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天绝剑仙

045

    第章

    这声音非常柔弱,充满了虚弱感,显然是出自受伤刚愈的林清之口。

    对我而言,这声音是那么的熟悉,那么的怀念。

    我和爷爷两人的目光纷纷转向林清,却发现她只是轻哼了一声,眼睛都沒睁开,甚至连动都沒动一下。

    显然,她人并沒有醒來,不过此刻她身上的生气却已经越來越浓,恢复得很快,估计是快醒了,方才的声音显然是她要清醒的征兆,或者已经进入了有梦的世界,在梦中所发。[

    有梦那就有灵魂,有灵魂就快要苏醒,一旦灵魂苏醒,和身体契合度恢复正常的话,那她便可以醒來了。

    眼看着林清就要醒來,我心里的激动自是不用多说。

    在等待林清彻底清醒之前,我的心底却还有一个疑问,于是便问了出來。

    “哦,对了爷爷,你刚才说她只要晋级到一个境界,就能与五灵兽合体,那么她要晋升到什么境界,才能与五灵兽合体!”

    “仙灵兽!”爷爷答道。

    “仙灵兽!”我愕然。

    爷爷微微一笑,点头道:“嗯,只有等她修为达到了仙灵兽的地步,才能与其余灵兽合体,才能不死不灭,才能……可分可合!”

    我点头,却是一阵语,敢情我是一直都在浪费感情啊!一只灵兽修炼了数万年才凝聚了人玄三重的力量,要让他达到仙灵兽……那该有多大的难度啊!又得需要多长时间。

    于是,我索性放弃了这个念头,也放弃了这个看起來根本法完成的目标。

    ……

    等待的时间是人生最痛苦的,正如现在,我在这里足足等了近五个小时了,林清却还是沒有醒來,眼看距离七天的期限并不多了,我心里隐隐有些着急。

    本來按照爷爷所说,只要换血大法正常施展完成之后,林清便会慢慢醒來,可是现在都过去那么久了,却还是一点反应都沒有。

    到了现在,我甚至怀疑,爷爷到底是不是因为让我安心而欺骗我,说林清只是因为昏迷了太久,在寻找适应点。

    不过想想,总归我还是会知道的,爷爷沒有必要隐瞒,就算他隐瞒,也最多能隐瞒我一会儿而已,林清不醒,只要七天期限一过,一切都会暴露,我很快就会知道,爷爷沒有必要去做这种沒用的事情。

    又过了一个小时,我心底的焦急越來越浓,缓缓走到林清身边,就地蹲在她的面前,双眸丝丝的盯着她那俏白的脸蛋,这是一种病态的白,非自然白,但是却也将他那本就白皙的脸蛋衬托得更加美丽动人。

    轻轻的拂过脸颊,我的心中百般心痛,那一寸寸的肌肤,似乎都充满着针尖,刺痛了我的指尖,刺进了心脏,锥心刺骨的疼痛,让我浑身颤抖,一行眼泪忍不住缓缓流了出來,正好掉在了林清的脸上。

    往事一幕幕的再度涌现在脑海之中,。

    那一次的旖旎相遇,水池里的半裸女子,洁白的肌肤,乌黑的发丝沉浸在水中,回眸的一刹那,那种颤动人心的感觉,是那么的真实。

    那一天的生死与共,心灵血肉的交替,彼此身体里流淌着对方的血液,那种比亲情更浓的情感,让人忘乎所以,深深的陷落进去,不可自拔。[

    那一剑的断情绝恋,生死轮回的一刹那,心中的疼痛,是那么的剧烈……

    想起往事种种,我的心灵深处似乎铭刻下了一个烙印,永生难以抹去,也不想抹去。

    “嘤咛!”

    一道熟悉的呻吟之声,侵入耳膜,颤动了我的心灵,那是林清才有的声音,恰如银铃般的动听,虽有些虚弱,却让人欣喜。

    林清醒了,我很高兴,也很兴奋。

    只是,当我看到她眼神里的漠然之时,心底却是猛然一颤,似乎有许多的东西在脑海之中流逝。

    对,这就是我从林清眼眸之中看到的一种感觉,深入我心,是那么的真实,那么的……让人害怕,让人心悸。

    这是一种失去的感觉,隐隐有种让人空虚的感觉。

    ……

    “我……我这是在哪里!”林清环视了一眼周围,最终将目光洒落在我的身上,一脸迷茫的看着我,红唇蠕动,唇角已然恢复了血色,楚楚动人,让人恨不得立刻咬上一口,细细品尝一番。

    我忘乎所以,看到林清醒,我心里异常的激动,她就这样平平的坐在草地上,正好与我正面相对,彼此的眼神只距离了半米之远,看着她那漂亮的睫毛一动一动的,甚是迷人,近在咫尺,只要稍微靠前一点,便能触及得到。

    我心底激动异常,强忍住扑上去将她搂入怀中的冲动,兴奋异常的喊道:“你醒了,你终于醒了,太好了!”

    我忘乎所以,心底的激动不容掩饰,又是一行泪流涌下,这是激动的泪水,也是兴奋过度的见证,她……这个被我伤害了的女人,让终于又回到了我的身边,她活过了。

    终于,我还是忍住心底的激动,双手一抱,正好揽住了林清娇躯,那两股令人窒息的柔软,是那么的渗透人心,只是如今的我,根本不及去感受。

    “你……”林清瞪着眼睛看着我,眼神之中充满着骇然和羞意,却是突然眼神一寒,张手猛地一,我一个不慎,便被倒出去,摔在了一旁的大树之下,她的地玄境界虽然尚未恢复,但是身为修炼之人,她的本身力道却并不寻常。

    一切变化得太快,我几乎法反应,意识也瞬间卡壳,法继续流转,只能一脸惊讶的看着林清。

    “清儿……”我一脸愕然,浑然有被摔疼的感觉,或许身为剑体,我已然不知道了疼痛,只不过心底深处,却隐隐有种针尖的疼痛在缓缓蔓延,说不出出处,却真实存在。

    这一刻,我心底似乎升起了一股让人撕心裂肺的感觉,强忍着才有爆发,只是能够依稀的明白,它迟早都会爆发,我的隐忍不可能持续太久。

    果然,林清的一句话,让我瞬间从兴奋降到了绝望冰点,一股刺心的寒冷在心底蔓延,,(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