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K、吾名为冷墨痕

    沉不住气的单细胞生物向日岳人第一个冲上来,开口到“你这个坏女人!由美子这么大度原谅你,你居然不领情,你以为你是迹部家人了不起啊!人家现在还不是不要你了!”向日岳人讽刺道。

    这话一出,全场立刻安静了下来。墨痕低着头,帽檐和刘海遮住了她的脸,使人看不清楚她的表情。忍足侑士感到不忍,拉住了准备继续开骂的向日岳人。

    就在他们以为这个娇生惯养的公主会大哭一场的时候,墨痕抬起了头。“呵呵,你说错了。我不是迹部家的人,我从来没有亲人,从来没有得到过亲情呢。而且,我告诉你,我不屑这样的东西。迹部景吾,你给我听清楚了,那个为了你们傻傻跑去自杀的迹部墨痕已经死了,在自杀的时候就死了,现在站在你们面前的,是冷墨痕,是能够孤身奋战的冷墨痕!不要以为你打着哥哥这个名义就可以来管教我,在你不相信迹部墨痕,怂恿你父母把迹部墨痕逐出家门的时候,你就不是她的哥哥了,赶她走的你的父母也再也不是她的亲人了。不要以为你们不和迹部墨痕决裂就可以随意摆布我,我告诉你,我是冷墨痕,而不是柔柔弱弱的她!连辨别真相都做不到的无能的你,根本不配来跟我说教。”墨痕平静的对迹部景吾说道,仍是淡漠的微笑,但眼中却大雾弥漫,冰冻十里。是的,在记忆中,就是这个所谓的‘哥哥’怂恿父母赶迹部墨痕出去的。

    然后,转向另一个方向“竹田由美子,你,绝对会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因为你,间接性的杀了迹部墨痕,却召来了,我这个冷墨痕,你……会后悔的。”记忆里,竹田由美子就是陷害她的人,原本墨痕不打算理睬,但是这事却牵连到她,那么,就不得不管了,冷墨痕永远不会被人压在脚下,这是属于她的尊严。墨痕的眼中不再有那片墨色的海洋覆盖,展露出来的,是那块述说着死寂和悲凉的千年寒冰,从而让冰帝的众人知道,这是个外热内冷的女生。就是因为这份看破尘世的淡然,令她的心一片死寂,令她淡漠的不再想理会。

    众人看着这个能够淡漠的说着生与死的人儿,首次感到了恐惧,随后就是一点一点的心疼,为这个飘渺地仿佛随时会消失的女孩而心疼。又有什么东西,在除迹部景吾外的人的心里,萌了芽。

    沉默了好一会,墨痕开口了“从今以后,我不想再和你有任何瓜葛,你做你的迹部景吾,我做我的……冷墨痕。”墨痕唇边再次勾起淡淡的微笑,从冰帝众人身边走过,眼中,那片墨色海洋不起一丝波澜。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