声音像一道命令,房门立刻被狂风撞开,接着便是所有人血红的双眸。

    当所有人看到门前倒在地上蜷缩着的身影时,都瞪大了眼睛,只能呆呆地站立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