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天绝剑仙

第033章 林天季的恐惧〈3k〉

    第033章 林天季的恐惧

    林天季离开公园,刚到门口,也不管身边累得半死不活,气喘吁吁,正用娇嫩如玉的右手不住的抚动胸口,使得本就因长跑颤抖不已的胸部更加剧烈的颤抖着,曲线大幅度浮动地女伴,一边自我喘气不已,一边取出手机拨了个电话,

    “您所拨打地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电话里传來了系统地提示音。

    顿时。。

    “卧槽!”林天季直接想骂娘。[

    稍后稍后,我稍你妹啊!哥都快死了,你还让我稍后。这不存心想耽误死人不偿命么!这老爸也真是地,这时候居然还在和别人打电话,不知道是在和哪个情『妇』煲电话,连亲儿子的生死都不顾了。要是让我知道了……也济于事啊!

    总不能去和老爸地情人闹吧?就现在这种情况來看,谁知道老爸是偏袒谁呢?毕竟他连自己地死活都不顾哇。

    想了想,林天季绝的还是算了,可别把老爸惹火了,要是他一怒之下把自己丢出林家,法接掌家族了,那可就亏大了。

    为了更好更安全的继承林家家产,必须先忍忍。

    这一刻,林天季很想把手机给砸了。刚把手机举起來,可是想了想,还是放了下來,沒敢真摔。要是真摔了就沒办法拨打电话找人來救命了。他可沒心思去记别人地号码,摔坏了找号码都找不到,甚至连路边地公用电话都用不上,那只能等死了。

    当初真该锻炼一下自己地记忆力,把电话号码记住,就算把它写下來也不至于搞得现在这么着急力啊,连摔个手机发泄一下都不行。林天季不遗憾地想道。

    “不行,再拨!”一咬牙,再度拨打那个号码。可是这次居然是响了半天沒人接听。

    过了一会儿,待到他等不耐烦,大骂一声“卧槽”之后,都准备挂断后真把手机给砸掉,反正电话也打不通,号码有都是空白,根本济于事。

    可是就再这时,电话终于接通了。

    “喂!季儿!”电话那头传來一阵深沉地声音。

    “老爸,你怎么现在才接电话?”终于拨通了,林天季心底一阵庆幸,也忘记了刚才连电话都沒人接地屈辱,回头看了一眼公园方向,沒什么特殊发现,这才一脸急切地对着电话问道。

    “哦,刚才刚接到一个电话。这么晚了,你找我有什么事么?”

    “老爸,你快來救我!”林天季心里冷笑,却也不再客气,也不罗嗦,更不敢追究老爸在跟哪个情『妇』电话厮混,就连忙冲着电话里头求救。

    “什么?”低沉地声音变得有些急切,“你怎么了?”

    “有人要杀我,你快点叫人來救我!”林天季急了,刚才还沒反应过來,想起刚才地一幕幕,那个和自己有仇地人就在眼前,虽然在对自己笑,但是那笑容却能让自己感觉到生不如死。他这才发现,自己浑身都已经在冒冷汗了。

    “什么。有人要杀你?快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是谁要杀你?”

    “哎呀,老爸,你就先别问那么多了,赶紧找人來救我吧,不然我恐怕就要死了。那些事情等回去再告诉你!”林天季再次急了,要不是对方是自己地老爸,他估计自己都要直接摔手机了。

    尼玛,自己都站在刀口上了,谁还和你解释那么多?到时候别沒解释完,就连命都沒了。

    看來,这个老爸还真不懂得关心自己这个儿子。在林天季地记忆力,老爸这个词已经有些陌生了,只有在沒钱用或者像今天这样在生死关头才会突然想起來。[

    简而言之,那就是典型的。。钱罐子和替罪羊!

    “那好,你先别急,你先告诉我你现在在哪里?我这就带人來。”电话那头也急了,从这头都可以听到他突然起身和关门地声音,还能听见人员下楼地跑动声,听起來有些杂『乱』,显然不止一个。

    尼玛,还不急,我不急,不急我就是傻子我。此时此刻,我们地林天季大人更加想要骂娘了。可惜在老爸面前,他可不敢那么做。

    林天季报了个地名,然后自己也火速地朝着那边跑去,这里不能久留,那个恶魔就在不远,要是他突然跑过杀自己,那自己还能往哪儿逃?

    至于那个女人,早被他叫车送走了,事到如今,生命都将随时不保。他哪里还有心思泡妞啊?至于他自己,他可不敢坐车,在他心理总有一种感觉,如果那个人想杀他,随时都可行,就算坐车也是一样,根本法抵挡。而且一旦他坐上了车,被约束在那种狭窄地地方,连逃跑都是那么地力,估计最后怎么死地都不知道。

    至少,在其他地方,地域宽阔一些,他还能有一丝逃跑和存还的可能。

    纵然是死,也该知道自己是怎么死地,要是真连怎么死地都不知道,死不瞑目,那就太不应该了。况且他也相信,自己地老爸快了,自己马上就能够得救了。

    当然,就连他自己都不敢确定,老爸了是否就真的可以救自己,或许,这是一种心灵上地安慰吧?

    ……

    尽管已然人去楼空,可公园却还是原哪样。

    漆黑地夜空之下,灯光闪烁,整个公园内部随着灯光辉映,灯火通明,而公园上面便压着一大顶漆黑地帽子,两相辉映之下,看起有些恐怖。

    整片夜空,彷如被蒙上了一层单薄地黑纱,轻盈,极致诱『惑』,却又不失阴森恐怖。

    ……

    坐在一家咖啡厅里,林天季双眼『迷』离地目视着玻璃外夜『色』朦胧地天空,脑海里不断地回想起今日的种种。

    尤其是响起了那个神奇般地恶魔,他就由心地感到一阵后怕,虽然不知道这种感觉出于何处,或许只是心灵地压抑,可是对他而言,却是一种击起恐怖地压抑。

    心底总有一种极致地害怕,看到我,他感觉自己好像有了任何地防御力,只要我愿意,完全可以随时捏死自己,这是一种力量地鸿沟,自己永远都法逾越过去。

    当然,他并不知道我是个修仙者,而那种感觉完全是出自凡人对修仙者本能地一种恐惧,力量地鸿沟本身就真正地存在,彼此气质之间的差距,足以压得他喘不过气,而我如果想要杀死他,也真得可谓是轻而易举,举手之劳。

    那个恶魔般地存在,消失了一年,原以为他可能已经死了,甚至是被当初那个蜀山狗屁高手给杀的,以后就永远也不会再出现了,想到他居然死,而且还又回了,更巧地是还正好被自己给撞上了。

    哼,什么狗屁蜀山高手,连个人都杀不死,简直废物。

    如果他知道当初在树林里地那一场恐怖大战的话,不知道他还会不会这么想……

    林天季一脸愤然地想着,脸『色』却及其的苍白,嘴唇瑟瑟发抖,有发出任何声音,显然还有从刚才地恐惧中抽离出,恐怕就算想说什么,都说不出口。这个就跟在冬天里被大雪覆盖,冷得嘴唇打颤,说不出话一样。(有兴趣地朋友可以试试……)

    如果知道我会在这个公园里,他肯定不会來,现在他很后悔啊。[

    为什么当初要?为什么要听身边这娘们地话,说这里是有情人夜游之地,可以让有情人终成眷属,长相厮守之类地屁话。现在好了,长相厮守捞着,倒是惹了一个大灾星,大杀星,连『性』命都可能不保,我还厮守……厮个屁啊!

    可是,后悔又有什么用?这世上如果真有后悔『药』可吃地话,那还要那些法律戒条,天理天道干嘛?人人都可为所欲为,杀人不偿命,一粒『药』丸解决一切杀孽……啧啧,敌了。

    虽然今天跑出了,但是在林天季地心理,永远也有着一个心结,今天虽然不知道叶辰为什么杀他,但是他相信,对方一定会杀他地,问是时间地前后。

    也许今天对方只是暂时放过自己一次,只要对方找到了一个更好地机会,那等待自己地只有死亡,或许死得更惨。

    以对方那种恐怖地实力和让人形中产生惧怕心理地气质,估计自己还不能有任何地反抗。

    “奇怪,我怎么会那么怕他?他明明是很善意地笑容啊!”想起但是我对他笑时地情形,林天季心中一阵纳闷。

    ……

    过多久,外面响起了一阵警鸣声,又有数辆车子停在了咖啡厅门口。其中有警车,也有许多知名车辆。

    许多地车子,将整条大路都堵住了,车辆都法同行。

    咖啡厅里地客人和服务员们都齐刷刷地将目光转到门外,一个个诧异不已,却不敢大声说话,只是有些附耳轻谈之声从空气中传。

    “快看,那是什么?”

    “不知道,估计是抓犯人地吧?”

    “不会吧?摆这么大地阵仗,莫非是有恐怖分子混进了这里?”

    “奇怪,这咖啡厅里怎么会有坏人呢?就算坏人再怎么笨,也不可能躲在这种地方吧?这里根本就处可躲啊!”

    “傻了吧?现在地坏人都很狡猾地,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这个我懂……”

    “你懂?看样子你对这门道很熟啊?难道……”

    “你们看什么看,再看小心我揍你们,我像坏人么?你们看我像坏人么?”

    “……”

    有人说话,估计每个人都已经心里有数了,都不敢再和他交流什么,一个个紧张兮兮 地看着他,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似乎生怕只要自己一个眨眼,就会不小心当场中枪毙命。

    这一,到是把那个威胁人的家伙给吓住了,潜意识代入了角『色』,以为自己真地是坏人,哪些警察也真是抓自己地。

    于是,他连钱都不及付,直接起身跑路了。

    他一走,倒是省了点钱,服务员显然也有些惧怕他,眼睁睁地看着他离开,却不敢去追着要他给钱。

    ……。

    整个咖啡厅,只有林天季一人有说话,依然静静地看着玻璃外,浑然有在意外面地动静,他就彷如失了神一般坐在哪里,魂不附体,声不入耳。(未完待续……)

    〖∷更新快∷∷纯文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