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 敏儿,是不是怀孕了?

    025 敏儿,是不是怀孕了?    他这个儿子在父亲的心中,本身就没有什么地位,也说不上什么话,就些作罢吧。

    事情闹到了皇上这里,他能帮的,已经没有什么了。

    修炼魔功,是多么大的事情啊,一不小心,那就是万劫不复,整个东昇国首当其冲。

    若是父亲在得知此事之时,立即向皇上来告罪,那还可以得到宽恕。

    可是父亲不但没能,还到暗王府前去闹事,更在皇上面前死不悔改,皇上怎么可能再容忍吴家的人如此行事?

    “皇上,这都是龙玉炎的片面之词,是他为了得到吴家家主之位,才故意编造出来的谎言,皇上,您千万不能相信他的话,此人居心叵测……”

    “吴承恩,你简直是愚蠢至极!”皇上再次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

    “皇上……”吴家主吴承恩抬走头来,看向皇上。

    他哪里说错了,分明就是龙玉炎这个不孝孙,为了家主之位,而对吴梦瑶下手,他根本是早有预谋。

    “龙玉炎乃是镇威世子,他堂堂世子爷,哪里比不得你区区一个吴家的家主之位?你以为你吴家算个什么东西?再厉害,也不过是一代商贾而已,你竟然以为他会看得上你吴家的家主之位吗?”皇上简直是被他的话给气到了。

    就算是龙玉炎想得到吴家的家主之位,那又怎么样?他是吴家的嫡长孙,品行也是上乘,哪里做不得家主之位了?

    更何况,他这个表哥,他清楚的很,胸无大志,只一心做个闲散的人,安心度日便可,龙玉炎也无心于吴家那种争权夺利的事情。

    “我……”吴承恩被皇上的话说得一噎。

    别人若是说起此话,他肯定会反驳几句的,可是,这话从皇上的口中说出来,他哪里还敢说什么啊。

    镇威郡王这个名头,确实比吴家家主这个身份要响亮得多了。

    “难道在你的眼里,一个修炼魔功的邪恶之人,竟然还是好的,难道你是觉得,东昇国还没有被魔功给害惨吗?吴承恩,为了对付暗王府,你竟连是非都不分了,是不是?”

    “皇上,臣,臣有罪。”吴承恩全身颤抖着,要皇上的威严之下,只能承认错误。

    “你是有罪,但看在你是朕的舅舅的份也,朕也不会过重的处罚于你,只是你吴氏一族,已经不适合住在昇都之中了,便就此离开吧。”皇上冷声说道。

    “皇上……”吴承恩脸色惨白,凄惨在喊了一声。

    “皇上,家父……”

    “表哥,炎儿既已姓龙,无需跟随吴家之人离开,你还是镇威郡王。”皇上打断他就要开口的求情之语。

    镇威郡王抿了抿唇,“臣遵旨。”

    起码没有被灭族,已经算是大恩了,他也不能求什么了,父亲,还是离开昇都比较好,也省得再重整,惹得皇上更加容不得吴家之人。

    ……

    吴家被贬到了西北苦寒之地,作为重造荒地的家族,当镇威郡王与龙玉炎前去送行的时候,却还是没能得到吴承恩的好脸相待。

    镇威郡王暗叹了一声,心里直想着,走吧,最好永远别回来了,也省得吴家毁在吴承恩的手里。

    而落离谷之中,却是在上演着痛苦的一幕。

    “呕,呕……”刚刚吃完饭,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阎千敏整个人趴在围栏边上,竟然大吐特吐了起来。

    “敏儿,这是怎么了,难道是食物不新鲜?”阎千敏惨白的脸色,绝对比不上术风,在阎千敏的身后,急得团团转。

    “敏儿,是不是肚子痛,哪里不舒服?”

    好一会儿之后,阎千敏终于轻吁了一口气,却是整个人都坐在了木板上头,感觉整个人都虚脱了。

    “敏儿,是不是最近太辛苦了,术风啊,赶紧把敏儿给抱起来,回房间去。”君入尘脑中闪过一丝熟悉地感觉。

    可是,就是想不起来,阎千敏这么吐着,究竟是怎么会让自己有一种熟悉的感觉的。

    但他还是交代术风。

    “哦,好。”术风赶紧点头,小心地将阎千敏给抱了起来。

    “呼。”阎千敏只觉得自己的胃,都快要被吐出来了,从来不知道,一向什么都能吃的自己,怎么就会吐得那么厉害呢?

    莫不是上天觉得她太能吃了,所以惩罚她来着?

    “术风哥哥,我睡一会儿,你们……你们去吃饭吧。”被术风放到自己的床上,阎千敏微眯着双眼,刚才吐得快虚脱了,她要睡一觉补补精神。

    也不知道怎么了,最近竟然一天能睡六个时辰,还觉得没睡够。

    “你睡吧,我在这里陪着你。”术风握着她的小手。

    这会儿哪里还吃得下东西啊,看着她刚才满脸痛苦地在那里吐着,他恨不得受罪的是他自己,而不是她。

    “敏儿,你真的没事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吃点儿药?”他问。

    刚刚吐过,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要是暗王府的话,怎么说也要请个药师来给敏儿看一下的。

    可是在落离谷之中,什么都没有。

    “没事,本来还挺难受的,可是吐了之后,就舒服多了。”阎千敏回答道。

    “不舒服一定要与我说,知道吗?不能怕吃药而什么都不说。”术风叮嘱道。

    阎千敏点了点头。

    从这次之后,每次只要到了吃饭的点上,那就是术风折磨的开始,甚至是厨房里头,阎千敏只要是进去了,就会吐个不停,就算是胃里头没有东西,都会干呕。

    这样子的日子,持续了三日之后,术风终于受不了了。

    “敏儿,要不我带你回昇都去,找九公主看看,好吗?”看着坐在椅子上面,明显精神有些萎靡的阎千敏,术风提议道。

    “不要。”阎千敏赶紧摇头。

    她什么事情都没有,好不好,虽然不能吃,可是,她能睡啊,一天十二个时辰,差不多六七个时辰都是在睡觉的,一点都没有感觉身体哪里有不对劲的。

    “外公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这怎么能行?敏儿,你要听话,若是九公主说你没事,我们再回来,好不好?”术风哪里还能由着她啊,就算她不想回去,他也是一定要带她回去看看的。

    “不要,术风哥哥,你就让菲姑姑跑一趟吧,好不好,让她来落离谷住几天,好吗?”她不想回昇都去,她想……

    “术风哥哥,我记得林子里头有好多野果的,你去给我摘一些吧,好不好,我现在想吃。”

    她想吃那些野果,想到那酸酸甜甜的滋味,她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野果?”术风满头都挂着冷汗。

    林子里头的野果,只剩下酸涩无比的橙子了,那个东西酸得要死,怎么吃啊?敏儿的口味,怎么变得那么奇怪?

    “敏儿,你……”他想说,要不他们回昇都吧,昇都里有的是水果,敏儿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敏儿,术风,你们……你们是不是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一直听着他们说话的君入尘,此刻的脸色,简直就是一个变色体,一会儿青,一会儿白的。

    “什么不该做的事情?”术风心里‘咯噔’一下。

    君老爷怎么突然就问起这个来了,他心里哪能不知道,君入尘问的不该做的事情,是什么事情。

    “敏儿,是不是怀孕了?”一个黄花大闺女,自然是不可能怀孕的,所以他先前也没往这方面想。

    可是,就敏儿现在吃了吐,吐了还没事的情况,他真的就只能想到一个可能了。

    阎千敏突然瞪大了双眼,愣然地转头看向术风,而术风,也正是转头看向阎千敏,两人都是愣住了。

    “怀,怀……怀孕???”君无休张了张嘴巴,被自家父亲的话给吓到了。

    这不是真的吧?术风不像是会干出这种不负责任的事情的男人啊,怎么会对敏儿做出那种事情呢?

    “外公,你说我怀孕了?”愣了好一会儿之后,阎千敏终于看向君入尘,尖叫着问道。

    “你们,你们真的……乱来了?”君无休听到阎千敏的话,责备地看向术风。

    敏儿还小,不懂事,难道术风还小吗?竟然敢对敏儿做得如此禽兽之事,这要是姐姐回来之后得知此事,一定饶不了术风这个家伙的。

    术风脸色蓦地一红,低垂着脑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君无休的话。

    “术风,我……你啊。”君入尘看着术风,叹了一口气。

    那么大的人了,怎么如此不懂事呢,这未婚先孕,传出去,得多难听啊。

    “外公,不要说术风哥哥,是吴榇桦那个坏女人,也不知道在我的身上下了什么怪药,连灵药吃了都不管用,所以术风哥哥才会……”阎千敏见到君入尘有责备术风的意思,赶紧出声解释道。

    都是那个吴榇桦,她太坏了,死了都还要害她。

    “吴榇桦?”君无休眼神一暗,全身散发着杀气,“真是让她死得太便宜了!”

    这个女人,真是害人不浅,现在连敏儿都被她害……呃,好像不应该这么说,敏儿有了孩子,或许就能够安分一些。

    也许,这才是好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