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天绝剑仙

第048章 宿命辏

    第048章宿命

    看着林清那一脸楚楚可怜的模样,我着实不忍,却也可奈何,很想好生安慰一下,却发现自己找不到安慰的理由

    她之所以会这样,完全是因为我,若是我去安慰,那不会让她感觉到安慰,只会更加激发她心底对我的怨恨。

    我不知所措,茫然的站在那里。

    可是,一切来得那么突然,一柄熟悉的长剑,倏然刺进了我的身体,那正好是心脏方位,她的剑法十分精准,没有一点偏差。[

    纵然我的身体是剑体所铸,可是仓促之下,也没能防得住她的长剑,被天心戳如心脉的那一刹那,我感觉到了疼痛,那不是剑上传来的感觉,而来自于心脉深处。

    她……终于再一次举剑杀我。

    “也许是冥冥之中注定,她要报了那一次森林中,我走火入魔时给她那一剑的伤害吧?”我自嘲的想道。

    一剑换一剑,值得了。

    这一剑,也是我必然要承受的,一剑是因,一剑是果。

    这样也许还能消减一点我对他的愧疚吧?可是为什么,我却没有一点痛快的感觉呢?

    我没有受伤的觉悟,伤口在流血,虽然是剑体,却也拥有着正常人的气血,那是真元的化身,唯一遗憾的是,我似乎没有任何的疼痛感,就这样站在她的面前,四目神,脸上带着淡然的微笑:“这样……你该高兴了吧?”

    “我……”林清刚站起身,就一剑刺入了我的心脉,此时她却木然了,她看着长剑刺入我心脉的那一幕,身体居然再次颤抖了起来。

    “我杀人了。”此时的林清,表情就跟他第一次杀我的时候yyng,没有快意恩仇的感觉,有的只是害怕,作为蜀山弟子,修仙之人,她居然会害怕杀人,我法理解。

    当然,这不用我去理解,她肯定还是第一次杀人,或许他以前用过剑,却只是斩杀妖兽而已,并未杀过人,妖兽和人可不yyng,论是在修仙者,还是在常人的眼里,妖兽都是异类,是魔道,而人,却都是与自己同类的存在。

    于是她才会在真正杀人的那一瞬间,感觉那么的惊慌失措,那么的助。

    “还记得蜀山下的那一切么?当初你就是这样,趁我没有注意,一剑刺进了我的心里。”我笑了,笑的很灿烂。

    我回忆着当初的那一幕幕,她愤怒之下就要举剑要杀我,我情急之下压在她的身上制服了她,而后她又祈求我起来,我要他放弃追杀我,放弃对我的仇恨,可是,当我起身的那一刹那,她的天心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入了我的心房。

    这一幕幕,和现在是那么的相似,同样是她感觉委屈,我见了便是放松警惕(是事实上我现在也根本没有半点警惕),于是他就这样趁机轻而易举的将手中长剑刺入了我的心脉。

    我试图着以此来唤醒他的记忆,那样就算是受伤,或者是死了,那也是值得的,只是我似乎忽略了一点,这些都是本该在她记忆里的,她遗忘的,只是后面的一切罢了。

    林清没有说话,就这样站在那里,只是眼眶不知为何再次湿润了,一行眼泪不由自主的涌落脸颊。

    她在回忆,尽管不记得的后面的一切,可是那挺剑伤人的一幕幕,却从她的脑海深处一闪而过,彷如一片片碎裂的片段一一浮现。

    忽然,她那欣长的玉手五指一颤,从剑柄上离开,然后猛然捂住胸口,将那饱满之地挤压得变了形……嗯,比我还更有技巧。

    只是,她的脸颊却充满着痛苦之色,俏白的脸蛋有些扭曲变形,虽有美色,却法完美的展现出来,然后,她猛然抬起头来看着我,一脸痛苦的说道:“为什么?为什么我的心会那么的疼!”[

    “清儿……”我心惊,不顾胸口的长剑和心脉的疼痛,猛然抓住她的手,可是她却在我抓住她的那一刹那,忽然用力的一甩,我顺势坐倒在地上,飞快的喷出一口鲜血。可是她却仿若未见,猛然抱住了自己的头,尽情的摇曳着,秀发形同波涛,很快便在双手的搂抱下变得凌乱不堪,失去光泽。

    “啊……”猛然的一声惨叫,在我来不及起身去阻止的情况下,她便猛然转身,双手抱头,脚踏虚空,摇摇晃晃的朝着远处遁去,转眼便已然消失踪。

    我大惊,刚要起身去追,却猛然感觉心口一阵撕裂的疼,天心……她居然刺痛了我,剑体原来也不是能完全视疼痛和伤害的,这一次,真正的被天心剑撕裂了剑体,伤到了心脉。

    隐约间,我感觉浑身经脉一阵剧痛,又是一口鲜血溢出,心脉更是犹如锥心一般的疼,身体里面的真元彷如全部被吸入了剑中,连生命力都不能保留,转瞬间就已经倾泻一空。

    而我的身体,在倏然之间也失去全部的力气,变得虚弱不堪,眼前一黑,就这样倒了下去……

    昏倒的那一刹那,我似乎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唉,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爱情,那是多么伤人的东西啊,要是你能早点听我的,不要和她走在一起,那一切也就都不会发生了。”

    木屋前,爷爷继续坐在木桌前喝着茶,可是这一次,他的茶杯刚举起来,却又放了下来,目光猛然洒落在山谷外的天空中,一声哀叹。

    “宿命的羁绊,也许是你我永远都逃离不开的束缚,而他们也注定如此,不可改变,就算是你,也法改变这一切。”

    不远处,一道白光闪过,一个和爷爷年纪相近的白衣老者落到了院子里,恰好坐在了木桌的另一边,与爷爷对面而坐,自作主张的斟茶自饮了一口。

    “是啊,这是宿命,是上天的注定,我们修炼了那么多年,都始终难以看破这一切,尘缘未了,心境不安,永生难以看破规则,踏足三界巅峰……”爷爷微微点头,笑道。

    老者点头,道:“其实也未必,想那天魔老头,他当初不也是尘缘未尽么?他不就已经臻入巅峰,涉足三界最强了么?”

    “最强?呵呵……”爷爷淡然一笑。

    “难道不是么?”天玄老人一脸疑惑的看着爷爷。

    爷爷摇头,眯着眼看着老者,说道:“世上本最强人,那不过是俗人所认而已,只有心境不稳才会苦苦纠缠于此,若是都能看破这些,又何来的强弱之说?其实,你我也不该在此事上议论太多,他能成道,就是洒脱不羁的功劳,逍遥天地间,其实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一味追求修炼之上乘,其实我们已经错了,已经堕入了心境的深渊,不可自拔。”

    老者愕然,随即又笑了,“也对,既然如此,那……”

    “走吧。”不待老者说完,爷爷却是突然一笑,把最后一口茶喝完,便站了起来,满眼怀念的看着周围,那熟悉的一幕幕,院子灵草丛生,一颗灵树立在一旁,周围山林间的硕果累累,最后他才抬头望着天空:“十八年了,整整十八年了,也是时候离开了。”

    “你还怀念个什么劲儿?别说十八年,就算再长时间,也不过如此罢了。想当年你我修炼之时,在一处闭关百年都是常有的事儿,离开时也未见你有如此情怀,难道这些年来,你倒是学会了感怀,莫不是你还开始眷念这凡尘俗世的生活了?”老者不满的说道。

    “身在凡尘,才知凡尘之苦,可我呢,却真真实实的感受到了人间的真情,那可是修仙界最为稀有的东西啊。”爷爷苦笑道。

    “哎,我说你怎么就……难道你不想离开这里了?要永远都留在这个破地方?别忘了,这里灵气虽然充裕,却不够我们修炼的,留在这里,只会一辈子停留在这个境界,再也难以寸进了。”老者语却又不失急切的说道。

    “那……那自然不是了,我是修仙之人,又怎么会如此的婆婆妈妈,因小失大呢?”爷爷摇头否认,却看着远处的天空,叹声道:“我只是担心……”

    “这个我劝你还是免了吧。他们有他们的人生和宿命,我们有我们的宿命和道路,担心也是多余。我们涉足人界,管那凡尘俗事,本是不该,这样不但延误了修行,还惹得一身麻烦。就如我,为了救他,白白损耗了近二十年的修为。”[

    “那还不是我求你的么?你以为我的人情是那么好得到的啊?”爷爷不满的说道。

    “哼,要不是你相求,我还不乐意呢。”老者摇头苦笑。“现在若是再不赶紧抽身,带给我们的只会是更多的麻烦,哪怕是丢了这条老命,你说这又是何苦呢?”

    “这……”爷爷沉默了一会儿,静静的看着老者,好一会儿,他才终于是下定了决心,点头道:“那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不好在说什么,不如……就和我一起去外面游历一番,看看能否参悟先天大道,你看如何?”

    “哈哈,我正有此意……”老者笑道。

    “走吧!”

    “走!”

    于是,两道白光,在这苍天白日之下,显得格外虚渺,转眼划出一道虚空痕迹,消失在茫茫天际。(本卷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