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 好好跟敏儿学怎么做菜

    024 好好跟敏儿学怎么做菜    “外公,我回来了,你有没有想我?”落离谷之中,阎千敏搂住君入尘的胳膊,亲昵地问着他。

    “你这丫头啊,怎么就不待在府里呢,这个地方,哪里是你能住的啊。”君入尘无奈地伸出空着的那只手,拍了拍阎千敏的脸蛋。

    他倒是希望敏儿不回来,这样,自己便也能安心地住在落离谷,好好地陪着赛思了。

    “这怎么可以,敏儿可是答应娘亲要把您给诓……呃,要把您给照顾好的。”阎千敏吐了吐舌头,暗吁了一口气。

    差点说漏嘴了,还好还好,及时想起来了。

    “外公,我不在的这几天,术风肯定没给你吃什么好吃的菜吧,我现在就给你去做。”

    她做了个鬼脸,蹦蹦跳跳就往厨房的方向而去。

    “敏儿,慢一些。”术风无奈地跟了上去,这个丫头,行事怎么总是如此毛躁,他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术云,你可以走了。”

    在术风的人影消失在门外的时候,响起了他赶人的声音。

    术云:“……”

    要不要那么无情啊,竟然连顿饭都不管,就赶他离开,这种卸磨杀驴的行为,他记住了。

    啊呸,他才不是驴呢。

    “君老爷,那属下便先行离开了。”他对着君入尘说了一句。

    “术风,时间不早了,用了晚膳再离开吧。”君入尘赶紧叫住他,说道。

    术云:“……”

    他脑门上滑下几条黑线,无语至极。

    这是说的什么话啊,君老爷,时间已经不早了,他再吃了晚膳,不就更晚了?竟然没想着让他留一晚再走吗?

    果然满满的都是套路啊。

    “不用了,君老爷,属下还有些事情没有办,必须先行离开了。”

    “这样啊,那也好,无休,去与敏儿说一声,不需要做术云的饭了,少烧一个菜,也省些力气。”君入尘见他不准备多留,对着身边的儿子交代道。

    术云:“……”

    他赶紧地抬脚,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这都是一家子什么人啊,简直是欺人太甚了,他要赶紧离开,不要再在这里被人嫌弃了。

    君无休淡淡地一笑,对着术云摇了摇头。

    ……

    “敏儿,要不你在一旁看着,我炒菜吧?”两个人来到厨房,术风犹豫了一下,说道。

    敏儿这两天很累,该是好好休息的,他哪里还能舍得让她在厨房里忙碌。

    “你炒菜?”阎千敏惊悚地看了术风一眼。

    听到术风说他炒菜,就想起了那一晚的一桌子‘好’菜色,顿时寒毛全都竖了起来。

    “是啊,你在一旁看着,教我便好了。”术风点头。

    以后他该要学着把厨房的事情也一起干了才行,就不用敏儿那么累了,他和敏儿,还是每天与他吵吵闹闹便行了

    “不用了,做几个菜很快的。”阎千敏赶紧回绝道。

    教术风哥哥做菜?她可不想厨房再次毁了,然后又得害自己收拾好久,还是省省是,她自己炒几个菜,还轻松了呢。

    “好吧,那你做吧。”术风没有反对,赶紧开始在一旁打下手,洗菜切菜的事情,都搞定了。

    “术风哥哥,咱们想想办法吧,要不咱们把外公敲晕了带回昇都去,好不好?”炒菜的时候,阎千敏还是拧着眉。

    随着时间一天天地过去,她真心觉得,自己的本事太小了,连外公都搞不定。

    面对她的问话,术风聪明的选择沉默不语。

    就出了一次主意,敏儿就把自己给弄伤了,还遭了罪,他可不想再出什么主意了,君老爷的事情,就顺其自然吧。

    至于敏儿……

    他决定从今日开始,好好跟敏儿学怎么做菜,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可以把厨房的活给接手过来。

    虽然有句话说是男主外,女主内,但是他可不这么觉得,偶而夫妻两个在厨房一起下厨,也是很有情调的。

    ……

    御书房之中,吴家主一个人微微颤颤地跪在地上,而镇威郡王和龙玉炎,也是站在一旁没有说话。

    皇上坐在椅之上,整张脸都是阴沉着的。

    在听到暗王府来人禀报之后,他整颗心,都里慌乱的,简直是恨不能将吴家的人都给杀了。

    魔功,事隔那么多年,竟然又现修炼魔功的人,而且,还是吴家的人,要不是看在吴家是先太后的母族,吴家主是他的舅舅,这会儿,他们一大家子,都早被下入大牢之中了。

    “镇威郡王,炎儿这是怎么了?”龙玉炎脸上都是青青紫紫的,连身上的衣物,都是被扯破了,看上去非常地狼狈。

    毕竟是自己的表侄,而且这次能够发现吴榇桦的事情,龙玉炎居首功,他自然是要关心一下的。

    “这……回皇上,炎儿无碍,只是自己不小心,受了点轻伤。”镇威郡王尴尬地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吴家主,对着皇上小声地说道。

    “自己不小心?”皇上看着龙玉炎,这哪里不小心啊,分明是,“朕看炎儿是掉进荆棘丛里边了吧?”

    再不小心,能弄成这样吗?这分明是被人打的嘛。

    而那个打人的,不用想也知道,肯定就是此刻跪在地上的这位舅舅了,炎儿的爷爷。

    亲爷爷,竟然为了一个修炼魔功的邪恶之人,打自己的亲孙子?

    以前正义的吴家,自己外公死了之后,就再也不复存在了,被舅舅搞得乌烟瘴气的,真是能把人给气死。

    龙玉炎抽了抽嘴角,抬头看了皇上一眼。

    他又不是瞎子,也不是毫无灵力傍身的废物,还能掉进荆棘丛里头吗?皇上真是幽默。

    “没有,皇上,炎儿他……”镇威郡王面色一黑,想要解释,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跪在地上的吴家主,在听到皇上说龙玉炎掉进荆棘丛里的时候,脸色早就变黑了。

    这不是说他们吴家就犹如荆棘丛一般,四处是荆棘刺,每个人都是恶毒的荆棘条,连自己的亲孙子走进去,都会受一身的伤吗?

    “臣启皇上,龙玉炎身上的伤,是臣命人打的。”吴家主立即开口说道。

    “哦?不知舅舅为何要打炎儿,莫非是觉得炎儿做错了事?”皇上冷冷地勾着唇,看向跪在地上的吴家主。

    刚才三个人一起来到御书房,他故意让镇威郡王与龙玉炎起身,就是让他跪着,就是直接告诉他,他做错了事,让他知道反思。

    可是现在,听着他理直气壮地说着自己打了孙子,他就看出来了,他根本就还觉得自己是对的呢。

    “回皇上,龙玉炎这个不教的东西,竟然勾结外人,杀害瑶儿,致命瑶儿命丧临仙湖上,连尸首都没有,臣请皇上,一定要为瑶儿作主,她可是您的亲表妹啊。”吴家主对着皇上重重地磕头,一脸哀戚的说道。

    “瑶儿?”皇上轻笑了一声,‘呯’地一声,右手重重地拍在了桌案之上,气势汹汹地站了起来。

    “难道舅舅到了现在,还想要骗朕吗?莫非是觉得朕好欺?”

    “皇上……”吴家主心是一惊,匍匐着抬头,看到皇上竟然用吃人般的目光盯着自己,赶紧又低下头去,看着地面。

    “皇上,家父他……”镇威郡王看到皇上大怒,也赶紧跪了下去。

    “表哥你不必替这个没心没肺的人解释了,朕早已知道了,那个女人,哪里是什么吴梦瑶,分明是当年背叛出吴家的吴榇桦,而且,她不止是先皇的女人,还修炼魔功,控制尸体为已用,根本就是丧心病狂,人人得而诛之。”皇上打断镇威郡王的话,厉眸看向吴家主。

    “皇上爷爷只是不知道,他也是被吴榇桦给骗了,才会纵容她那么多年的。”龙玉炎也跪了下来,求情道。

    从昨日从爷爷的口中得知,他想对付暗王府的人之后,他就知道,皇上定然不是轻饶了吴家的人的。

    所以,在这关键的时候,他这个帮着暗王府,除掉修炼魔功的吴榇桦的人,肯定是要站出来为吴家求情的。

    而且,也只有他,能够为吴家求情了。

    “炎儿莫非昨晚没有告诉他吗?嗯?”皇上双眸微眯着看向龙玉炎。

    据他猜测,龙玉炎身上的伤,就是因为告诉吴家人,而被他恼羞成怒地打成如此狼狈不堪的吧。

    “呃……”龙玉炎咬了咬牙,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话。

    他是说了,可是,爷爷从来就没有把他当成是孙子看待过,又怎么会相信他所说的话呢,心里只怕想得最多的,就是他龙玉炎要谋夺吴家的家主之位吧。

    又或者说,爷爷心里其实已经相信了那个女人就是吴榇桦,只是想借着这件事情,搞出一些事来而已。

    “炎儿,你先起来吧,受了伤,就别跪着了。”皇上对着龙玉炎摆了摆手。

    “谢皇上。”龙玉炎站了起来。

    “镇威郡王也起身吧。”

    “谢皇上。”镇威郡王看了一眼吴家主,在心中叹了一口气。

    他的父亲,就是个性子执拗的人,觉得暗王府对吴家的威胁太大,所以就存着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他也是没有办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