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天绝剑仙

第029章 美女相邀〈3k〉

    第029章 美女相邀

    我静静的看着他,沒有给予她我心里最想要的答案,因为我觉得,那样太直接了。

    至少,咱也要隐晦一点嘛,不然那么急估计给人的印象不好,让人以为你是故意耍计谋,欺骗成年少女呢。

    这样做以后会在彼此之间留下心理阴影的,要是她因此而不再理我了,那可是终身受害穷啊。

    毕竟对方还是个警察,拐骗未成年少女可是个大罪,是要被抓起來的。。尽管这妞已经成年了。对了,沒问她是否成年,据说还是个实习警察,按理來说应该还在读大学才是,年龄应该不大……当然,现在这种环境也不适合问。估计已经成年了。嗯。找个时间一定要好好问问,毕竟只有成年了才能让我继续限制,罪孽感的去拐骗啊![

    暂时放弃可能会直接暴『露』阴谋的这种不智行为,我心中暗想:既然不能直接言明,那不如……就给她点指引?

    对,就该这样,引导她的思维,让她往这方面想,然后……诱导成功了,可以回家喝庆功酒,摆庆功宴……享受胜利者的喜悦和待遇了。

    然后。。继续让美女为我擦汗水,哪怕是做点别的也不为过吧?当然,这要在她的同音范围,我可不想被她以亵渎公务员的罪名给带走了。

    想到这里,我心里顿时乐开了花,就差跳起來庆贺一番。当然,这样做就暴『露』了自己的险恶目的,如果她发现了,因为害怕或者不耻我的行为,就不跟我回去了,那就太得不偿失了。

    于是,我忍了。为了诱导的成功率,必须得学会忍耐。

    有句话说得好。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嘛!

    可是。。

    “不如……我们还是回家去吧?那里比较好。”不等我给予任何的指引,余梦便主动开口提议。

    我愣了愣,沒想到她这么主动,心里顿时再次乐开了花,却只能故作镇定的答道:“好!”

    “那你……”余梦微低着头看着我,弱弱的说道。

    “什么?”我微愣,下意识看了一眼她胸口饱满的优美弧度,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先起來……”视我那不轨的眼神,余梦干脆简练的说道。

    “……”我默然。

    然后我就恋恋不舍的从她大腿上……不,大腿间把头给拔了出來。

    或许因为紧张,她柔软细滑的双腿。。丫的,缠得真tm紧……

    我暗想:双腿如此有力,这妞将來肯定会让人干劲十足,我这是走的什么桃花运啊?先是大胸波涛的马欢,然后是腿紧有力的余梦……

    当然,希望不会被夹死才好,不然桃花运就成桃花劫了。

    这次,沒有趁机揩油。我明白,现在着急只会得不偿失,等会儿回到了家,还不是任我所为?别说揩油,就算是……唔,想什么呢?不许胡思『乱』想。

    我竭尽全力的将自己的思维拉回正轨。什么制服诱-『惑』等画面彻底从脑海里清除干净。[

    唉,岛国片害人啊,怎么就想到这个了呢?想來当初真不该听那个人的话,去看这些不益于身心健康的东西。

    我深思,我痛悔。

    这要是让她知道了我的想法,会不会以涉嫌xx罪给我逮捕归案啊?我深深的恐惧着。

    ……

    “额,那个,我们去谁的家?”摒弃内心的杂念,我试探着问道。同时暗想:如果去她家,自然是最好的了,当然,咱要民主,尊重女方的决定才是王道,有些事情,真的不能勉强,不然就等同于犯罪了。

    “小妞,你就别抵抗了,快从了本大爷吧。”

    “别……不要……人啊,强-『奸』啦……”这话值得深思,到底是期待还是抗拒?又或者是欲拒还迎?

    猛然间,我脑海里又侵入了一些不规则的画面,伴随着一些诡怪的叫喊声,声音或喜或悲,或愉或痛。有挣扎,有反抗,有强迫,有撕毁。

    “喊吧,反正门都锁好了,房间的隔音效果也是极佳,就算你喊破喉咙也人能听见,还不如省些力气,把力气留待待会儿使用,别到了关键的时候却叫不出声,那可就太可惜了。”

    然后,在女方“啊”的一声尖叫中。。

    “嗤啦!”粗暴的手猛然用力,衣服撕裂的声音传。

    继而便是肢体的纠缠,身体的交缠,最终伴随着一阵阵不同分贝的惨叫声,声音震耳欲聋,引人遐思……此起彼伏,绵绵不绝。

    ……

    “当然去你家了。”正当我想入非非之际,余梦便笑着答道,同时脸『色』有些羞涩的看着我,粉颊渗透着淡红的『色』彩。

    “为什么不是你家?”我再次甩开那些不该出现在脑海中的画面,一脸疑『惑』的看着她。

    “唔……”余梦沉『吟』了一会儿,转而又笑着看向我,说道:“如果你不介意我姐姐在家的话……”

    “走吧,还是去我家好。”我果断的给出了心里面最真实的答案。见她姐姐?这还是算了吧。更别说去她家了,别被骂死了,或者被抓起都有可能,这暴力又极端维护妹妹的女人。想起当初在警车里和她妹妹说了句话,都被她吼的半死,想想就觉得悲催。

    “噗嗤,你就那么怕我姐姐啊?”见我一副紧张的模样,余梦忍不住笑出了声。

    “不是怕,只是见了难免会有些尴尬。”我说道,心里却很认同她的说法,想起那几次的相遇,和她姐姐之间,似乎总有扯不清的纠纷,用句严肃点的话说,就是。。纠纷不断。

    只要两人走在一起,或许彼此的生活永远都法安静得下。

    也许,再也不见会更好吧?那样对谁都好。

    余梦抬头看着我,脸『色』有些担忧的说道:“你真的不能接受我姐姐?”[

    “啊?”被她这么一问,我顿时一愣。

    “你知道的,我姐姐她也喜欢你!”余梦声音低弱的说道,脸『色』也有些黯然。

    “额,那什么,我们还是先回家吧。”我连忙转移了话。

    说真的,我暂时不想和她讨论这个问,毕竟这世上有很多事情,是法用言语解释得清楚的。

    我和她姐姐之间,也许是上天注定,只能成为陌路人,最低限度,也不可能成为情人吧?

    该放手时还得放手,不然必然痛不欲生,这是对我的好处,对余欣而言,同样是只有好处有坏处的,毕竟有人愿意将夫妻生活在一起整日吵吵闹闹的。而我们『性』格不合,要真成了亲,吵闹的日子肯定会少不了的。

    这种日子,要不得。真的要不得啊!

    要是普通的吵闹那还好,问是我们在一起,真的只是打闹?而不是吵架?有过前面的几次相识,我对这个问有着严重的怀疑。

    回想一下,以前的相见,哪次不是争纷不休?甚至有一次惹得我忍不住施法定了她……当然,哪次是为了救人,不得已而为之,不然让她继续理纠缠下去,别说救人了,收尸恐怕都不及。

    试想一下,如果当时我真因为她的纠缠而有能够及时帮助寒玉收走魂魄,她可能还有附体的机会么?马欢又能继续被灵魂附体而存活于世么?要是如此,那寒玉的魂魄早该因伤势过重而自动散去了,马欢也只能被憋死而法借用寒玉的灵魂保留住那具完美瑕的躯体。

    所以我那次的所作所为虽然暴力了一点,却终究还是对的。而她才是错误的一方。因为我是在机智救了人,而她却明显一直在妨碍我的救人工作,大有见死不救的嫌疑。

    见死不救还可原谅,可是妨碍别人救人,这等于是在害人『性』命啊!简直不能原谅。

    身为警察,人民的公仆,她居然妨碍我救人,真是该死。。有时候我甚至怀疑,她到底是否适合当警察,又是如何当上这个职位的。难道是靠他长辈关系,听说他家谁是这里的局长?

    不然,我可从见过这么不顾全大局的警察啊。

    当然,身为修行之人,身在修仙界,凡尘根本就很少,我见警察的机会其实本身都很少,仅此屈指可数的几次而已……

    唉,还是我家梦儿乖啊!听话懂事顾全大局,知道为我着想。好处多多!便宜实惠,而且还是自动送货上门。。擦,这是网购呢?

    只是不知为何,身为修仙者,我居然会害怕余欣这么一个凡人,这要是传出去,这名节必然不保啊。虽然对方是个暴力女警。

    毕竟,当初就算是在面对蜀山弟子林清的时候,我都这么害怕过。哪怕是蜀山那个『逼』我走火入魔的高手,我都不曾真正的害怕过。

    “那……好吧!”见我坚持,余梦也不再纠结这个话。显然,她也知道我和她姐姐之间发生的那些不愉快,不想再让我为难吧?

    余梦抬头看了看天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姐姐,对不起,不是我不给你争取,也许是你们俩真的不合适吧?你还是趁早放弃为好,免得双方都不好过,徒增烦恼。

    第一次用神识去查探一个女孩子的内心活动,我心里有些朦胧的罪恶感,然而,当我察觉到了她的内心活动,我心中也是一阵感叹。

    真的不合适啊,这是真的。(未完待续……)

    ps:头痛鼻塞流鼻涕,快死了。状态极端不好。

    〖∷更新快∷∷纯文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