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少年剑皇

第238章 楚韵的决心

    “自私?”

    秦轩不知道楚韵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

    楚韵看他一脸迷惑,并没有立刻解释。感觉到自己现在还躺着,而秦轩竟然就趴在自己身上,接着道:“能……扶我起来吗……我不习惯……躺着……”

    “行。”

    秦轩点了点头,扶着她肩膀靠在了一棵树干上,算是半坐了起来,然后秦轩仍然一手握着她的手,连同那龙形玉符一起,没有离开。

    秦轩有点怕她一离开这玉符就真的死翘翘了,那自己可就白忙活了。

    “你先好好休息一下,我努力吸点真气。”

    秦轩说着,感受了一下周围的空气环境,发现这世俗界跟玄界中完全没法相比,不过因为在连绵山丘之中,倒是比城市中要稍微好一些。

    “别忙活了……在这哪吸的到什么真气……”楚韵勉强一笑,“除非你肯陪我在这……过一晚上……一晚上可能吸收到不少了……”

    “那不可能。等确定你死不了我就该走了。”

    秦轩说道。

    虽然这楚韵或许真是好人,但怎么说也是魔修。她说她是好人秦轩不信,同样的秦轩如果跟谁说她是好人,对方肯定也不会信。

    这种情况下,秦轩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和她多接触比较好。

    “对了,你刚刚说我自私,这话怎么说?我可是被你吸干净多少次了,还从没跟你要过什么?”

    秦轩有点郁闷。

    “难道不是?让你救我……你不救我……发现剑心坏了……才来救我……”楚韵似笑非笑。

    “屁,当然不是。”

    秦轩否认道:“就算把你救活,我那剑心还是没恢复成原来那样,老天已经认为我把你杀死了。”

    “那你还……救我做什么……是不是很后悔?”

    楚韵笑得很开心。

    “后悔你妹啊。我只是觉得亲手杀死了一个好人,那对不起自己良心。”秦轩撇了撇嘴,“对了,这一剑算我对不起你,错怪你了。”

    “对不起……就好了吗……”

    楚韵苦笑。

    她知道自己虽然逃过一死,但魔丹受伤太重,对今后修炼影响太大了。本来凭她的天资,完全可以在二十五岁就达到元婴期的境界,魔丹化为魔婴,成为修炼界一方大佬的存在。

    但现在,她却有可能终生到不了那个境界了。

    秦轩当然知道这一点,但对此也无能为力,只好沉默不语。

    “你杀了我。”

    楚韵忽然轻声说道。

    “什么?”

    秦轩皱眉。

    “你杀了我。”

    楚韵与他对视,强调了一遍。

    “靠,你以为我是傻逼吗?千辛万苦把你拉扯回来,你让我再杀了你?”秦轩真的怀疑这妹子脑子坏掉了。

    “那你就别后悔……只要有机会……我一定杀你……”

    楚韵威胁道。

    “……”

    秦轩测过了头,没再说话。

    他当然知道为什么。自己这一剑,几乎毁了她的一生。魔丹碎了再凝,她的修炼前途几乎毁了,除非有什么大机遇,不然不可能再有寸进。

    这种情况下,楚韵恨极了自己也是正常的,甚至于以后想杀自己,秦轩也绝不会怪她。

    “不管如何,现在我不会杀你,甚至以后也不会……”秦轩一边说着,一边紧盯着楚韵水灵灵的双眼,“如果你以后想报仇,尽管来,这是我欠你的。”

    我欠你的。

    这四个字,让楚韵心中为之一颤。让她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是有担当的,至少犯了什么错并不会逃避。可惜,这并不会让她想要报仇的火焰熄灭。

    在竞争惨烈的魔门,一旦自己魔丹破碎的消息传了出去……那后果几乎是毁灭性的,特别自己还是魔修们公认的魔门两大美女之一。

    她可以预见,到那个时候,以往那些垂涎自己美色的魔修们,月魔宫的那些所谓的师兄弟们,会对自己做出什么样可怖的事情,而自己的下场将会多么凄惨。

    “只要杀了你……我会自杀……”

    楚韵闭上了眼睛,睫毛微颤,表明了自己的决心。

    “自杀你妹啊。”

    秦轩骂了一句,他最烦的就是动不动就说自杀的人,活得好好的干嘛自杀?就算修为无法寸进,也不见得就是世界末日了。

    “秦轩……你不懂魔门……”

    楚韵无奈的摇了摇头。

    “是,我是不懂魔门。不过不管什么时候你来找我报仇,我是不会坐以待毙的。我不会杀你,但也不会被你杀,只因为我在这世上还有牵挂。”

    秦轩说着,见她情况稳定,应该不会死翘翘了,终于松开了手,同时将龙形玉符抢了过来。

    “这玉符我拿走了,免得你仗着玉符去吸别人的真气,祸害人间。”

    秦轩说道。

    “咳咳……秦轩,其实也就你这么傻……”楚韵睫毛微颤,嘴角一翘,“开始不是你给我疗伤……我怎么可能吸得走你的真气……”

    秦轩一想,好像的确如此。

    龙形玉符要吸收别人的真气,必须找到对方真气运行的经脉线路,从外面一路通到丹田。要知道每个人修炼不同的**,体内真气运行的线路都是不同的,只要错了一步,就是经脉闭塞,根本很难吸出真气。

    也就秦轩这个傻逼,当时不明真相的主动输送真气去救楚韵,结果被她一下子探明了真气路线。

    “不管怎么样,这玉符我拿走了。有本事回来抢。”

    秦轩说完,终于转身离去。

    “咳……呵呵……”

    楚韵半靠在树干上,望着秦轩身影逐渐远去,只觉得一片凄凉,忽然觉得好累好累。这一辈子二十年来,她感觉自己始终在跟人勾心斗角中度过。

    小时候跟师父,跟师兄、师弟、师姐、师妹们;出了月魔宫历练,又遇到天魔宫的那群色鬼;现在,又跟一名精明的少年剑客拼个你死我活。

    最后,自己终于被这个少年剑客给毁了。

    山间凉爽的秋风,吹在她身上竟然让她感觉有些冷了,这是她从没体验过的感觉,这让她心中更添悲凉。

    她扶着树干想要站起身来,但就在这时,她看到秦轩的身影折返了回来,离自己越来越近。

    “他是回来做什么……终于要除掉我以绝后患吗……”

    楚韵立刻强撑着想要逃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