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K、残忍

    响指声回荡在整个运动场。

    正当大家疑惑不解的时候,一个身影忽然出现在了墨痕的身边,是一个穿着黑色燕尾服的老管家,一张扑克脸,满头的白发。

    墨痕缓缓地转过头,淡漠的眼神顺着管家的充满沧桑的脸庞往下望。

    一瞬间,淡漠的眼神变得凌厉,冰冷刺骨。浑身爆发出强烈的气场,压得所有人喘不过气来。

    她在一瞬间伸手,扼住了管家的喉咙,速度快的没有一个人能看得清。这一变故使得所有人大惊,竹田由美子更是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谁让你进我房间的。”她的声音比千年寒冰还要刺骨。

    对着墨痕那可怖的眸子,身经百战的管家第一次出现了慌乱的情绪。

    那双眼眸里,一片死寂,有点空洞,波澜不起,却又冰冷得可怕。

    管家的眼神不由得看向竹田由美子,墨痕发现了,也朝竹田由美子那里看了一眼,这一眼,更是冰冷的可怖。看见那双幽深,而又空洞的眸子朝自己射来骇人的视线,竹田由美子双腿一软,跌坐在地上。

    墨痕缓缓地伸出手,拿过管家手里墨色的网球袋。用剩余的那只手,迅速抓起管家左手的关节处,往反方向一扭,手骨被蹑断了。

    “啊!——”管家惨叫一声,扑倒在地,瞳孔剧烈地颤动着。正选们眼中的惊讶毫不掩饰。

    “这是惩罚。”墨痕的眼中充满了讽刺。她最讨厌别人进她房间了,晕倒那次是被逼无奈,但是这次,一个小小的管家居然敢肆无忌惮地走入她唯一的个人空间,那就怪不得她了。

    接着,她一手着网球袋,慢慢向管家靠近。那个管家则被逼向后退,强烈的恐惧感汹涌而出。

    墨痕走到他前面,俯视着他,仿佛看着一只垂死挣扎的蚂蚁,而她,则是向人索命的修罗。

    “从此以后,我不要在这个世界上看见你。”墨痕仍用冰冷的声音说。

    管家立刻连滚带爬的跑了。

    其实她自己早就发现了,真正的自己是残忍的,是冷血的。她早就知道了……

    当她再次转过头来的时候,眼里冰冷的情绪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骇人的气压也在一瞬间收拢了。

    墨痕又变回原先淡漠的样子。

    许多少年的眼眸都变得深幽起来。到底那一个才是真正的你?

    “竹田由美子小姐,我们不是要打网球的吗?你不打了?竹田由美子小姐?”墨痕好笑地看着仿佛一尊雕塑一般坐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竹田由美子。

    她走到她面前,墨色的眸子直直地看向竹田由美子紫色的眼眸。竹田由美子一下子清醒过来,看到了她死寂一片的眸子,恐惧感从脚下迅速蔓延。

    她立刻站了起来,离开了墨痕三步之远。随后又觉得好笑,自己为什么要怕她?她只不过是一个被迹部家抛弃的贱女人而已!

    “对啊,我们去打网球吧!”竹田由美子的眼神立刻变得阴煞。你就等着出丑吧!我可是从小打网球的,为的就是能够站在景吾的身边,与他并肩而战,你这个娇生惯养的公主,能比得上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