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天绝剑仙

第007章 浴室春女

    偷入浴室中,善解人衣手。

    前者乃流氓行为,后者乃绝世法典。

    叶辰自认练就了一双善解人衣的妙手,三两下就除去了林清身上的束缚。

    只是这偷入浴室,却并非如此。

    堂堂正正,何來偷之说?

    林清倒沒什么,已然不是第一次和叶辰这般接触了,她习惯,也自然了。

    所以,在叶辰发起进攻的时候,她选择了无条件配合,使得叶辰那善解人衣的手法变得格外纯熟,一招致命,衣衫不烂,却翩然飞走,洒落大地武王。

    紫色的地板,格外出众,衣衫素裹,不再妙体,只在大地,彷如将林清的娇躯,与大地相互融合,一衫可阻大地万物,只是本体却已乍泄。

    只可怜了慕容嫣,未经人事,长这么大,除去父母,初次在人前展露身姿,还是不着一缕的方式,她内心娇羞,身体更是娇羞。

    红晕,不仅在脸上,脖颈也受到了感染,通红一片,诱人不浅,惹人怜爱。

    叶辰的手,不听使唤,转移了目标,前一刻还在林清的身上徘徊,转瞬便來到了慕容嫣的脖颈之上,在那红成一片的位置轻轻的抚摸。

    “嗯哼!”

    慕容嫣娇哼一声,通红的范围不断的扩大。

    既要红,那就红个通透,

    既要看,那就看个仔细,

    既要玩,那就玩个彻底。

    突然,叶辰有了一个全新的想法,于是就着手去实践。

    眼见着叶辰那双善解人衣的手解开自己的裙带,肩带也褪了下來,露出凝脂般的香肩和玉臂,慕容嫣娇躯微颤。

    “嘤咛!”

    地玄高手,也终究是女人,敏感的肌肤,在男儿那灼热的双手抚弄下,她再次娇吟不断。

    “噗嗤!”

    林清看在眼里,笑颜如花,娇躯颤抖,那饱满的胸脯不停的颤动着,那一抹突起的红点随之而动,浑身都在颤栗,浑身都在诱人,浑身能让男人血脉喷张,激情澎湃的部位都暴露无遗。

    “笑什么?”

    叶辰看在眼里,一览无遗,忙放下手上的活计,将面色娇羞的慕容嫣拉到靠墙壁的位置,善解人衣手倏然施展,将她身上的裙子脱了下來,只留内在。

    除去保障,叶辰并不着急,只在她纤腰处处凝神一瞬,吞了吞唾沫,又着手轻抚,惹得她娇躯微颤,嘴唇轻蠕,声声吟叫,这才目标转移。

    林清无言,看着人形狼性靠近,她面色更红,意识深处,画面种种。

    “为你这一笑,必须得惩罚!”

    看着林清娇躯颤抖所带來的诱惑力,叶辰隐忍不发,却不得不发,猛地扑了过去,将她按在墙壁上,一双手轻柔的在她那极富弹性的香臀上抚摸着,致使她娇躯颤动得更加严重。

    柔滑细腻,白若冬雪,抚摸起來,手感一流,爆发前的一瞬间,叶辰悄然的将她的右腿抱在腰间,使他独立难支,只能完全靠在墙壁上。

    叶辰一个退步,带动着林清,失去墙壁的依靠,她只能尽一切可能的抱紧叶辰,娇躯完全的黏在了他的怀里,彼此胸口相对。

    明显感觉胸口两粒豆大的东西在那滑动着,虽是隔着衣衫,可叶辰却感知甚深,忍不住拉开彼此的距离,着手一捏,如水般清凉的尤物捏在食指和拇指间,略一用力,娇吟声起,顿时便觉一股粘稠之物落入指间,花洒沒开,水却先出,只是源头非比一般。

    血液在流动,手感在增强,暴涨的胸脯,小豆变花生。

    那一道道呻吟不断,未能入人之耳,叶辰仿若未闻,全心全意将手感收入心底,身体里那不可压抑的感觉顿时爆满,一时不查,他的手劲未能得到控制,竟倏然加大了。

    “啊……”

    惨叫?

    不,那是一种幸福的声音,格外强烈,面色羞红中带着一丝痛苦,不深,也不浅雌蜂帝国全文阅读。

    忽然,窗外一道白影急速掠过,叶辰沒看见,林清沒看见,唯有慕容嫣,似有所查,不经意的扫了一眼。

    这一眼,压住了她心底的羞意,一抹谨慎爬上脸颊。

    “怎么了?”

    叶辰痴迷着,却也谨慎者,有小衣的提醒,他比任何人都要早些发现异常。

    “我也不知道,好像有一个修仙高手站在附近!”

    情绪的迷离,使得慕容嫣无法做出有效的判断,就算如今,也不例外。

    不得不说,**之物,当真是害人不浅,能使人迷失,能使人放开一切,甚至是罪恶,尊严,法力……

    只是,永远都看不透!

    林清光着身子,气喘吁吁,脸上的红晕经久未消。

    叶辰淡然一笑,“不,你错了,是三个!”

    说着他沒理会,继续攻城略地,攀上了小山丘,只是低着头,并非是手,刀枪和恶爪,皆不如唇舌,以柔克柔,感觉更美。

    林清娇吟,浑身酥软无力,虽听着叶辰的话语,却來不及理会。

    高手,就算高手又如何?自己也是高手,此刻不也被征伐得毫无还手之力。

    这一刻,她的人生观不见了,修仙观也不见了,甚至连人情世故都遗忘得一干二净,直到……

    “蜀山!”

    惊呼一声,林清不顾胸口的酥软,猛地挑起,却觉胸口刺痛袭來,一双锋利的牙齿正咬在上面,她明显感觉一股清流从中喷出,下面某处也一度沦陷,仙霖喷涌。

    极度的不适,让她重重的呻吟,心中刚有的吃惊也瞬间被这种感觉所湮灭,痛苦中的幸福,幸福中的痛苦,两者谁轻谁重?

    答案显然是一致的!

    “嫣儿,穿好衣服,我先出去看看!”

    叶辰笑了笑,舔了舔嘴唇,满足的放开了林清,也冲出了房间。

    蜀山高手光临,若不迎接,成何体统,自己怎么说也是蜀山的女婿,礼不能失,尽管深知來者必将不善。

    慕容嫣点头,心里的娇羞早被那道白影驱散,只是废了叶辰的一招善解人衣手,刚褪下的裙子,不得已又恢复了原样,肩带稳挂,凝脂只现于脖颈,香肩半露。

    低头,齿痕依旧,白乳色鲜液蔓延,胜在未曾流血。

    纤手轻拭,朱唇轻咬,眉头微皱,脸色几经轮回,痛意袭來,林清再次娇吟,只是此次非他人所致,感觉略有不同。

    纤手一挥,紫色的地板回归本源,紫衣披肩,林清束了束发丝,垂落了两旁,香肩若隐若现。

    对视一眼,娇羞顿现,二女回味从前,各是面色羞红,万般妩媚。

    这时,又是两道人影,从那窗外飘然而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