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天绝剑仙

第014章 枯骨宗少主

    云天萧是枯骨宗少主,可是修为却是门派中不堪入流的存在。

    几天前门派举行了一年一度的授功大典,作为宗主的三儿子,他也参与其中,可是让他感到愤怒的是,二哥和大姐都得到了门派的地级功法,他却只得到一套人级的功法。

    他很愤怒,也很悲哀。

    愤怒的是没有得到重视,悲哀的是……他的修为太低,怨不得别人。

    枯骨宗虽说是魔道门派,但是其门下的规矩却也非常严格。一些宗门弟子只能修炼门派人级功法,视为二流弟子,只有修为进入地玄境界的弟子,才能有福气修炼地级功法,成为门派核心弟子。[

    作为宗主之子,云天萧却只得到这样的待遇,他能不愤怒?又如何能不感到悲哀?

    是,他身份显赫,是一宗之主的后代。

    奈门规限制,他的修为又仅仅如此,就算是身为宗主的父亲,也不能给予他太好的待遇。不然被门派其他人知道,闲话倒是不要紧,毕竟都是魔族中人,早被人说惯了闲话。可是如果为此坏了门规,引来门派其他高手的不满,那就太不应该了。

    毕竟在宗门中也不是宗主一人为尊的,很多事情,只要不过分他能做主,但是一些涉及门派发展的大事,就得要经过长老们一致的商讨,譬如……云天萧这样的事情。在很多人看来,如果为了他一个人而坏了规矩,就等于是有碍门派发展了。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若是有人违背,而且那个人还是宗主自己的话,那以后谁还会听话?谁还会遵守门规?他这个宗主在宗门中又还有什么声望可言?

    就这一点,枯骨宗宗主也很奈,只能默默的接受,接受儿子的悲剧人生。

    他不能逾越雷池,不能视门规为难物,不能将历代前辈辛辛苦苦创立,并苦心经营成为魔界第三大派的门派入万劫不复之地。

    规矩就是规矩,不能因为身份的差异而改变,这一点,在华夏乃至于世界上很多人显然都不如这魔道门派,他们权臣贵胄,视法律,视人权……

    所以,云天萧只能认命,没办法,修为太差了。问题在自己身上,不得怨天尤人,怪只怪自己太能了。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的修炼不可谓不刻苦,但是却始终不得其速,很多新入门弟子的修为都已经超越了他,可是他却还在原地踏步。

    他愤怒,却法,他悲哀,是事实。

    他一气之下,离开宗门,跑到这魔界森林来消气。

    因为只有这个地方,才能满足他的发泄的要求。为什么?这里的小妖小魔多,好欺负。

    今天带着几个属下在这魔界森林游荡,刚欺负完一只还未成型的黑熊妖,没想到居然遇见了正道中人,于是乎,他就感觉自己机会来了。

    不是很多人都小看自己么?这次看他们还怎么敢那样,只要自己抓到正道入侵魔族的奸细,阻止正道进攻,那就是天大的功德,论是枯骨宗,还是其他魔族中人,都必须承认自己的功德。

    到时候别说门下弟子不敢小瞧,自己的父亲和哥哥姐姐也一定不敢小瞧自己,甚至会把宗主的位置传给自己,乃至于让自己成为魔族的功臣,魔族的至尊,媲美当年的天魔门主重生之重症病人。

    不得不说,天魔门主在魔族的声望是人能够企及的,在绝大多数魔族人的眼里,那是偶像般的存在,作为魔族一大门派的少主,云天萧也不例外。

    这个魔界的至强,魔界的领导者,他曾多次进攻正道,进攻蜀山,昆仑,他的名字,响彻正魔两界。

    虽然后来失踪了,但是他的功绩卓越,人可敌,不可遗忘。[

    曾经,他有过这样的念头,一路攀爬,誓要走向偶像那条成功之路,强者之路。

    可惜,他的根骨太差,修炼太慢,于是不得不渐渐的削弱这个目标。

    />

    不过对他来说,天魔门主还是他追求的目标,尽管这个目标非常的遥远,但是他还是不肯放弃。

    想想几天前自己被测出修为只有人玄三重境界时,哥哥姐姐们看自己时那轻蔑的眼神,还有父亲看自己时那恨铁不成钢的目光,他就一肚子的怒气。

    曾经在一次不经意的情况下,他偷听到门派两名核心弟子提起一件事情,说是自己的父亲准备在将来把宗主位置交给哥哥,而且还有意要把自己冷落下去。

    他心中触动不已,很愤怒,甚至去找父亲理论过,最后得到的结果就是父亲的一句话。

    “都到了这种地步,你还不思己过,不知悔改,真是太让我失望了。这样的话,若是把门派交到你手里,让我怎么能够放心?回去好好想想吧,想明白了,或许你就明白为父的苦心了。是龙是虫,就看你自己了,如果你当真能做到让为父满意,让门下弟子信服,那我就把宗主的位置交给你,如若不然……那就不要来否定我的决定。或许,你哥哥比你做的更好。”

    回去之后,他果然静下来仔细的想了想,于是很快他就知道问题所在。

    说到底,还是修为太差惹的祸。

    从此之后,他便更加刻苦修炼,誓要超越哥哥姐姐,让父亲满意,让全宗门的人满意,成为宗门唯一的继任人选。

    他要争,和哥哥姐姐争。为这个,他拼搏了。但是,结果很显然,他失败了。

    在十年一度的授功大典上,他失败了,很彻底,得到的不是荣耀,是别人看自己时那轻蔑和不屑的眼神。

    不只是别人,就连自己的亲人,都是如此……

    曾几何时,他一度被魔族的人称之为废物,魔族的耻辱,枯骨宗的废材弟子。

    他愤怒,挣扎,辩解,却毫成果。

    因为这都是事实,他不敢承认,也法否认,只能任由事实不断的冲击着自己那颗满目疮痍的心灵。

    今天,他机会来了。

    所以在收到属下的禀报之后,他没有犹豫,拉着几名手下,带着喜悦和期待,冲向了对方,誓要抓住这个得来不易的机会。

    魔界森林边际,矗立着不算太高的大山,在黑夜之中,犹如一个守护神将,守护着下边的边森林。

    山顶上,蓝衣女子师徒还站在那里,看着下面的一幕幕。[

    忽然,蓝衣女子的眉头皱了皱,看了一眼不远处乌七八黑的树林,笑着说道:“没想到那个废物居然也在这里,看样子今天有好戏看了重生之落难千金。”

    黑衣女子听了也朝着那边看去,眉头一挑:“师父,听说那家伙身边有一个地玄高手保护着,你说他能对付得了么?”

    “哟,这么快就担心他了?”蓝衣女子微微一笑。

    “师父你说什么呢?我才没有担心他,我只不过是……”黑衣女子娇嗔一声,不满的说道。

    蓝衣女子凤眉一挑,然后眨了眨漂亮的大眼睛问道:“只不过什么?”

    “只不过不想看着他吃亏而已!”黑衣女子鼓足了勇气说道。

    “那还是担心他。”蓝衣女子果断的做出判断。

    “师父……”

    看了一眼黑衣女子那略带娇羞的面容,蓝衣摇了摇头,苦笑道:“放心吧,他不会有事的,同样是地玄境界的修为,他的体质特殊,功法强大,就算那废物身边真有地玄高手在,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可是……”黑衣女子一急,“我还是很担心,师父,不如你让我下去帮帮他吧?”

    “唉,为师都不急,你急什么?”蓝衣女子哀叹一声。

    黑衣女子一听目光一凛,一脸谨慎的看着蓝衣女子:“师父,你这话什么意思?”

    “额,我的意思是,我们不用担心,如果他真应付不了,我们在下去帮忙也不迟嘛!”蓝衣女子媚眼一转,看着自己的弟子,略带尴尬的笑道。

    “哦?就这样么?”黑衣女子一脸不信的问道。

    “不然呢?”

    “嗯,我知道,师父最疼我了。”黑衣女子笑脸如花,然后转身看向下面的森林。

    “放心吧,他身边还有个修为莫测的女人在,我们不用出手,若是连她都解决不了,我们就算出去了也是白搭。”蓝衣女子笑着说道。

    黑衣女子没有回答,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下面,看着树林里,孤男寡女两个身影,彼此纠缠不清,缠绵悱恻的一幕幕。

    “这孩子。”蓝衣女子摇了摇头,也顺眼望去。

    然而,当她的目光触及到森林之时,眼中却是闪过一丝遗憾之色,同时,还有一丝丝的苦涩。

    再看身边的黑衣女子,看她一脸真诚和幸福的样子,她的脸色更加黯然。

    世人皆说痴情苦,身在情海中的女人,却是那般的幸福,真让人……嫉妒。

    对,就是嫉妒。

    她也曾有过类似的情感纠葛,只是很可惜,那个男人对她毫感觉。

    最终,她失败了。

    现在看到自己家徒儿居然也陷入了情网之中,不可自拔,她心中酸涩,像醋一般。

    可是,为什么会这样呢?是担心她泥足深陷么?还是看不习惯?又或者是别的?

    到底是不容于情,还是不容于人?

    还有,这个男人的身上,为什么能找到那个男人身上的那种感觉?

    关气息,这是灵魂深处的感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