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天绝剑仙

第014章 开战!

    听着叶辰这些看似很有道理的话,小狐狸有些诧异,这家伙还是挺知情识理的嘛,不愧是自己的主人,有远见,又知道为家人着想。

    不过很快他就忍不住鄙夷了叶辰一眼,丢出一句让叶辰有些惭愧的话来。

    “哼,主人这话就不对了。”小狐狸不满的说道。

    “哦?有什么不对?”叶辰诧异。

    “你有剑灵帮忙,自然是不会害怕法增强修为了?只要找齐了九大剑灵,你根本就不用担心法飞升成仙,法踏足天玄巅峰好不好?对你而言,这些当然是作用不大了,可是你想过没有,这对于别人,却是举足轻重的存在啊。”[

    感觉到小狐狸的话里很有鄙夷的成分,叶辰顿时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两声,说道:“说的也有道理,不过,你不也说了,我说的只是我自己不需要嘛,又没说别人,况且事到如今,我暂时也没这个心思去管别人啊。所以,我说的也是事实嘛。”

    小狐狸轻哼一声,没有再说什么,她感觉这个主人有点耻了,但是身为主人的灵宠,她也不能把这些说出来,毕竟这对她没有好处。

    宠物就要有宠物的觉悟,故的去惹恼主人是不对的,那样很可能会遭到主人的报复或者虐待,而且对方是自己的主人,要说他耻,那她自己岂不是耻之人的宠物?yyng要遭殃。

    主仆一场,主人遭殃,仆人势必也会跟着遭殃。

    换言之,主人的荣辱和灵宠是息息相关的,你荣我荣,你辱我辱。

    叶辰也不再和小狐狸用神识交流了,这样很耗费神识,虽然这点消耗他还不在乎,毕竟修仙者的神识可以限的使用神识交流来传递信息。但是眼前的情势极为险峻,却不是他可以忽视的。

    天妖豹似乎已经将叶辰当做了一个完全没有抵抗能力的猎物,一时竟然没有急着出手,只是站在远处紧紧的盯着他们,神色之中不乏有一些轻蔑和耻笑,同时还有些贪婪,就跟一个饿得快死的人,忽然看见眼前摆着一只红烧鸡一般,看起来就快要流口水了。

    叶辰神识一直放在天妖兽的身上,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对于他的这些表现,他自然是看在眼里。

    作为修仙者,尽管面对的不是人,但是却也能从对方的神色之中分辨出它的情绪变化,这是神识的作用,也是感悟之力使然,从这些表现上,他完全可以感悟到妖兽内心的贪婪和喜悦。

    这,也是他不得不收回和小狐狸交流的神识的主要原因,面对一只七级妖兽,他不敢太过于放松,势均力敌,放松则可能立刻送命,这不是战场,却也是战场,甚至比战场更加恐怖。

    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当然,他并不惧怕,也不能惧怕!

    那天妖豹似乎知道叶辰的谈话已经完毕,已然开始逐渐靠近,到最后,彼此已经靠的很近,叶辰几乎都可以感受到那妖兽的鼻息逐渐的加重,就连它身上散发出来的妖兽气息也逐渐的转浓。

    叶辰笑了笑,让小狐狸继续趴在肩膀上,而后掌心已经幻化出一柄真元长剑,剑柄泛着白光,光芒一闪一闪的,胜似那夜空里漫天的星辰,非常的耀眼。

    天妖豹低吼一声,周身竟然散发出一道淡褐色的光芒,这与其本体淡褐色的皮毛极为相近,若是不仔细看,几乎法看出这是一道真元防护。

    叶辰神识一直在天妖豹身上,以他现在地玄二重的修为,对付一只七级灵兽,他有理由小心谨慎,尽管他知道自己不用惧怕,最后甚至可以斩杀对方,但是他仍然不敢大意,他知道,一旦自己麻痹大意了,就算不死,侥幸杀了对方,自己也定然会负伤的。

    他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战场上,一个大意就必然要损兵折将,甚至是兵败一方,特别是在势均力敌的情况下,一旦发生了这种事情,那么胜败便可能会立见分晓。

    至于逃跑……他的人生字典里还没有这个词,他深知不拼就一定会输,但是拼了却可能会赢的道理,所以他索性决定拼了。

    再者他也不能逃跑,一旦他在胜负未分之下,未战先逃,那就就说明他害怕了,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心境会大受影响,修为再难精进半步,甚至还可能会倒退,作为一个修仙之人,这一点是必须要懂的,心境不稳,在修行途中走火入魔的风险是极高的,修为倒退这已经算是最好的了。[

    “为了妖丹,冲啊!”

    叶辰厉喝一声,反客为主,变被动为主动,手中真元长剑倏然击出,剑身刹那间化作了五段,距离剑尖最近的一段顿时化作一道遁光,呼啸着迎上了天妖豹的头颅。

    一击必杀。

    只是,那天妖豹也不是省油的灯,似乎听懂了叶辰的话,知道对手要取他的内丹,当下暴怒,身形不退反进,口中一道妖气喷薄而出,同样是带着呼啸的风声,卷向叶辰的剑芒。

    叶辰冷笑,他自然知道妖兽到了七级早已经开启了灵智,毕竟就连小狐狸这样的低级灵兽都可以做到,何况是一只堪比八级的七级妖兽?

    他之所以那么做,目的便是要引起那天妖豹的怒气,怒则心乱,这对于大战极为不利,对妖兽不利,但是对他来说却是最大的益处,至对手于死地,就等于给自己予活路。

    要知道妖兽自身全部修为都聚集在妖丹之中,妖丹是妖兽的本源,是生命,是所有,是他们的荣誉。

    这样重要的东西,岂能让人随便的觊觎,甚至是取走?一旦被人取走,那他的修为和生命,乃至于全部荣誉,那么一切都得玩完。

    这也是妖兽界的耻辱,可不仅仅是妖兽本身一个。

    所以对于叶辰这种侮辱性的言语,它深感愤怒,打蛇打七寸,辱人辱其魂,妖丹就是妖兽的灵魂,岂能容许别人随意一句话就被取走?这是对它们最大的侮辱。

    眼见天妖豹吐出的妖气直接吞没了自己的剑芒,叶辰脸色顿时凝重了起来,这妖兽的力量,似乎比一般的七级妖兽都要厉害,他有种法力敌的感觉。

    他没有退缩,第二段剑芒再次呼啸而出,这次他在剑芒中注入了五层的力量,比之前那三层的力量高了将近一倍,厉害程度自然更甚。

    他不敢全力出击,因为他还没摸清楚这妖兽的力量到底有几分。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若是不能知己知彼,就不能肯定能否顺利杀敌,他必须保留一点逃走的力气,虽说不能惧怕,但是那也只是在事前不能惧怕,一旦真的遇到了致命的危险,谁还会傻到拼死以对?这简直就是在拼生命力,是找死。

    能逃最好,除非是遇到了真正必死的情形,已经别选择了,身入绝境,方能以命相搏,毕竟那时候不拼就只能等死,这不是一个应战者的选择。

    能逃则逃,能活则活。

    相比较于死,活命还是最重要的,试问没了生命,再好的前程又有何用?如果能不死,纵然修为被局限,未来前程被斩断,或者走火入魔身先死,那也好过直接被对手秒杀来的好一些。

    修仙者是有荣誉的,可以死在自己的手里,也可以死在敌人的手里,但是被一只妖兽所杀,这便是最大的耻辱,而且还是一只修为和你相近的妖兽。

    这就好像你明明可以从一条河里走过,河水还不及膝盖,可你偏偏被淹死在这条河里一般,耻辱,天大的耻辱,绝对的耻辱。

    天妖豹也不是自大的存在,他知道叶辰这一击迅猛比,绝非之前那道剑芒可以媲美的,自己的一招可以湮灭对方第一招,但是绝对法干的过这第二招。

    有兵器始终还是比较好的,当然,这只是在同等级,或者力量相若的情况下,不然修为高的也完全可以利用一双肉掌媲美一个仗着法器的低级修士的,试问你连对方的护体防御都法击破,如何跟人对战?

    可是在同等级的战斗中,有兵器完全可以压制对方的一双肉掌,这就好比一柄法器和一具肉身这般,固然肉身也可以经过炼体与法器媲美,但是那也是极少的存在,换做是普通的肉身,绝对不是这法器的一合之众。[

    就拿现实中的例子来说,一块豆腐和一块砖块大小相若,但是豆腐是绝对法和砖块相比的,一拼之下,高下立分,而现在,豆腐就是没有法器的天妖豹,砖块就是手持真元剑的叶辰,或者说是他的真元剑,尽管真元剑并非法器,也并非真剑,至少这是一种极为霸道的攻击法术。

    那天妖豹自然也非等闲之辈,似乎看出了自己的弱点,当下闪身退开,叶辰的剑气斩灭了天妖豹的攻击之后,继续化作光影朝着前方逼近,剑气穿过天妖豹原先的位置,直接轰在了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上。

    “轰!”

    一声巨响传来,那棵大树在顷刻间被剑气粉碎,化作齑粉,散落一地。

    那天妖豹刚站稳身形,忍不住瞥了一眼那棵大树,眼中明显闪过一丝惊恐,然后惊恐的看着叶辰,也不急着出手。

    叶辰冷笑一声,却不留手,他现在知道了自己的力量和天妖豹差别不大,而且自己的攻击法术显然不是天妖豹所能比拟的,他胜算极大,于是再也不想lng费时间。

    杀敌必须要快要狠,更要直接了当,留着后患始终难免夜长梦多始,他可不想放虎归山,将来给自己留下穷的遗患。

    “嗤啦”一声,他手心的长剑所形成的第三道剑芒呼啸而过,夹带着一阵撕裂的声音,彷如可以将空间给撕裂,然后化作了一道速度极快,肉眼难辨的光芒,迅速的轰向那天妖豹的落脚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