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K、那个东西

    大家吃惊地看着眼前的少女。什么时候……过来的……

    墨痕半蹲着,左手捏着竹田由美子的下巴,用力之大,足以表明她现在的愤怒。

    竹田由美子感觉下巴的骨头都快要被捏碎了,眼泪不禁一颗一颗地往下掉,颤抖着瞳孔,不敢发出一点丁声音。

    她抓着她的下巴好一会儿,然后狠狠地甩开。由于惯性,竹田由美子被甩出房门好一段距离,有些地方甚至被擦伤了。但她却因此松了口气。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于冷墨痕的那双冷冽的眸子对视多一秒都是一种难以言喻的煎熬。

    “你……你干什么??!”反应过来的迹部愤怒地看着墨痕,跑去检查竹田由美子的伤势。

    众人也从惊恐中回过神来,纷纷指责墨痕的不是。

    “那么……远道而来还要擅闯民宅的你们,又作何解释。”墨痕眼中的冷冽未散,直直盯着竹田由美子。

    竹田由美子被这种眼神吓怕了,往迹部的怀里缩了缩。

    众人也无以反驳。谁叫他们那么心急,未经同意就擅自进入别人的宅子。

    “闯入我的宅子暂且不跟你们算,但是闯入我的房间……下次,就没那么简单了。给我记住。”墨痕微微抬头,俯视着冰帝众人,仿佛帝王般的气势,一触即发。

    冷冽的眼神是多么荒凉,甚至令人感到绝望。为自己感到绝望,亦是为眼前的少女感到绝望。威严的气息压得众人喘不过气来。

    等到再次时,眼中冷冽已经被墨色的汪洋所掩盖,压抑的气息一瞬间全部收拢。

    她关上房门,倚在墙上,勾起微笑。“那么今天为何光顾本宅?”

    “你还敢说!要不是你逃课,我们需要那么晚来浪费时间吗!要不是迹部是学生会长的话,谁有空管你啊!你还那么理直气壮,真是不懂为别人着想!”向日岳人为自己打抱不平。

    “哦?那还真是承蒙关心了,受之不起。请回吧。”墨痕并未作过多的表示,甚至没有看他一眼。这令他的心有点难受的感觉。

    “冷墨痕!你不要忘了,即使你不能够姓‘迹部’,但是你毕竟还是迹部家的人!我还是你哥,给我有点长辈之分!”迹部景吾忍无可忍,只好把家里的事搬出来说。

    “对了。既然提到这,我想我们该好好谈谈了。”墨痕勾起微笑。

    她拿出墨色的手机,按了一串号码。迹部看到,眼光复杂了起来。什么时候……有了手机……没有和他说过……呵,也对。凭什么要跟他说呢……

    “带上‘那’东西,到我的宅御来。给你1分钟时间。”说完,毫不犹豫地挂了电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