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天绝剑仙

第010章 再见亦想念〈3k〉

    第010章 再见亦想念

    我刚出门,就听见门外传來了一阵仓促的脚步声,转而一道道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辰哥哥,是不是你回來了?”

    我笑了笑,走过去把门打开,就看见一道黑影在我眼前浮现,她就那样站在门口,一个熟悉的人儿,她正冲着我发笑。

    马欢一脸难掩的笑容,朝着我招了招手,一声黑『色』职业装束,上身穿着一件白『色』七分袖衬衫,外面罩着一件黑『色』小西装,白『色』衣领暴『露』遗,胸前难以束缚的饱满之地呼之欲出,随着她的双臂挥动而微微耸动,下身则是一条及膝黑『色』短裙,白花花的一片嫩肉暴『露』在我眼皮底下,长裙难以遮掩的地方,看的我眼睛都直了。[

    我忍不住吞了吞口水,也朝她笑了笑:“欢儿,好久不见了。”

    马欢沒有动,只是身子明显在微微颤抖,裙摆齐着膝盖,一双白嫩的小腿暴『露』在空气中,脚下踩着一双蓝『色』运动鞋,『臀』翘腿长,柳腰细细,尤其是那微微颤动的峰峦,衣服难以束缚,隐隐就要撑破,将其暴『露』出來。

    此时的她脸颊一片绯红,激动之『色』不容掩饰,双唇轻启,却发不出声音來,不过我能看的出來,他想说的话。

    “辰哥哥!”

    马欢激动的喊着,声音细微可闻,又有些沙哑。她那早已湿润的眼眶终于忍受不住,热泪盈眶,转眼就唰唰直流,顺着脸颊滑落下來,洒遍胸口,也好在她胸脯饱满,居然可以完全承担滴洒目标,一颗都沒能落到地面,全部都被挡在了胸口的衣襟上,转眼就打湿了一大片。

    终于,她奋不顾身的朝着我奔跑而來,胸前的波涛之地更是翻滚不止,犹如滔天巨浪,波涛汹涌,冲着我迅速『逼』近,似要将我吞沒,卷入浪底。

    我看的两眼发直,恨不得立刻把头埋进她的胸口,狠力的顶撞一番,身体的某个位置已然产生了反应,缓缓爬升。我居然忘记了张开怀抱來相迎,这是个天大的罪过。好在很快我就反应了过來,忙张开双臂來迎接她柔软的怀抱和……饱满的胸脯。可是很快就发现她在过门槛时不小心被绊了一下,身子倏然朝着前面栽倒下來,那低领的胸口白花花的一片更加波澜壮阔,一道深深的沟壑赫然可见,摇摇晃晃,不断的变换着形状,犹如被踩断一头而疼的『乱』窜的蚯蚓。

    我看了心底也是波澜不止,心动不安,可是却也在同一时刻大惊失『色』,來不及仔细的去欣赏便连忙跑了过去,伸手横着去抱她的身子,然而手刚抱住她的身体,却恰好触『摸』到她那柔软的细腰,她的身体已然在缓缓下坠,而我的手掌则逆水行舟,顺势攀沿到那一对雪峰之下,手背上传來一阵窒息般的感觉,瞬息间刺动了我的心神。

    刚刚稳住身形,马欢似乎就感觉到了胸口的怪异之手说传來的酥软之感,顿时娇呼一声,忙就要从我怀里爬起,摆脱我双手的纠缠,而我也明显感觉有些尴尬,便趁势把她搀扶了起來,谁知她还沒站稳,便顺势扑进了我的怀里,顿时那种窒息的柔软转移了方位,落到了我的胸口。

    不得不说,这对活宝,始终是那么的可爱,那么的让我舒心,那么的让人怀恋,又那么的让人窒息……

    我细细打量着她的面颊,见她一脸绯红得像个红柿子,顿时一阵好笑,也微微有些怜惜。而她也在这一刻正好看向我,彼此目光相接,顿时数种情感在彼此的目光之间传递着,那明亮透水的眸子在长长的睫『毛』的泛动之下,显得格外『迷』人。她面颊瞬间变得更加红润,娇羞限,眼眸含情,闪烁着『淫』『淫』泪光,阴柔中又显得有些明亮动人。

    千言万语,只在沉默之间用眼神來传递着,沉默也是一种幸福,它代表了一切,整个世界彷如空寂一片,只有我们两个人之间的眼神在传递着绵绵情意,再其他,甚至连我俩自身的存在都被遗忘边了。

    “我本來想等明天再來找你的,可是……我等不下去了,所以……”见我沒有说话的意思,马欢连忙从我怀里爬起,然后急着向我解释着,然而话到一般她却再也说不下去了,只是一双眼眸子不住的在我脸上打转,最终停在了我脸上,顿时,那眼神就好似和时间一起停止了。

    我沉默,只是伸手在她那白皙的脸蛋上轻轻的拂过,帮她拭去了眼角的泪水,旋即笑道:“沒事的,不管是明天,还是今天,亦或者是以后,都一样,不会有任何的改变。只要我在,你想什么时候找我都行。”

    “嗯!”马欢乖巧的点头,眨巴着眼睛看着我,好一副乖巧可爱的模样,让人心中充满着限趣味。

    “來,现在再正式的來抱一个!”我微微一笑,冲她张开双臂,终于想起了给她一个怀抱。当然,我之所以这样做,那是有私心的,至于私心到底是什么,这个先且不说,待会儿就知道了。

    马欢似乎也记起了我欠她一个拥抱的事情了,刚才因为差点摔跤,一时间忘记了,尽管冲动之下也报过了,可是那个拥抱却算不得是正式的。如今见到我冲她张开怀抱,她就再也顾不得许多,也不管这样会给我和她自己带來什么不良后果,近在咫尺,一扑身便再次的涌入了我的怀中。

    她依然沒有任何的怪异之感,而我却显然在她扑过來的一瞬间就再度找到了那种云端的刺激之感,她那胸前两团嫩肉柔软异常,扑过來时颤动得极为厉害,这一幕恰好被我给捕捉到了,至今还仿若就在眼前,一段极为短暂却非常美好的记忆挥之不去,那剧烈颤抖时的眩晕感依稀还在。直到那对丰满的雪峰和我胸口紧密相连之时,才渐渐消失,然而这一來,那两道震动人心的柔软,在极端饱满的支撑之下,两人之间的距离实在过于狭窄,根本法完全容得下,于是她们便好像要『揉』进我的身体里面一般,我深深的感受到了极端的窒息,隐隐快要法呼吸了。

    我急忙调用体内真元,将呼吸调整均匀,如此美妙的感觉,我可不想因为呼吸的困难而就此错失良机。也不能屏蔽呼吸,因为她身上的体香也同样的让人着『迷』,一股纯牛『奶』的味道,也不知道是她天然自产的还是常年使用了某种牛『奶』沐浴『露』所致。我沒有问她,也不想问,只要她有就行,不用细问出处。[

    “辰哥哥!”马欢细声轻喊,却一动不动的趴在我的肩膀上,一双粉臂紧紧的楼主我的脖子,柔软的感觉渗透到了全身,而她双手的力道显然也不是很弱,紧抱着我的同时,更加缩短了彼此身体之间的距离,那两团嫩肉便挤在我们的身体之间,被挤压变了形状,山峰坍塌,朝着西面八方瘫软下去,面积面大,体积不变,虽然被挤扁了,却也美感十足。

    “嗯?怎么了?”我低头看着她,脸上略带诧异,同时也注意到了那被挤压变形的位置,她们就这样堪堪承受着我们两个人的力量和彼此身体前后的排挤,毫怨言。因她们本身非生灵,未有灵智,也法开口抱怨。

    马欢有说话,忽然抬头,一双动人的眼眸静静的盯着我,柔情似水,然后只见得她轻轻的踮起脚尖,一双红润似水的薄唇顺势落到了我的嘴唇边,感受到她红唇的湿润和柔软,我忍不住深吸一口气,又贪婪的吸吮了一口。

    这妞有擦口红,纯天然的鲜红,纯天然的味道,和她的身体一样,都带着一丝丝的牛『奶』味道,纯天然。

    不愧为小『奶』牛,全身都充满着『奶』牛的味道和气质,那对饱满的雪地更是将这一特征凸显到了极致,这也是我怀疑她身上的『奶』香是纯天然的缘故,从自身身体排出,染于自己全身,以此味道为体香,包裹着冰肌玉肤,扩散于体外,味道十足,引人遐思……

    这不是她的初吻,她这具身体的初吻早在天南湖中就被我给夺走了,当初为了稳住她的呼吸,让她不被憋死,我不得不铤而走险,以自身气息给他导入气息,短时间保住了她的呼吸不停滞,也等于保住了她的生命。

    其实也是有利可图,别的不说,至少得到了一个女孩子柔软的亲吻,不需此行。只是想到最后还是能留住她的『性』命,唉,这也许就是天意吧,要是有当初那个马欢的死,也就不会有现在的马欢了。

    想想当初那个对自己极为冷淡还很讨厌自己的马欢,再想想现在这个经过寒玉灵魂改造的马欢,我不得不感觉庆幸,还是现在的这个马欢比较好,这只小『奶』牛的心,现在是属于我的了,她也只属于我。

    可是那时候的她的身体也还是原先马欢的那个灵魂占据着。而现在的她,却是属于寒玉的灵魂占据着,两者本『性』不一样。

    然而就算是寒玉灵魂所占据之时的初吻,似乎也在她当初的一次激动之下,早就交给了我,于是她的身体和灵魂说代替的两个人的两个初吻都被我早先给夺走了,这个早就不能算作是她的初吻了。

    可以说,我已经占据了她的两次初吻,虽然她这个身体经历了一次重生,前后被两个灵魂说占据过,可是却也能留住其中任意一个的初吻,甚至除了她的处子之身,我连她的身体表面都占据了个遍……

    可是即便如此,我也彷如是初次接受她的拥吻一般,甜腻细嫩,鲜红光滑而又极具『性』,吹可破的薄唇和我的嘴唇紧密相连,亲密间,非常的享受。

    我试图借助舌尖挑开她的贝齿,然而她却更加主动,直接趁我齿门大开,准备偷袭她的唇舌都控制了起,使得我们彼此的舌头紧密的缠在了一起,我也顾不得许多,细细的品尝着她那香甜的小嫩舌,香滑柔嫩。(未完待续……)

    〖∷更新快∷∷纯文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